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一十五章 朝堂失火,殃及翰林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内阁如何票拟?”

    听了黄锦的描述,嘉靖帝闭目了片刻,从他脸上看不出嘉靖帝有何情绪,恍若寻常的问了一句。

    “回禀圣上,内阁意见不一,分歧附议在下。一则曰海禁乃祖制,万万不能违背,渔樵可于内陆湖泊河流之中,片帆不得入海,况倭寇之祸于市舶,故海禁之制,万不得宽。

    另一则曰:倭寇之起,非因罢市舶,因闽浙人下海通番得利,聚徒众盛,遂起狂谋。往年只在沿海侵犯,自市舶罢后则各地深入。据报,真倭数不满千,皆系漳温近海贼徒结伙导引,一如北虏我逆之导也。若宽海禁,则沿海之居民可得于市舶海外之贸,以往之“海寇”亦可转而为海商,不复乱焉,国库亦可充裕数倍。诚然倭寇之中有民专职为寇,此类概不姑息,亦以刀兵施以雷霆之怒。”

    内阁的意见不一致,这并不是第一次,以往惯例内阁意见不一致的话就将所有意见罗列到后面,最后由嘉靖帝再行定夺。

    “惟中是何意见?”嘉靖帝听后又问了一句。

    惟中是严嵩的字,嘉靖帝用严嵩的字代指严嵩,表明严嵩在嘉靖帝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此时严嵩和嘉靖帝还正处于蜜月期,君臣关系还是融洽的很。

    在嘉靖帝眼中,忠勤敏达、胆小谨慎的严嵩可比以前动不动就拍桌子吹胡子性格强悍的张璁、夏言好使听话多了,这样听话、能办事、肯办事的奴仆才是自己需要的好奴仆。

    “回禀圣上,严阁老言:严海禁有理,宽海禁亦不错,臣头乱如麻,此中曲直还请陛下定夺。”黄锦一字一句的将严嵩的意见读了出来。

    “呵呵,这老东西,滑头……”嘉靖帝笑骂了一句。

    这也就是严嵩的风格了,严嵩是个胆小谨慎的人,在这种引火上身的事情上。严嵩胆小的属性就暴露无疑了,他两种意见都不得罪,也都不明面支持,而是将事情推卸到嘉靖帝身上。当然他推卸起来也很有手法,说我头乱如麻,嘉靖帝你英明,还是你来定夺吧。即推卸了责任又不着痕迹的拍了下圣上的马屁。

    这也是严嵩的能力,揣摩掌握了嘉靖帝的喜好。推卸了责任还不会让大领导生气。

    “黄伴,着内阁阁臣、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工部尚书及左右侍郎……入殿朝对。”嘉靖帝思考了片刻,便着黄锦遣人通知以上人员入殿朝对。

    “奴才遵命。”黄锦行礼后,便起身去吩咐小黄门遣人去通知以上的大臣入殿。

    海禁宽严与否的事,在朝野已经讨论了数年了,一直没有结论,看着嘉靖帝这样子似乎是要在这一天将这个问题解决掉。

    很快,便有数位小黄门手持佛尘急匆匆从西苑往外而去。

    没过多久,便陆陆续续有大佬们从各处衙门进入了西苑,小黄门领着去了一处殿堂稍候。

    各位大佬们汇聚殿堂后。隐隐分为了两派,一派以吏部尚书李默为首,另一派则自然是以严嵩父子为首。另外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是,不知何时徐阶已经和严世蕃打的火热了,两人在殿堂小声的说笑着。

    李默看向徐阶的目光颇为不屑,当初还以为徐阶能跟自己站在一队,合两人之力对抗严嵩的话,倒也差不多可以跟严嵩平分秋色,甚至努力一二的话,压过严嵩也是很乐观的事情。可是没想到。徐阶这个没卵子的怂包,竟然跑去谄媚严嵩。

    最令李默不齿的是,严世蕃前些时日新娶了一房小妾,徐阶竟然不顾自己礼部尚书的身份上赶着送礼。还特么舔着脸说严世蕃才两岁的小儿子才俊不凡,有意将他的小孙女许配给严世蕃的小儿子。当严世蕃说他两岁的小儿子已经定下娃娃亲的时候,徐阶这个不要脸的竟说让他的小孙女将来做妾……

    自己当初瞎了眼,还以为徐阶是个有骨气的,没想到竟是一个没卵子的、谄媚的怂包!

    还特么跪舔!

    真是老不要脸!

    李默看了徐阶两眼,冷哼了一声。便高高的昂着头站在了自己这一派的最前方,将背挺的直直的,和老态龙钟直不起腰来的严嵩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小黄门向嘉靖帝禀报大臣们到齐后,嘉靖帝依然将这帮大臣晾了许久,不换不忙的打坐运行了数个周天,才缓缓收功,喝了一杯茶,方不急不慢的去了殿堂。

    驯服这帮子大臣就得得跟熬鹰一样……

    这就是嘉靖帝的作风,自学成才的心理学宗师级人物。

    “臣等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等的口干舌燥的大臣们见到了姗姗来迟的嘉靖帝,忙不迭的下跪参见,也是累。

    “黄伴,传看奏折。”嘉靖帝高坐到龙椅上后,看着下面精气神低迷的大臣们满意的点了点头,吩咐黄锦传看奏折。

    黄锦早就把奏折抄写了数份,听到嘉靖帝吩咐后,便走下高台将手里的奏折分发给恭候在殿内的大臣们。

    大臣们到手的奏折便是那封浙江御史董威上呈的请宽海禁,以便渔樵,裕国课的奏折。

    这份奏折早就在严嵩的意料之中,严党众人早就得到了严嵩的提醒早早做好了准备。不过李默等人倒是才知道今日朝对是要议海禁,不过没关系,海禁这个事讨论了好几年了,李默等人对此也是熟络的紧,因此倒也没有处于太大的劣势。

    “各抒己见,勿要隐瞒,今日所议,朕一概不予追究,弗以言治罪。诸位皆朕之股肱之臣,且畅所欲言,朕且洗耳。”嘉靖帝坐在龙椅上,让下面的大臣对董威请宽海禁一事,各抒己见。

    在嘉靖帝发话后,下面的大臣们皆是行礼称遵旨。

    “圣上隆恩浩荡,吾等沐浴隆恩,当思为陛下分忧。海禁一事由来已久,牵扯众多,还望诸位务必尽心尽力,开始议事吧。”严嵩在向嘉靖帝行礼后,便慢悠悠的看着诸位朝臣,定下了议事的调子,然后看着李默说,“李大人可有高论,还请言之。”

    严嵩话音一落,李默便昂首而言:“海禁之制乃祖制,祖宗之法不可变,夫今倭患之乱便是明证,海禁当严不当宽,革渡船,严保甲,搜捕奸民,片帆不得入海。市舶司亦万万不能重开,请宽海禁之言乃大逆不道,董威之徒亦当严惩。”

    李默说完,严嵩党羽中赵文华便提出反驳,“李大人所言倭患始于宽海禁,请恕下官不敢苟同。海禁之严时,倭寇便已猖獗矣。想来李大人行保甲搜捕奸民,亦是得知所谓倭寇者,真倭数不满千,皆系漳温近海贼徒结伙导引也。倭寇之乱非因罢市舶,因闽浙人下海通番得利,聚徒众盛,遂起狂谋。”

    说到这,赵文华便总结了一句:“市通则寇转为商,市禁则商转为寇。”

    闻言,严嵩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默党羽也不甘示弱,很快便用太祖下令海禁的例子再次反驳,一时间殿堂之上争论不休。

    从海禁、倭寇,慢慢的到了引经据典互相攻讦的地步了。

    看着朝堂上引经据典各自反驳的大臣,嘉靖帝面色不变,饶有兴致的听着底下的大臣们炒作一团。

    这是展现各自实力和功底的时候了!

    这些大臣们引经据典,论的兴起,为了压倒对方,把自己压箱底的知识都搬了出来,所引的经典也越来越偏,很多几乎都没怎么听过的经典也被搬了出来。

    到最后,辩论似乎成了偏僻经典的论剑场了。

    嘉靖帝听的兴起,发现有数本经典竟然是自己没有听过的,来了兴致,于是便写了一张小纸条,让随侍的小太监传到了翰林院,让翰林院将纸条上的经典从藏书阁进献至西苑来。

    当小纸条传到翰林院的时候,翰林院众人看着小纸条上生僻到姥姥家的典籍,忍不住想骂娘了,朝堂失火,殃及翰林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