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一十章 忽闻圣上传纸片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等周侯杰走后,翰林院中午饭点的时间也就到了,翰林院也有公厨,按照官员的品级提供不同等级的午饭,当然都是免费的。朱平安沾了品级的光,午饭比张四维多了一道荤菜,两人将饭菜合作一处一起吃了起来。

    翰林院虽然有公厨,但却没有公共宿舍,没有睡午休的地方,只有一个值班房里有两张床,但这是属于值班人的。朱平安吃过午饭便回了藏书阁,在藏书阁找了一处向阳的窗,搬了椅子斜躺着闭目养神起来。

    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非常舒服,有一种回到了下河村在河边吹着微风晒太阳的感觉。

    下河村

    再上一周左右班就有新官上任的两月长假了,两个月的假可以好好在下河村待上一段时间了。

    朱平安想着想着就慢慢的就沉入睡乡之中,睡梦中母亲陈氏又炖了一锅喷香的鸡汤,父亲从山上猎了两只野兔子正跟大哥在水井旁处理......

    “喂喂,子厚,快醒醒......”

    正在朱平安要对着母亲炖的喷香的肌肉大快朵颐的时候,却被张四维那破锣嗓子给唤醒了,这人还不只是唤,完全是丧心病狂的一边唤一边用手摇,朱平安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脑袋都快被张四维这货给晃成拨浪鼓了。

    “晕,你这要谋杀啊。”朱平安揉了揉眼睛,一脸无语的看着张四维。

    “谋什么杀啊,快起来跟我一起去厅堂,圣上传来纸片了。”张四维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下就拉着往前厅快步走去。

    圣上传来纸片?

    嘉靖帝的纸片传到翰林院来做什么,呃,该不会是这会就要找书了吧,藏书阁我还没有来得及排序好呢,朱平安心里面有些淡淡的不安。

    到了前厅朱平安就知道张四维为什么这么着急了,因为代表圣上来传纸片的不是一般的小太监而是嘉靖帝身边的大红人黄锦黄公公。这黄锦在嘉靖帝身边可是很受信任的,翰林院前昨天才草拟了一道诏书,诏书就是关于黄锦的。诏书中将黄锦封为了“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这官职简称就是“提督东厂”,尊称是‘厂公‘或‘督主‘,也就是从东厂头子。皇帝亲信、东厂头子黄锦亲自将嘉靖帝的小纸片传来。肯定是非常紧要的事情,也不怪乎张四维这般着急。

    “黄公何须迂尊亲至,差人来就是了。”袁炜笑着上前与黄锦说话。

    “袁大人客气了,此事事关圣上龙体,咱家怕那些小崽子误了事。”黄锦摇了摇头。脸上还带着着急的神色。

    黄锦亲自来,袁炜、李春芳等人就已经非常重视了,现在听了黄锦这样说,再看着黄锦脸上着急的神色,袁炜李春芳等人心里不由打起了嘀咕,这圣上不会是龙体有恙吧?不过,如果圣上龙体有什么意外的哈,应该找太医院啊,怎么来翰林院了?

    袁炜等人既疑惑又担忧,不知道嘉靖帝这次传来的纸条是什么。

    朱平安也是好奇的看着黄锦手里的那张残破纸片。不过看清楚黄锦手中纸片的材质的时候,朱平安就没有多少担忧了,这纸片一看就是嘉靖帝随手从青藤纸上撕下来的一块,估计是嘉靖帝向上天行斋醮的时候随手撕裂一角写了个纸条。嘉靖帝还能行斋醮,肯定没什么大事。

    即便是一个纸条,翰林院的众人也是下跪迎接,李春芳在官职最高的人当中年岁最长,由他代表翰林院接过了这张纸条。

    “进献有食欲之诗词数首。”

    等到李春芳将纸条打开,看清楚纸条上的内容的时候,李春芳脸上的表情是非常诧异的。

    见状。袁炜心里更好奇了,等到李春芳将纸条传到袁炜手里的时候,袁炜的表情几乎跟李春芳一样了。袁炜看后将纸条又传给了在一旁的张居正,然后张居正看完又将纸条传给了旁边的人。很快翰林院的众人都将纸条看了一遍。

    有食欲的诗词?什么鬼?

    若说进献青词,大家都一点也不好奇,以前嘉靖帝也时不时的传纸片到翰林院让进献青词。可是,这进献有食欲的诗词,这可是头一回啊。话说,有食欲的诗词是什么的诗词啊?

    “圣上这几日食欲非常不好。昨晚吃了一些,咱家还高兴了许久,可是到了今日,早餐、午餐都是滴水未进,咱家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昨晚圣上就是看了一首诗才有了食欲,今日圣上耐不住咱家的劝说,才在打坐之余写了这张纸条。诸位翰林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务必要多做几首诗词,圣上龙体就拜托诸位了。”黄锦说着向着翰林院的众人重重的行了一礼。

    开玩笑,你可是东厂厂督啊,谁敢受你的礼啊。李春芳等人赶紧的拉住了黄锦,然后拍着胸脯保证不负所托。

    圣上昨晚就是因为看了一首有食欲的诗词才胃口大开?

    什么样的诗词才叫有食欲的诗词?

    这会没有人联想到朱平安昨晚醉酒时写的那首诗,谁会将一个小宴会的一首半伦不类的诗联想到嘉靖帝昨晚胃口大开的那首诗,咳咳,另外那叫诗吗!俗!

    不过尽管嘉靖帝的这张小纸片有些突然,不过还是难不住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翰林们。

    尤其是袁炜更是才思敏捷,就像当初进献青词美赋一样,几乎半盏茶的时间,袁炜就提笔落下了一首文采盎然的诗词:

    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

    犀箸餍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

    饔子左右挥双刀,脍飞金盘白雪高。

    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

    袁炜这么快就写好了一首诗词,出乎了众人的意料,有数位翰林围看袁炜的诗词,对袁炜诗词的赞不绝口,文采盎然、观此诗宛如看到了八珍美味,宛如看到了御厨高潮的手艺,大赞佳作。

    袁炜听着赞美,看着尚未提笔的朱平安,不由得露出了自得的神色,什么少年状元第一人,浪得虚名,能比得上我袁炜?!

    (PS:咱请忽略杜甫的《丽人行》、《观打鱼歌》,权当此作始于袁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