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二十五章 天纵英才严世蕃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严世蕃在酒桌上俨然就成了主角,而朱平安则弱化成了配角,翰林院的数位不时来给严世蕃敬酒畅饮,严世蕃也都是来者不拒,酒桌上气氛渐入佳境。

    “给你说子厚,圣上已经下旨准了浙江御史董大人请宽海禁的奏折,海禁暂宽,市舶司已在筹备,官船可在沿海准航。”

    严世蕃喝的微醺时候,给朱平安说了这么一个消息。

    对此朱平安稍微有些意外,印象中嘉靖年间海禁虽说有些反复,但是也没听说稍宽到可以允许出海的程度,不过想来官船嘛,倒也能理解。

    官船通航,看严世蕃这得意的样子,估计要被严世蕃弄成官方走私了。

    不过,后面肯定会让严世蕃失望的,嘉靖帝的海禁政策总是反复,尤其是最近倭寇肆虐东南沿海,估计这稍宽海禁的政策也就是能维持一小段时间。

    倭寇不除,海禁是宽不了的!

    不过,这些事情朱平安心里知道,没有说而已,现在这严世蕃正是想着谋利的兴头上,干嘛给他泼凉水呢。再说了,不管严世蕃的出发点是什么,能有人将目光放到海外走总是极好的。

    老板娘上来的羊肉确实味道不错,尤其是是那道鱼羊合鲜的菜味道更是一绝,不过唯一的不好就是贵了点。

    朱平安在吃饭间隙出去结帐的时候,兜里所带的银两基本上都花光了,结完账基本上就剩下不到十文钱了。结完账后朱平安提前给掌柜的说好了,后面若是再加酒加菜就暂时先记在账上,朱平安明天再来还钱。

    怪不得好多大明官员都贪污呢,就发的这些俸禄实在是不够来往应酬的,更别说还要养活一大家子了。

    是时候差不多该想想如何赚钱了,这样下去,自己就得喝西北风了。朱平安摸着空空的钱袋,苦笑着返回了饭桌。

    真是的,要做官。就得先赚钱呢。

    朱平安回到饭桌后,我们的严大公子已经喝的八分醉了,严世蕃在饭桌上大着舌头向众人吹嘘御女烟柳巷的丰功伟绩,胆子大到了极点。真的是非常嚣张,一点也不顾及被人知道。

    话说,如果严世蕃是在现代的话,想想老毕事件,估计打死他都不敢这么嚣张的。

    外面夜色正浓。此刻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了,不过严大公子正喝在兴头上,也没人敢表露出离开的意思。

    在大家喝的正浓的时候,外面进来了一位小厮很是着急的来找严世蕃,一脸焦急好像火烧了屁股似的。

    “咕......何事着急啊。”严世蕃打了一个酒嗝,大着舌头问道。

    “公子,公子,相爷从宫里传来了一张纸条,催促公子快些解答。”那小厮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小纸条递给了严世蕃。

    呃

    看着小厮将纸条递给严世蕃。再结合小厮说的相爷从宫里传的纸条,朱平安就想到了野史上记载的一个趣事:

    说是曾经有一次严嵩等阁臣在西苑的值班房值夜班,接到了嘉靖帝传来的一张纸条,纸条上要求严嵩等阁臣处理一件时局大事,严嵩等阁臣在值班商议了片刻,然后每人分别票拟了一份处理意见,几位阁臣写完后又反复修改了几次,可是都觉得写的意见不到位,不敢送呈给嘉靖帝。

    嘉靖帝派遣小太监来催了好几次,无奈没有办法。严嵩等人只好将各自的意见修改了又修改,然后交给了小太监。

    “圣上不满,烦请大人重新票拟。”很快小太监便回转而来,将嘉靖帝的不满也说了出来。将票拟意见退了回来。

    票拟意见上面,被嘉靖帝用笔墨涂改了很多,一处又一处,从涂改上就能看出嘉靖帝的不满。严嵩等人诚惶诚恐,只好再次斟酌票拟意见,不过这次几人斟酌来斟酌去。总是不知道如何票拟,毫无头绪。

    “阁老们啊,还请快些,圣上等着呢,面有怒意呢。”小太监焦急不已。

    小太监又来催了好几次,不过严嵩等人有了上次嘉靖不满的教训,而且他们也不明白嘉靖帝的意思,严嵩等人窘迫不已,始终不敢上呈嘉靖帝。

    就在这时,刚好严世蕃来西苑奉他娘的命来给严嵩送药,这也是嘉靖帝的恩惠,当时严嵩身体有恙,嘉靖帝便恩准严嵩他儿子可以来宫里给严嵩送药治病。

    严世蕃看到自家老爹还有几位阁臣,在值班房无头苍蝇般惶恐无措的样子,不由得好奇问了一嘴发生了何事。

    “呵呵,此事易耳。”

    当严世蕃看了嘉靖帝传来的小纸条,以及嘉靖帝回复涂改的票拟意见后,不由轻声笑了起来,然后不由分说,便提笔飞速的写了一份票拟意见。

    行云流水,一挥而就,分分钟严世蕃就写完了票拟意见,掷笔于桌上。

    “东楼,你添什么乱啊......”

    严嵩见严世蕃如此孟浪,不由的埋怨起来。其他几位阁臣,对此也是面有不忿,一个黄口小儿,你嚣张个什么劲啊。

    严嵩埋怨后将严世蕃写的票拟取在了手上,看了一遍,有些出乎意料,严世蕃写的角度是他们没有想到的的地方,倒是有几分新意。严嵩看完,传给了其他几位阁臣也看了下。

    “圣上嫌迟滞,有怒容,要阁老们立刻回报。”就在这时,又有一位小太监奉嘉靖帝的旨意来催促道。

    立刻回报的意思就是,马上,一秒也不耽误的就得给嘉靖帝报过去。现在再写也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只好将严世蕃写好的票拟送上去先应付差事。

    不过在交上去之后,严嵩等人却是后悔不已,觉的将严世蕃的票拟意见送呈上去有些太轻率了。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嘉靖帝的回复很快就过来了。

    “朕心甚慰,准奏。”

    经此事后,严嵩等人对严世蕃真服了,以后嘉靖帝再有什么难题疑难纸条什么的,严嵩等阁臣不能回答解决的,就会传一个纸条出宫,让严世蕃作答,严世蕃呢每每都能圆满顺利的解决难题,而且每次都能得到嘉靖帝的褒奖。

    “无过虑!”

    于是,便形成了一个惯例,每次有什么嘉靖帝传来的疑难问题,严嵩总是会安慰下众人,然后将嘉靖帝所问写到纸条上,让人从西苑宫门门缝中传出,飞马送给严世蕃,要世蕃立马作答。

    这也是朝野中称严嵩为“大丞相”,称严世蕃为“小丞相”的原因。

    估计这次小厮来找严世蕃,就是同样的道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