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二十一章 廷辩李默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

    好大的口气,好一个信口雌黄的狂妄小辈!

    李默等人对朱平安所说的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一事,是一千万个不相信。历史上有多少大能,多少牛人,都不敢说这样的话,朱平安只不过一个十多岁的小辈就敢说这样的大话,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信口开河!

    “哦,爱卿是说民不需加赋,国库即可倍增?”嘉靖帝听朱平安说是在查海禁资料的时候,从中得出的这个所谓的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的方法,不由来了兴趣。

    “回陛下,正是。”朱平安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

    “启禀陛下,此人所言逻辑不通,大缪至极,臣请将此等信口开河之徒,逐出宫外,以儆效尤!”李默实在是忍不住了,走向前两步个拱手向嘉靖帝行礼,言辞颇为严厉。

    “爱卿何出此言?”嘉靖帝面上看不出表情变化,淡淡的问道。

    “请允臣辩之。”李默向嘉靖帝再行一礼,然后便转过身大步走向朱平安,站在朱平安跟前咄咄逼人的问道,“汝所言,民不加赋,即可国库倍增,是与不是?”

    “是。”朱平安点了点头。

    “荒谬!大缪!”李默闻言便忍不住冲朱平安训斥道,若不是朱平安及时扭开了脸,都被李默吐沫星子喷一脸了!

    “天地所生财货百物,止有此数,不在民则在官!民加赋则国富饶,民减赋则国用寡!汝之所言不过是变相加赋于民,其害尤甚乱国奸贼!西汉之时,桑头弘曾提过此论,民不加赋而国用足,其何所为,禁私铸钱,盐铁专卖。不过是变相盘剥民力!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力盘剥殆尽,****乱风起云涌,叛乱不断!”

    “汝。堂堂状元,不思报国,却做乱国奸贼,汝何居心?!”

    李默火大了,指着朱平安一通臭骂。将朱平安归类到了乱国奸贼的地步上,按在奸贼的十字架上,踏上了千万只脚!

    “大人所言天地所生财货百物,止有此数,不在民则在官。下官对此深以为然。”朱平安仿佛瞎了聋了一样,对李默火大的攻讦谩骂是若罔闻,语气和缓淡然,跟脸红脖子粗的李默形成了鲜明对比。

    “本官不需汝来溜须拍马!”

    李默听了朱平安说对自己说的那句话深以为然后,非常不以为然,觉的朱平安这小贼太无礼义廉耻了。拍完皇上马屁就来拍自己马屁,泥奏开,老夫才不吃你这一套!

    哈哈哈..

    马屁拍到马腿上了,不知道我们李大人最是反感官场上这种溜须拍马的作风了吗!

    不少官员听了李默的话,纷纷小声的笑了起来,边笑边看着朱平安,觉的朱平安就是一个大写的“傻逼”!都这样了,还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呢!

    在众人嘲笑声和李默的鄙夷目光下,朱平安只是微微摇头笑了笑,然后拱手向李默说道:“大人多想了。平安不过是说大人刚才所言‘天地所生财货百物,止有此数,不在民则在官’,言之有理。”

    李默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天下的财富是有数的,财富不是在老百姓那,就是在国家这。言外之意就是说,如果说国家有钱了,那必定是老百姓的赋税增加了,或者是变相盘剥了老百姓。

    “我多想。呵呵,汝说我言之有理,那汝之所言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岂不是大缪特缪!那汝信誓旦旦向陛下所言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岂不是欺君罔上,汝可知罪?!”李默对朱平安的回答非常不屑,抓住了朱平安言语中的漏洞,直接给朱平安定下了欺君罔上的罪名,并且咄咄逼人的问罪于朱平安。

    如果是寻常人,在李默这般气势压迫下,早就丢盔弃甲了!

    不过,朱平安却是不然,看着咄咄逼人的李默,朱平安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很是镇定自若。

    “大人所言有理,平安所言亦是有理,下官对圣上赤胆忠心,又怎敢欺君罔上。”朱平安镇定的摇了摇头说道。

    “荒谬,若我言之有理,汝便是信口雌黄!”李默火大。

    “非此即彼?为何不能是亦此亦彼?还请大人恕下官无礼。”朱平安淡定的说道,然后向着李默拱手行礼道,“大人所言‘天地所生财货百物,止有此数,不在民则在官’,言之有理,但却也言之有失偏颇。”

    “我所言有失偏颇?”李默气笑了。

    “还请大人息怒,请听下官解释,如若下官言之有理,还请大人恕罪;如果下官言之无理,那下官便向圣上请罪。”朱平安拱手道。

    “老夫就听你一言。”李默根本不拿正眼看朱平安。

    “所谓有理者,上善若水,下官便以水来举例。天地所生财货百物,止有此数,不在民则在官。若以河流比作天下财货百物,则可将上流比作官,下流比作民。河流水量恒定,若上流水多,势必下流水少。故下官说大人所言,言之有理。”朱平安解释道。

    哼,李默冷哼了一声,算是默认朱平安说的这句话。

    “所谓无理者,下官还是以水来举例。河流为财货百物,上流为官,下流为民。大人所言有理的基础是至有此一条河,如若此时附近又有一条河流,下官将另外一条河流之水引入我们举例的这条河流上游,那岂不是上流水变多了,下流河水却不用变少。因为将另一条河水引入了本河上游。”朱平安接着道。

    咦?

    听了朱平安的这个比喻,有些官员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恍然大悟的咦声。以前他们只是局限于一条河流,却忘记了附近的其他河流,听朱平安这么一说,有一种醍醐灌顶、豁然开朗的感觉。

    “汝..狡辩也。”李默冷哼一声,用力的甩了下袖子。

    “下官方才所言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便是同一道理,为何要将目光一直放在我大明呢,在我大明之外亦有数不尽的财富,下官所言便是不增加黎民赋税,但可将他国之财富引入我大明国库,如此一来岂不是我大明国库倍增,但却不用增加百姓赋税。”

    朱平安站在那看着李默以及众位大臣侃侃而谈,仿佛身上也带有了某种光环一样,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