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一十二章 看饿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这根本不是诗嘛......邻家之东翁犹善于状元郎!”

    有翰林官员看完朱平安写的第二首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摇了摇头一脸的叹息不已,觉的朱平安的这首诗简直是拉低了翰林院的整体水准。

    其他的官员也是侧目不已,有些欣赏不了朱平安的酱油大作。

    就在众人一阵嘘声时,却听到一声很不和谐的肚子的咕咚叫声从众人身影中传了出来。

    咕......咚......

    谁?

    众人纷纷转头顺着声音的轨道探寻,然后就发现一个三十余岁的翰林官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红着脸看着众人。

    “咳咳,对不住了诸位,那个,我中午修史书忘了吃饭,看着朱大人写的这两首诗看的有些饿了......”三十余岁的翰林官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朱平安笔下的大作,有些窘迫的解释道。

    看饿了?!

    这位翰林官说的是实情,他最近负责修宋史,上午修到靖康之耻那段的时候心思沉入其中难以自拔,感受到浩浩华夏沦为异族铁蹄玩物,顿时没有了一毫的胃口,坐在那发了半天呆。

    然而此时看了朱平安的第一首诗,他就有了胃口,等到了第二首诗他就有些控制不住五脏六腑对于什么竹笋焖猪肉啊什么鱼头螃蟹和炖鸡的觊觎了,到最后那一声咕......咚......天知道他忍了多久还是没忍住。

    虽然有了肚子叫这个小插曲,但是众位翰林官对朱平安的诗作并未有多大的改观。

    对于众人的目光,朱平安早就预料到了,但也没当回事。诗词歌赋本就是玩笑之作,况且嘉靖帝传来的纸条要求就是有食欲的诗词,单单是这个有食欲的诗词,这几个字就带着浓浓的非正统的感觉,正经的诗词歌赋托物言志、借景抒情,谁给你促食欲啊!

    所以,有食欲就好了。管它什么文体文采的。

    “其实我以前也有些其他玩笑之作,不过却不是诗词,权当讨陛下一笑了,哦。当然也很下饭。”

    朱平安在一片唏嘘声中泰然自若,分毫不受影响,言笑吟吟的将毛笔重新在砚台上再次饱蘸浓墨,一行行堪称书法大家的字体便浮现在了宣纸上,一笔一画都是艺术中的瑰宝......但是这写的内容是什么啊!

    “余兮徜徉大海之糖醋鱼

    君兮翱翔苍穹之麻辣翅

    一日午后

    君临水面问余曰:

    吾与汝

    孰更下饭 ”

    这些的是什么啊。我的眼睛都瞎了,这何止是玩笑之作啊,感觉我们自己的玩笑之作都比这正经几百倍!

    然而,貌似,好像,确实看完有让人想要来一条糖醋鱼啃个麻辣翅的冲动啊。

    咕......咚......

    不用看就知道是那个没有吃午饭的翰林的肚子又叫了,肯定又是被糖醋鱼和麻辣翅看饿了。

    确实,朱平安的这首诗没有过人的文采,但是却满满的都是食欲。

    这一首食物派诗词也是朱平安精选的网上那位河南高三吃货小诗人的一首诗,“我是在大海自由徜徉的糖醋鱼,你是在天空肆意翱翔的麻辣翅根。那天午后,你飞到水面问我:‘你我之间,究竟是谁,比较下饭?’”

    当然朱平安将这首诗文言化了,毕竟白话文在现代大行其道,在大明白话文却行不通,入乡还是要随俗的。

    黄锦将在座的每一位的诗作全都收了起来,将朱平安的诗作放在了最后,然后没有一刻停留,便带着这些诗作往西苑而去。黄锦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嘉靖帝看看这些诗作了。想必圣上看完后必然会有一个好胃口。

    黄锦走后,朱平安就没有再把写的那几首诗当回事,虽然他当初在现代看这些食物派诗作的时候很有食欲,但是也不能保证嘉靖帝就喜欢。

    所以。写完后,朱平安就当作事情没有发生过,返回了自己工作的藏书阁开始慢慢的整理起图书来。

    整理图书的话,朱平安有一个别人难以企及的优点,那就是超强的记忆力,朱平安虽然不是过目不忘。但是也差不多少了,看过之后十之**都能记得下来。朱平安将第一个书架暂时搬空,然后写了一张纸条贴在了书架上。

    朱平安已经写好了好多张精致的纸条了,这些纸条就像现代图书馆的书架标签那样,不过却不是拼音和数字,而是用经史子集等分类和洪武正韵。

    朱平安决定将一楼二楼的图书按照现代图书馆的方式重新排列起来,当然这是一个任务量很重大的工作,不过借着朱平安超强的记忆力,大约用不了太久就可以完成,当然也不会太短。

    朱平安将第一个书架腾空之后,便开始在一楼的各处书架前翻阅查看浩若烟海的书籍,将自己所看到的每一本书按照经史子集洪武正韵中的顺序重新放到一处空地上。

    朱平安看书的速度很快

    用在一旁扫地的老李的话说就是,朱平安看书的速度就像是在搬书。

    在老李眼中朱平安是这样看书的,站在书架前将一架书挨个翻一遍,每本书都用不了几秒钟,看完后朱平安就开始往外搬书,一本一本又一本。看着随意,但每一本书放的位置却不同,很快一架子书就搬完了。

    除了有五本书被朱平安放到了第一个书架外,其余的都是放在了空地上。

    朱平安将第二个书架搬空后,又去了一张写好的标签,将标签贴在了第二个书架上,然后又从空地上取了七本书排在了这个书架上。

    完成后,朱平安便踱步到了第三个书架,然后在老李震惊的目光中用了不到十分钟就把这一架子书看完,接着便是搬书,每一本书都按照规律重新放好了,又有数本书被放在了第一、二个书架上。

    第三个书架搬空后,朱平安又在这个书架上贴了一个标签,又有近十本书被放在了这个书架上。

    朱平安整理了五个书架后,就活动了活动酸痛的手,然后又晃了晃脖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取了一本感兴趣的书,坐在座位上边看边和茶,就当是休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