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三十章 年纪虽小,尽显枭雄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一直都不知道李默查岗的事情,在阳光明媚了之后,朱平安将看完的永乐大典放回原处,然后端着茶杯下了楼。在楼下碰到了打扫卫生的老李,朱平安才知道李默今日来查岗了,而且还往楼上看了下自己。

    身正不怕影子斜,李默查岗那就让他查吧。

    下楼后,朱平安倒了一杯热茶放在了桌上,便开始着手整理一楼的典籍。一边看书一边整理,有感兴趣的就翻阅一下,不然就按照洪武正韵等放好。

    当朱平安整理了一个书架后,张四维带了盒上等的毛尖还有一小布袋腊羊肉干走了进来。

    “虽说咱翰林院分的茶叶也不错,可是毕竟是旧茶,这是今年的新茶,别说哥几个没想着你哈。哦,对了,这是文生托人送来的羊肉干,说是鞑子那边的羊肉,你我一人一袋,我尝了下味道确实不错,就着热茶,真乃人间美味。”张四维进来后,看了下朱平安茶杯里的茶汤摇了摇头,然后将手里的上等毛尖和腊羊肉干向着朱平安晃了晃,然后放到了朱平安桌子的内侧。

    “那我就不客气了,呵呵,我今日没有东西送你们,改日待我从老家下河回来,给你们带些家里的特产来。”朱平安笑着说道。

    “呵呵,还是子厚上道,本来我还正愁怎么提醒你呢。”张四维挤了挤眼,促狭的笑道,笑过之后张四维便撸起了袖子,要帮朱平安一起整理书架。

    “子维且先看看我桌上的两页纸,再来帮我不迟。”朱平安指了指桌上他写的翰林院藏书阁典籍摆放排序方法以及藏书阁管理方法,让张四维看后再按照方法一起帮自己整理典籍。

    “哦?”张四维好奇之下,便走到朱平安的桌前,将朱平安压在镇纸下的数页纸取在手中。

    一开始张四维还没当回事,可是在看了片刻后,张四维便被朱平安所写的典籍摆放排序以及藏书阁管理办法所深深的惊艳了,聪明如他一下子就看出了这套方法制度的精妙之处。

    朱平安是将领先于大明数百年的现代图书馆的管理办法和图书摆放排序办法灵活的融入了进来,

    如果将大明的图书摆放和管理方法比作成老式的小灵通或者诺基亚的话。那么朱平安所写的这套管理方法和排序方法就是ipone6sPlus,升级的不是一个版本两个版本的问题,而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划时代的典籍排序和藏书阁管理方法,宛如天马行空。却又信手拈来,不仅仅是折服了张四维那么简单,而是折服五体投地后又摩擦了数十遍,全身心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都投地了。

    “子厚,大才!”张四维将这薄薄的数页纸看完后。深吸了一口气,赞叹不已,一双眼都像是过了电似的闪着火星儿。

    “哈?”正在翻书的朱平安闻言,愣住了,完全跟不上张四维的节奏。

    “若藏书阁按照子厚此法而治,则从此之后,毫不夸张地说,藏书阁便可垂拱而治了。”张四维目光如炬,其言发自肺腑的赞叹道,“典籍排列一目了然。按图索骥犹如探囊取物;管理清晰明了,井井有条,虽万人而不乱,此套规则放之四海而皆准。”

    张四维对朱平安所写的薄薄几页纸,推崇备至,如果是一般人的话都得被张四维说的脸红。

    不过,朱平安显然不属于一般人。

    “爽啊,你这马屁拍的人浑身舒畅啊......”朱平安伸了个懒腰,玩世不恭的笑道。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眼光?”张四维摇了摇头,反问道。

    “我明显是在推崇你拍马屁的能力。”朱平安笑了起来。

    “再说。我可就走了......”张四维挑了挑眉,胸有成竹的看向朱平安。

    “得了,算我错了。”朱平安果断认怂。

    “算?”张四维再次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开玩笑。哪是算,本来就是我错了。”朱平安毫不犹豫的再次怂了,说的一脸坦然,完全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而且嘴角还勾起了一抹笑意。

    我现在不过是说个软话,可是。待会某个人还要做牛做马供我驱使呢。朱平安看着张四维,笑的一脸灿烂。

    “好吧,你赢了。”张四维摇了摇头撸起了袖子,看着朱平安笑骂道,“年纪虽小,但尽显枭雄之姿。”

    “什么枭雄之姿?”朱平安扁了扁嘴。

    “宁成功,毋要脸!”张四维说着便吃吃的笑了起来。

    “子维差矣,此非毋要脸,乃厚黑也。”朱平安一脸坦然,一边说一边整理典籍。

    “厚黑?何为厚黑?”张四维第一次听到厚黑这个词,虽不明白其意,但是却隐隐觉得这两字组合在一起奥妙无穷,很是感兴趣。

    “你先整理一个书架再说。”朱平安懒洋洋地伸出手,点了点身边尚未整理的一个书架,嘴角一抹欠揍的笑意。

    “算你狠。”张四维咬了咬牙,撸起袖子便按照朱平安书写的典籍归档排序方法整理起了书架。

    张四维这种公子哥,大约没有干过重活,又因为想要快点听到厚黑的解释,便速速的整理了起来,这一个书架整理下来,便让张四维扶着腰喘息不已。

    “可以说了吧。”张四维喘息不已。

    “吾自读书识字以来,见古之享大名膺厚实者,心窃异之。欲究其致此之由,渺不可得:求之六经群史,茫然也;求之诸子百家,茫然也;以为古人必有不传之秘,特吾人赋性愚鲁,莫之能识耳。穷索冥搜,忘寝与食,如是者有年。偶阅三国志,而始恍然大悟:古之成大事者,不外厚黑而已!”

    朱平安将厚黑学掌门人——民国时期李宗吾老先生的《厚黑学》前面的序言背了出来。

    当然,朱平安将李老先生序言中最为关键的,也就是“古之成大事者,不外面厚心黑而已!”这句厚黑学的提纲之句,去掉了面厚心黑的“面”和“心”字,故意隐藏住核心句子,是为了唆使张四维再整理几个书架,然后再给他揭露核心所在。

    古之成大事者,不外厚黑而已!

    朱平安渲染的很好,说他查了六经,查了诸子百家,费了多少年的功夫,很辛很辛苦都没有找到古人成功的原因,在他看三国志的时候忽然醍醐灌顶,发现了古人成功的原因就是厚黑。

    然并卵!

    厚黑是什么,你不还是没说嘛!

    张四维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然后自觉的又撸起袖子再次投入了整理典籍的大业中去。

    过了一会,张四维整理完了,再次喘着粗气,看着朱平安问道:“这次可以说了吧。”

    “三国志中刘备孙权曹操三分天下,所籍者何?刘备厚,曹****,孙权又厚又黑。”

    朱平安将手里的典籍按照排序放在了书架上后,给张四维倒了一杯茶,看着张四维意味深长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