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二十章 口出狂言朱平安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溜须拍马之徒易升官啊!

    李默阵营中不少人,摇着头感叹了一句。

    翰林院侍读是正六品官职,朱平安原先的职位是翰林院修撰,那是个从六品的官职。

    从六品到正六品,这是官升了一级。

    别小看这一级,在京城升官可没那么简单,多少人蹉跎了十余年还是挂着一个“从”字,用了多少手段想升“正”都升不了了。如果要是走关系的话,这花的银子都得海了去了。

    另外朱平安几乎创造了大明朝一个升官记录了,新晋进士升官最快的人。自从大明立国以来,还从来没有哪个新晋进士能在授官后这么快升官的。从朱平安中了进士被授官分配到翰林院,到现在也不过仅仅过去了三五天的时间,就这几天时间朱平安就升官了,可以说是大明朝升官第一人。

    朱平安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升官了,想着嘉靖帝可能就是召自己面圣嘉奖几句赏点东西,没想到竟然是给自己升官了,官也升的太快了,这真是有些出乎朱平安的意料,以至于朱平安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微臣,谢主隆恩。臣当再接再厉、尽心尽力,为陛下效力。”朱平安愣了两秒才在小黄门的提醒下反应过来,再一次向着嘉靖帝行了大礼。

    嘉靖帝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

    嘉奖完朱平安后,嘉靖帝并没有让朱平安退下,而是让朱平安旁听了大臣们关于海禁的争辩。

    大臣们这个时候也休息好了,厅堂再一次恢复了争辩的热闹场景。然而,争论了一时片刻后,他们也没有争论出什么来。嘉靖帝听的索然无味,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停止争论。嘉靖帝挥手后很快这些大臣们便停止了争论。

    “朱爱卿,听后有何感想啊?以卿之见,海禁当严禁还是弛禁?”嘉靖帝向朱平安询问道。

    呃

    果然会问自己关于海禁的看法。幸好早先在来之前就已经准备了回答。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什么严禁还是弛禁。这都落后于时代潮流了,现代的潮流是大航海!至于什么海禁之类的,全都该丢的远远的。现在不快点追逐大航海的红利,到时候被时代抛弃了,就只能等着舰船礼炮洞开国门了。

    虽然自己知道大航海,虽然自己知道海禁是今后中国落后于西方的根源,虽然自己知道海禁和闭关锁国的危害,可是在嘉靖帝面前。朱平安却不能这么说出来。

    “回禀陛下,微臣刚刚听了严大人、李大人等人的言论,受益良多。臣以为严禁也好,弛禁也好,都有它的道理。”朱平安俯身回禀道。

    什么叫都有道理,你这话完全是和稀泥的吧你。

    朱平安话音刚落,殿堂内便有了数声嘲笑,对朱平安发表的意见嘲笑不已。在他们看来,朱平安这话就是万金油的话,相当于什么话都没说。

    “爱卿这是耍滑呢。”嘉靖帝笑骂道。“都有道理,那朕问你何用。”

    骂的好,李默听着嘉靖帝的笑骂。心里面只喊爽,觉的朱平安这种人就是欠..

    “微臣该死,其实微臣在来前,在翰林院却也查阅过相关资料,可是微臣见识有限,关于海禁严弛与否,臣愚鲁,查阅资料后也尚未得出结论。”朱平安俯身请罪道。

    “没有查到结论,那你说来有何用。”嘉靖帝又是笑骂了一句。

    “回陛下。微臣虽说尚未查处海禁弛严与否的结论,不过却是在查海禁相关资料时偶然得到一个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的方法。当然微臣也只是初看,并不确定方法是否切实可行。”朱平安躬身回道。

    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

    朱平安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一刻却是如同雷震一般,将整个殿堂的人全都镇住了。

    继而,便是一阵轰然议论声,阁老和大臣们对朱平安指指点点,还不时的摇头。

    这一刻,严禁派和弛禁派终于达成了一致!

    哗众取宠!

    一派胡言!

    几乎没有人相信朱平安说的话,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注意哈,这小子用的还是“倍增”这个词!你以为你是宋朝王安石啊,另外人家王安石多大牌的人物啊,人家说的也才只是《民不加赋而国富饶》,看到没“富饶”,人家也只是说让国库的钱多点够花的,这你朱平安倒好,还敢用“倍增”,你这话是说让国库的钱翻一番增长一倍啊!太猖狂了!

    无稽之谈,民不加赋,如何国库倍增!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为了哗众取宠,这小子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吏部尚书李默看向朱平安的眼神更是反感!在李默看来,自己跟朱平安站在同一个殿堂上,对于自己来说都死一种耻辱。这小子不仅是谄媚阿谀奉承之徒,还是一个信口雌黄的狂妄之徒!这种人简直是没救了!

    “爱卿,可知自己所言?”嘉靖帝颇感兴趣的看着朱平安问道,不过眉宇间也是怀疑的紧。

    “回陛下,微臣知道,微臣也是今日才有这个想法的,因为圣上遣人征用海禁方面资料,微臣也就对这方面资料上了心,在藏书阁查找了一批资料,想要查找论证海禁弛严与否的道理,不过微臣才疏学浅并未查证得出结论。不过侥幸的是,微臣在这些资料中搜集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信息,微臣好奇之下便多看了些,侥幸得到一个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的方法,微臣私下初步论证下,大约是可行的。不过,或许也是微臣才疏学浅,弄错了也有可能,但是目前来看,大约是可行的。”朱平安拱手行礼道。

    猖狂,还敢说大约可行!

    李默等人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更是反感。这小子说是从海禁方面查找到了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的方法,真是一派胡言,我们研究海禁几十年了也从来没有查到过有什么可以民不加赋而国库倍增的方法,这小子还真敢说!年轻人说大话也不分场合,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待会定然要你好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