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二十三章 黄金套现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金银岛?

    没想到原以为蛮荒不开化的倭国东瀛,竟然还有金银岛的称号,这种称号岂不是意味着我国东瀛金银遍地。还有刚才朱平安说的我国东瀛用黄金铸造了十多丈的佛像,啧啧,咱大明的佛像最多是镀金,那还觉得不得了了,没想到倭国竟然用纯黄金铸造佛像。

    朱平安的说法让大殿内的众位官员对倭国产生了兴趣。

    “一派胡言,若是倭国遍布金银,那他们为何衣衫褴褛、食不果腹,还要到我国沿海为寇为贼?!”李默并不相信朱平安所说的。

    “这个简单,倭国东瀛金银矿产丰富,但是自然资源缺乏,它是有数个大岛组成蛮夷,适合耕作的土地有限,天灾地动频繁,粮食等缺乏。民以食为天,金银再多食物不足,也是无用。”朱平安轻声解释道。

    朱平安的解释很有说服力,比如发生了洪水,只有两人在树尖上侥幸逃生,下面是汪洋大海似的洪水。树尖上的两人,一个是带了十两黄金的地主,一个是带了十个馒头的乞丐,肯定是乞丐可以活到最后,没有吃的,有再多的金子也没用啊。

    “子厚提到蛮夷倭国金银兑换是说?”有官员若有所思的问道。

    “东瀛倭国金银比价和我大明相差悬殊,倭国之金价大大低于我大明,在倭国套取黄金的话,岂非暴利?”朱平安微微笑了笑,轻声回道。

    历史上,大约在日本明治维新前一段时间,西方各国就是利用日本黄金价格大大低于国际价格,大量套购,攫取暴利,从日本赚取了海量的黄金,赚得满载而归。

    欧洲做的,我大明为何做不得,为何要将这机会留给数百余年后的欧洲列强呢。

    这大约便是最为粗糙的金融战争了吧。

    “荒唐。我大明堂堂****上国、仁义之国,焉能用如此手段取此不义之财!我等孔门之后,此等行径不可为也。”在朱平安提出了黄金套现之说后,便有一位须发斑白的老臣站了出来指责朱平安。

    呃

    这位老臣还真是道德界的标杆!倭寇都在家门口杀伤抢掠了。我不过提了下去倭国套现下黄金,这都不行,****上国、仁义之国、孔门之后等等全都出来了。

    话说,真想让这老大人去沿海给倭寇讲讲道德课呢,说不定倭寇就感动的稀里哗啦剖腹谢罪了呢?

    “你所说之事倒也算是个充盈国库的方法。可是不知你是否知道我大明白银紧俏呢,我大明疆域万万里,可是产银却不多。目前支撑我大明运作已属不易,怎可用我大明之银兑换黄金。我大明民生多赖白银,以白银换黄金,长期以往,后果不堪设想。”户部的一位官员在权衡了利弊后,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在明朝以前的王朝,在市面上流通的货币主要是铜钱,白银啊黄金啊都只是辅助;一直到了明朝。才确立了白银本位制。如果白银不足,大明的经济体制也就崩溃了。

    虽然户部的官员不懂的什么叫白银本位制,不懂的什么是金融,但是对此大体还是有一个粗略的认知的。

    “这位大人所言极是,不过黄金套现可并不仅仅是用白银套现,还有其他方法。我大明盛产陶瓷、茶叶、布匹等物,很多都是东瀛倭国所缺乏的,售之于倭国,但要其以黄金结算,如此以来一举两得。”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道。

    朱平安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用白银换黄金,他说这么多,所想的只是想要将大明有志之士的视线拉长些,不要再只是盯着大明朝的一亩三分地。大明之外还有更多的天地。

    这个时候的欧洲已经在追赶超越中国的路上了,大明朝如果现在就开始睁眼看世界的话,此时还有很多的机会,大明朝此时并不逊色于西方。

    不过,如果按照历史进行下去的话,海禁。闭关,锁国..距离西方的舰船利炮轰开我国大门也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近代中国的屈辱,朱平安一万个不想让它重现,所以朱平安才会利用机会,将国人的视线拉长些,尽可能的诱导着他们正眼看世界。

    “呵呵,你说了这么多,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还不是说的松弛海禁!哼,海禁乃是祖制,片帆不许如海更是明文规定,海禁松不得。”

    李默冷笑了一声,看了看似乎早就有所预料的严嵩、严世蕃等人,然后很是讥讽的看了看朱平安。很显然,李默将朱平安再一次归结到了严嵩党羽的范畴。

    也很容易理解,严嵩党羽大部分人,尤其是严世蕃,对于松弛海禁呼声最大。在李默眼中,朱平安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什么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啊之类的,全都是扯淡,全都是障眼法,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一个目的:松弛海禁!

    朱平安这个小贼还真是卖力的替严世蕃等人摇旗呐喊,也是,毕竟严嵩帮着朱平安升官说了不少好话吧。

    李默重新将问题拉回到了海禁弛严与否的问题,两派势力在殿堂再一次辩了起来。因为朱平安刚才讲的事情,弛禁派越辩越勇,当然严禁派也不甘示弱。

    不过这次嘉靖帝没有给他们更多发挥的机会,只听了片刻便让黄锦下台叫了几个名,留下了严嵩、李默、徐阶等五人,其余人员便由小黄门领着送出了西苑。

    朱平安也是跟着众人被一并送出了西苑,虽说朱平安今日面圣表现还可以,但朱平安还不够留下的资格。

    朱平安走到翰林院的时候,翰林院的众人已经知道了朱平安升官的消息,除了张四维发自肺腑的恭喜外,其他人皆是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尤其是袁炜,那张脸拉的都快掉地上了,对朱平安怨念更多了。

    “恭喜朱大人了。”

    张居正刚开始看向朱平安的目光也有些异样,不过一闪便就消失了,一脸笑了走来恭喜朱平安高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