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一十三章 嘉靖又传纸条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在西苑众多的建筑群中,有一处建筑群不可忽视,临近这栋建筑就能嗅到让人垂涎欲滴的香味。

    这处建筑群便是御膳房。

    嘉靖帝修仙炼丹夜以继日,然而除了给自己御封了一个又一个长的让人一口气读不完的仙号外,浑身上下就没有一点跟仙沾边的了,**凡胎的嘉靖帝自然不能靠喝风饮露生存,离不了一日三餐,所以这御膳房便是西苑中的重点部门。

    御膳房本来是在紫禁城的东南方向,按照易经八卦东主木、南主火,木又生火,御膳房属性属火,所以分布在紫禁城的东南方向。不过随着嘉靖帝避居西苑之后,御膳房也就从紫禁城转移到了西苑,方向也是在西苑的东南方向。

    西苑的御膳房主要是为嘉靖帝服务的厨房,整个世界最美味的珍馐异馔大都是诞生在这里,别看御膳房只是为嘉靖帝一人服务,这御膳房的规模可是不小。御膳房是一个独立的大殿,光大房间就有三十余间,御膳房内有御厨二十余人,这些都是掌勺的大厨;还有厨役50人,这些是给御厨打下手的小厨师,负责摘菜洗菜切肉和面等下手活;另外有夫役30人,这些都是做一些体力活,打水、抬菜等等。除了这些人,御膳房还有八十多名司膳太监,御厨不能在西苑行走,这些太监负责上用膳馐,具体负责传膳、随侍、坐更等事。

    其实,不得不说嘉靖帝在饮食上是个节俭的皇帝,这些人员规模总体上比正德等前任要少了一百余人了,更不用说和后世满清相比了,如果和后世动不动一餐一百多道菜的慈禧太后相比,嘉靖帝在饮食上可以用简朴来形容了。

    此时已经过了中午了,阳光照在御膳房的琉璃瓦上反射着七彩的光。

    御膳房门口有两个司膳太监,两人在御膳房门口焦急的往外看着,捧着佛尘来回踱步,偏阴柔的叹息声一阵又一阵。两人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时辰了。可是还未看到前去送呈膳单的小太监归来,已经遣去了两个小太监打听消息了,传来的消息也只是暂侯。

    “圣上这都已经两餐未食了,饿坏了龙体可怎么办啊。”一个稍矮的司膳太监一边踱步一边叹息。

    “可不是啊。咱家这心都揪起来了,不会是咱御膳房哪里做错了什么吧。”另一个司膳太监也是同样的焦急,还带着抹不平的担忧。

    “你这乌鸦嘴瞎说什么,昨晚进膳都获赏了呢。”稍矮的司膳太监赶紧挥了两下佛尘,放佛可以挥掉晦气似的。

    “是是。刘公公说的是。”另一个司膳太监连连点头,心里稍宽。

    也不怪他刚开始担忧,嘉靖帝可以说是除了元璋大帝和永乐大帝外对太监最为严厉的帝王了,嘉靖帝很看不上太监,觉的太监也就只配打扫厕所到马桶的差事,若是被嘉靖帝发现太监哪里犯了错,杖责一顿都是轻的。

    “敢问两位公公,膳单还没到吗,这要做什么菜呢?”

    在两人等待的时候,御膳房的大厨刘御厨走了出来。向着站在门口的两位司膳太监拱手问道。

    “刘大人,咱家可是比你还急啊,可是今日非同往日,圣上已有两餐未曾进膳,可得请示妥当了才能坐,若是做的不合圣上口味了,我们受顿责罚是小,圣上饿坏了龙体可是大事呐。”司膳太监也是急的不行。

    “圣上斋戒半月也已经茹素半月了,得进补些荤肉才好。”刘御厨说。

    “刘大人说的咱家都懂,但这膳单尚未传回。要不刘大人还是先按照你们提的膳单准备着。”司膳太监想了想,对刘御厨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刘御厨点了点头,便要准备返回御膳房内准备圣上的膳食。

    就在这时,忽听另一个司膳太监兴奋的声音。“快快,快看小德子回来了。”

    这个司膳太监口中的小德子就是他们差去呈送膳单的小太监,小德子跑的很快,大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就像是打了大胜仗的将军一样,激动的将手中的膳单郑重的交到了在门口等待的司膳太监手中。

    司膳太监接过膳食单子。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看完脸色有些奇怪。

    等到刘御厨看到膳食单子才明白为何两位司膳太监表情有些怪怪的,这个传回的膳食单子跟他们递交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一道菜相同的。

    竹笋焖猪肉、清蒸鱼头、红烧茄子、油焖鸡、鱼香肉丝、卤鸡腿、清蒸螃蟹(不要放盐)、糖醋鱼、麻辣鸡翅.....

    刘御厨越看这个菜单越觉得怪,这些菜品一般而言有些难登大雅之堂,不清楚怎么圣上突然想吃这些菜了。

    不过,总算知道该做什么了。

    刘御厨拿着膳食单子便快步返回了御膳房,将手里的菜单传阅给诸位大厨,然后御膳房这个美食的机器便开始动了起来。御厨不愧是御厨,膳单上的菜很快便色香味俱全的一一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膳单上一共有九个菜,乎对于普通人来说一顿饭九个菜肯定是奢侈了,可是对于皇帝来说,还是太少了。

    为了丰富圣上美食,御厨们还另外准备了六道菜,凑了十五道菜,一并由司膳太监传膳到了嘉靖帝所在的宫殿。

    当朱平安在整理第十个书架的时候,张四维又来了,说是圣上又传了一张小纸条过来。听说圣上又传来了纸条,朱平安便放下手里的书,跟着张四维去了翰林院的厅堂。

    这次给嘉靖帝跑腿前来送纸条的是一个小黄门,是朱平安的熟人冯保,不再是上午的黄锦了。也是,黄锦是嘉靖帝身边的大红人,又是初掌东厂,哪有那么多时间来做跑腿的活。

    朱平安进了厅堂的时候,感觉到厅堂的气氛有些怪,厅堂的翰林们都在看着自己。

    “朱大人,这是圣上给你的。”冯保展开了手里的小纸条,向朱平安说道。

    呃

    给我的?

    怪不得厅堂的气氛这么怪,怪不得都看着自己,原来圣上这次是专门给自己的小纸片。自己初来乍到,就收到了嘉靖帝的小纸条,也无怪乎让他们这样了。只是,嘉靖帝给自己传什么纸条啊,自己不过是刚入职,朱平安对于小纸条的内容很是好奇。

    “臣,领旨。”朱平安下跪接过纸条。

    朱平安接过纸条后,打开,看了小纸片的内容后便有些哭笑不得了,因为上面就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糖醋鱼比较下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