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二十九章 李默查岗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晨羲载曜,万物咸睹。

    朱平安进了藏书阁时,外面的天色才刚刚蒙蒙亮,柔和的晨曦透过藏书阁的门窗送来了丝丝的光线,淡淡的水汽凝结在了窗外的嫩叶上,宛如镶嵌了一层晶莹的水钻。

    进了藏书阁,朱平安先是去外面水缸里打了一壶水,放在煤炭炉上烧了一壶热水,然后趁烧热水的时间打扫了下房间,将笔墨纸砚、办公文策等收拾摆放整齐。

    收拾好,一壶热水也就烧开了,倒了一杯热茶水端着去了三楼。因为三楼要稍亮一些,朱平安准备趁着晨曦看会儿《永乐大典》,又因为过些天要走海路回家,朱平安便从三楼找了两册记载海洋方面的《永乐大典》坐在窗前看了起来。

    呃

    打开后,朱平安不免有些咋舌,发现《山海经》、《大荒东经》也被收录进这册海洋方面的永乐大典。山海经就两万多字,朱平安看书又快,翻阅山海经大约二十多分钟,就翻阅完了。这书虽说荒诞,但是其中也有不少先民对海洋的大脑洞想象,可以算得上海洋文化的开山之作了。

    不过,然并卵,与现实无用。

    看完山海经后,朱平安就跳过了这些神怪志异的典籍,直接找那些写实的海洋典籍,比如海洋生物、水文、海岛等方面的典籍,尤其是侧重航海游记类的船志,对古代的航海做了一个了解,比如船速啊,风向啊等等。

    有备无患,技多不压身嘛。最起码,在某只腹黑妞有疑问的时候,自己还能凭这些见识换些美食来。想必李姝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定会把李家的厨子带上船的。

    在朱平安沉浸的永乐大典的时候,翰林院的掌院李默李大人破天荒的来了翰林院。李默李大人来的比较早,大部分人还都没有来上班呢,李默便来了翰林院。

    李默此行是督查翰林院的。虽说他工作重心在吏部,但是翰林院毕竟也是由他所辖,总要负起责任来。李默是一个勤于工作的官员,虽说性格上有些执拗。但是对于工作可谓非常负责,每次上班无论是去刑部也好,翰林院也好,其他衙门也好,李默总是要提前半个小时到。这次也不例外。

    今日李默心情有些低潮,昨日朝对圣上竟然被严嵩父子多蒙蔽,不顾倭患的风险竟然下了暂宽海禁的旨意,这不是陷我大明江山与危险之中嘛!严嵩党羽为谋私利,至家国于不顾,可恼可恨。

    另外就是,自己所掌管的翰林院也出了颗叫朱平安的毒草,公然附和严嵩父子,还用荒谬的国库倍增的方法蛊惑陛下,陛下之所以下了暂宽海禁的旨意。跟这个毒草多多少少也有些关系!

    昨晚这颗毒草还跟严世蕃谈笑自若!

    翰林院国之储相之所,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啊。

    忧虑之下,李默彻夜未眠,早早的便来到了翰林院。进了翰林院,李默便在翰林院巡视了一圈,发现翰林院绝大多数官员尚未到岗,李默坐了片刻,翰林院才陆陆续续有人来了,不过一直没有看到朱平安那小严党到来。

    藏书阁。李默也去看了,藏书阁一楼并无人在。

    然后李默脸便黑了,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以为抱上别人大腿就前途无量了。真以为抱上别人大腿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记得自己上次还专门教育过他,可是这才过了几天就忘了,不仅来得晚,竟然还迟到了!

    想来不仅是今天,估计前些时日这小严党也都是如此!

    如此惫懒之人,如何能在翰林院立足!此风绝不可助长。定要严惩。

    太祖以来便定下了规矩,无故迟到1日笞20,累计迟到满3天加一等,满20天处廷杖一百。

    今日,定要以小严党作为典型,好好整治一下翰林院的规矩!

    李默从藏书阁返回后,便黑着一张脸去了厅堂查看签到簿,想要看看这小严党都是何时签到的!又迟到晚到了几次,定要按照规矩予以严惩。

    “下官拜见大人。”

    厅堂的李春芳、袁炜等人见了李默黑着脸到来,不禁起身相迎。

    “免了,签到薄在何处,与我拿来。”李默摆了摆手,向着李春芳和袁炜两人问道。

    “大人请观。”李春芳将签到薄双手递给了李默,然后又殷勤的倒了一杯热茶,放到了李默手边的桌上。

    李默点了点头,然后坐下翻阅起了签到薄。

    李默是从后往前翻的,先看的今日签到情况,从最后一页翻起,确实是没有看到朱平安,然后又往前翻了一页,还是没有看到朱平安的名字,李默的脸色不由更黑了。

    一旁的袁炜有些忐忑,拿不准院长怎么查起签到簿了,昨晚陪严世藩饮酒太多,宿醉导致今日迟到了呢……不过让袁炜松了一口气的是,李默在翻看今日最后一页签到时,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往下翻了。

    “咦?”

    李默在翻看到今日第一页时,“朱平安卯时初一刻”这一行飘逸的毛笔字携带着一股浩然正气扑面而来,猝不及防之下,让李默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惊诧。

    按照大明时间换算成现代时间,卯时初一刻,也就是差不多五点十五左右的样子。

    大明六点才上班,

    “大人?”李春芳等人有些诧异。

    “无事……子实,这签到簿可由作假、代签之事?”李默摇了摇头,然后又抬起头看着李春芳问了一句。子实,这是李春芳的字。

    “回大人,绝对不曾,签到簿事关重大,值班官员向来以身作则严加监督,且有皇差锦衣卫监视,所有翰林均不敢有所造次,严格依照漏壶所示刻度签到造册。”

    李春芳一脸肯定的摇了摇头,指着立在一旁计时用的漏壶向李默拱手道。

    “嗯。”

    李默点了点头,他心里也清楚,在明朝厂卫作为皇帝的眼睛监察天下,今日所食晚餐,当晚就能上达天听,更何况是衙门签到情况了。谁知道在外面扫地的差役是不是锦衣卫呢,圣上对欺君罔上最是不能忍了,作假的都被圣上严办了,哪个还敢再作假。

    李默又接着往前面,翻到前一天,发现朱平安到翰林院的时间也是最早的,一连数天,均是最早签到的几人。朱平安的字体,李默也认识,签到薄确系朱平安本人签到。

    不过,签到这么早,为什么没看到朱平安人在藏书阁呢?

    难道说这小子明面一套,背后一套,早早的来了衙门签了到却找地方睡觉去了?

    李默起身在翰林院又查看了一番,在翰林院值班房也看了一下,都没有看到朱平安。

    于是李默又一次去了藏书阁,一楼并无朱平安的人,只有一个洒扫的差役,虽说常见但是李默却不识的他的名字。

    “那个,你过来,我来问你,可有看到在此办公的朱平安?”李默叫住了洒扫的老李,问道。

    “回李大人,朱大人在三楼看书呢,大人稍等,小的这就上去叫下朱大人。”老李拎着扫帚到了李默跟前,弯着腰回道。

    “不用,我上去看看就好,你自去忙吧。”

    李默摆了摆手打发了老李,便自己轻脚上了楼,到了三楼便看到了在窗前接着晨曦捧着《永乐大典》看的津津有味的朱平安,朱平安应该是看的很入神,一点也没有注意到上了楼的李默。

    看了片刻后,李默便神色复杂的轻轻下了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