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一十六章 你跟皇上串通好了吧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燾堃志异》、《沧海格物志》……

    看着这小纸片上的两本书,翰林院的众人都想将这张纸条拍在送纸条的小黄门脸上!

    你特么的能把这第一本书的名字给我读出来不?!这特么让我们怎么找啊!

    你给我找找看看啊!一年内你能找出来,就算你腻害!

    咦,等等,那个,好像,找书的事情是属于藏书阁的吧,李默李院长已经将朱平安分配到藏书阁了呢。

    在翰林院的众人忍不住想要骂娘的时候,忽然想起翰林院找书这事是属于藏书阁啊,藏书阁是朱平安在负责,不是我们,于是又暗暗的窃喜起来。

    死道友莫死贫道。

    这个伟大的定律再一次发挥了作用,只要我没事就好,哪管它洪水滔天。

    “嗯,那就麻烦公公将这个小纸条传给藏书阁的朱平安朱大人吧,藏书方面的事情由朱大人负责。”袁炜笑着将小纸条重新还给了送传的小黄门,然后指着藏书阁的方向向小黄门解释道。

    与此同时,袁炜脸上伴随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其他人也都颔首附和,这个时候可不是发扬风格的时候,这两本书我们几乎听都没听过,更别提要在藏书阁那十余万卷藏书中将这两本书找出来了。

    而且,他们也听小黄门说了,这个时候圣上可是等着要呢,圣上和内阁及各部的大人们在殿堂朝对,这种规模的朝对可是好几年没见了,若是误了这些大人物的事,打一顿廷杖都是轻的!

    呵呵,糖醋鱼比较下饭,这次让你看看廷杖下不下饭!

    袁炜看着小黄门往藏书阁方向而去的身影,忍不住想起了朱平安被锦衣卫按在地上打廷杖的场景,啧啧,似乎心情忍不住好了起来呦,嗯。下午出去喝两杯小酒吧,再来点小菜和烧鸡,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小黄门带着纸条到了藏书阁,在给朱平安小纸条后。将纸条的背景交代了一下,说是嘉靖帝正在跟内阁还有各部尚书们在朝对海禁的事情。

    朱平安听后,真有一种冲到朝堂给他们普及一下欧洲大航海的知识。

    嘉靖后期海禁有所反复,但是总体上还是以严海禁为主的,不管是严禁派还是弛禁派。其实本质上都是海禁派,所谓的弛禁派也不过是开一两个市舶司而已,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开放海禁,跟历史上宋元时期航海时代相比,差太远了。

    这个时候,地球另一端的欧洲已经进入了大航海时代了,海上贸易还有殖民扩张正是炽热的时候。

    大海上欧洲一艘艘帆木船满载沾染着殖民地血腥的黄金、白银、香料和宝石,在大海上迎风破浪。

    大海上一艘艘满载黑奴的商船,正在进行着罪恶的黑奴贸易。

    大海上某位海盗正在跪在甲板上接受女王对他爵士的敕封,而更多的海盗正在大海上寻觅着敌国的商船……

    但是。现在,我们还在讨论海禁是严一点好,还是松一点好。

    现在的潮流已经是大航海了啊,哥!别人都在玩现实版的海贼王了,我们还在玩海禁!!!

    算了,这是历史,自己一个小小的小翰林改变不了,可是真的不甘心等到两三百年后被人用坚船利炮轰开这闭关锁国大门,整个家国被人当成******,谁都来捅几下!

    尤其是某个蕞尔岛国简直了。呃,貌似这个垃圾现在就在沿海肆虐!

    话说,这个岛国现在正值战国混战的年代,如果这个时候……

    拉倒吧。别想了,洗洗睡吧,现在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翰林而已,说话都没人听!

    丫的,我一定要掌权,掌权。掌大权!有权说话才好使!

    “咳咳……朱大人……”一边的小黄门看着朱平安一会痛心疾首,一会咬牙切齿,一会又跟抽风了似的,把小黄门看的有些同情,他也知道翰林院的那些人将这张小纸条推到朱平安这抱的是何居心,还不是祸水东引嘛。

    突然间,看着年纪稍显青涩的翰林官,小黄门有些同情。

    在小黄门看来,朱平安之所以这么失态,肯定也是因为这个小纸条上的书籍太难找了,小黄门送翰林院其他人脸上就看出来了,那些看到纸片上要找的书籍的时候,那眼神都恨不得吃了自己。另外,话说纸片上第一本书的前两个字,自己还真不认识呢。

    “咳咳,朱大人这找书之事属于咱藏书阁分内之事,朱大人多多辛苦了。”

    在小黄门前来给朱平安传纸条的时候,还有数位好事的翰林也跟了过来,只为了看一眼状元郎朱平安束手无策的样子。

    “子厚莫急,待我们忙完手头上的事,就来帮你分忧。”袁炜不知何时也过来了,一脸关心想帮朱平安的样子,嘴里面也说着忙完手头上的活就来帮忙。

    但是,是个人都能听出来这是托辞,等你忙完手头上的事,黄花菜都凉了!

    风凉话,谁不会说啊。

    听了袁炜的话,周围的其他翰林眼睛一亮,也都围过来一副要为朱平安分忧解难的架势,这个说等我元史修完就来帮你找书,那个说等我手下那十个敕书弄完就来帮你……修完元史不得个几年啊,十个诏书还靠谱点,但也至少得好几天了……

    大家都很热情,拉着朱平安各种送温暖,有的没的,唠起来没完了。

    “哪个,诸位仁兄稍等片刻,平安去去就回。”朱平安向着各位送温暖的拱了拱手,歉意的说了一句。

    说完后,朱平安便转身进了藏书阁。

    怎么了,状元郎这是干什么去啊,去去就回,干啥啊这是,整理整理悲伤的情绪吗?还是说是要给我们端茶倒水,然后请我们帮忙吗?

    我感觉,这小子肯定是去倒茶去了,一定是想要让我们帮忙!

    不行,得找个借口拒绝下,至少得先看看这小子焦头烂额的样子啊。

    嗯,等他出来,一定要找个借口,嗯,我去修史(上峰催的紧,要去起草敕书)……

    等到这些翰林才刚把理由想好,那边朱平安就已经出来了。

    “那个,子厚我那敕书上面催的紧……”

    朱平安刚出来,门口的翰林边有人开口将理由说了出来,然后其他人也都紧随其后说了起来,唯恐朱平安上来就说请他们喝茶然后帮忙。

    “哦,那诸位仁兄且去忙。”朱平安闻言想也没想,便点了点头。

    咦?

    哈?

    这一下轮到众人愣了,没想到朱平安就这么点头了,想都不带想的。

    你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自己能行吗?!

    然而就在众人情绪泛滥的时候,就听见朱平安又说话了,然后就看到了让他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一幕。

    “有劳公公了。”

    朱平安说着,便将手里的两本书递给了在一旁送小纸条的小黄门,两本书不多不少,最上面那本名字便是《燾堃志异》,这四个字把众人的眼珠子都快晃出来了。

    见鬼了吧,这么快就找出来了,这是跟皇上串通好了吧!!!!!

    PS:请求月票,马上到月底了,请求月票,还请手里尚有月票的书友们支持一下寒门,多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