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四百零五章 下官敬你一杯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落日西斜,绚烂的晚霞染红了整个京城,一个跑腿的小厮将一张纸条送到了临淮侯府的门房,然后摸着沉甸甸的赏钱喜滋滋的离去。没过多久,李姝就收到了这个纸条。

    “姑爷怎么不来吃饭了啊。”包子小丫鬟鼓起了香腮,遗憾的看着满桌子的饭菜。

    “爱来不来!”

    李姝撅着红唇将手里的纸条揉成团,用力的丢出老远,然后起身便往外走去。一袭橘色的百褶长裙在夕阳的映衬下,愈发的优雅而高贵,柔顺的长发斜插了一支桃木簪,绝美的脸蛋化了精致的妆容,仙女范十足。

    臭蛤蟆,坏蛤蟆......李姝边走边撅着小嘴嗔怪不已,走到丢远的纸条呢,稍微顿住了脚步,然后绣花鞋飞起将纸条踩了两脚,像是踩了嘴里嗔怪的臭蛤蟆似的,不过踩完后,却又敛裙弯腰伸出纤纤玉手将纸条捡到了手中。

    “小姐怎么......”包子小丫鬟在门口惊讶的张大了小嘴。

    “我要将它烧了!”李姝转身冲着包子小丫鬟露出了小虎牙,放佛是踩两脚不解气,要将纸条烧成灰才能出了气似的。

    包子小丫鬟吓的脑袋直往后缩,唯恐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连累了自己。

    在包子小丫鬟发愁一桌山珍海味如何处理的时候,朱平安他们的晚宴已经开始了。虽不是山珍海味,但是鸡鸭鱼肉也都是应有尽有,菜品也十分的丰富,几坛女儿红在觥筹交错间荡漾着香气,气氛一时无二。

    “朱大人,下官敬你一杯。”

    在共饮几杯之后,大家也都互相敬酒认识一下,此时张居正也端起了一杯酒向旁边吃的欢快的朱平安敬道。

    朱平安嘴里还在咬着一个流油的肉串,看着张居正口称下官,向自己端起了酒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朱平安脑海里对张居正的印象全是历史上内阁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权在握纵横捭阖、将整个大明操纵于鼓掌之中的牛人形象。现在这一刻张居正对着自己口称下官,还向自己敬酒,这种形象让朱平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朱大人?”张居正端着酒杯端了一秒,见朱平安没有反应。不由笑着又叫了一声,风度翩翩,儒雅有型。

    在张居正这一声朱大人叫下,朱平安才反应过来,这是张居正在给自己敬酒呢。真真切切的一幕,未来掌舵大明的牛人端着酒在向自己敬酒。

    “咳咳,你刚才说什么?”朱平安忽地有些激动,将嘴里的肉串咽入喉中,用手帕快速的擦了下手。

    “朱大人?”张居正有些奇怪,但还是重复了一遍。

    “不是这句,是上句?”朱平安看着张居正,双眼充满了鼓励。

    “朱大人,下官敬你一杯。”张居正觉的自己有些跟不上朱平安的思路,不过还是重复了一遍。

    朱平安闻言。仿佛喝了十全大补汤一样,脸都跟充血了似的,张居正在对着自己口称下官!不知道怎么的,就跟吃了十全大补丹一样爽!这可是未来宰辅张居正呢,历史上鼎鼎有名的牛人,此刻竟然对自己口称下官!

    之前的嘉靖也好、严嵩也好、严世蕃也罢,这些历史上的牛人都是需要自己仰望的,这大约是历史的上牛人第一次用这种口吻和自己对话。

    真的,这感觉就像是一个还在考虑吃老坛酸菜味的泡面还是康师傅牛肉泡面的时候,国民老公王思聪却突然出现对自己弯腰鞠躬:老板你好。我是小王。

    在激动之后,朱平安却又自嘲了起来,自己还真是没出息!张居正对自己口称一声下官就能把自己激动成这个样,自己竟是鼠目寸光没出息了起来。呵呵。

    张居正此时正在蛰伏蓄力,来日便会一飞冲天。

    此刻张居正在自己之下,将来他张居正可以做大明首辅,他张居正将来可以掌舵大明!

    为什么我不可呢?

    年轻人最怕的是满足,最不怕的是贪婪!

    如果说张居正此时距离首辅,距离掌舵大明还有十万里。那自己现在距离最多也就是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里,比他还近一点呢。

    呵呵,既然现在走在了他前面,为什么不多想呢。

    脑海中的思想碰撞看似复杂,其实就在这么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就已经运转完毕了,朱平安的野心也在这一刻生了根发了芽。

    “师兄说这话真是折煞小弟了,理应我敬师兄才是。”朱平安摇头笑了笑,然后端起酒杯向张居正举杯敬酒。

    朱平安称呼张居正师兄是有来由的,张居正中进士比朱平安早,而且座师也是徐阶,同一师门之下,朱平安称呼张居正师兄是说得过去的。

    听着朱平安的话,张居正微微有些吃惊,刚才朱平安让他重复这句话,张居正还道朱平安是个肤浅虚荣的人,享受自己这么混居官场数年的老人叫他这么一个官场雏鸟上官的滋味,不过他城府极深没有表现出来,此刻听了朱平安这么说却是微微有些惊讶。

    不过也只是微微惊讶而已,在张居正心里,朱平安上次在徐阶那拜会座师时留给张居正的肤浅的形象并没有太大改观。

    “呵呵,你看你们俩人,推让什么,一起喝了便是了。”旁边的人看不过去了,笑着说了起来。

    然后,朱平安和张居正两人便相视一眼,笑了笑,两人共同举杯一饮而尽。

    酒桌上气氛很好,大家相谈甚欢,朱平安除了吃之外,便是在众人讲话时看着认真聆听。别人说话,他就看着听着,众人还以为朱平安尊重,却不知朱平安是在用余光看着他们的口型,练习唇语。

    就这么一边听着看着,朱平安一边将下午从《永乐大典》中看到的唇语理论联系实际,慢慢的朱平安感觉自己的唇语能力在慢慢的提升,从他们口型变动中真的慢慢可以读出语音来。

    “唉,有没有感觉叔大身上的脂粉味太重了。”

    “有,他一进门就闻到了......”

    对面两人举杯小声说话,朱平安余光看着他们的口型变动,将他们的对话听的也十之**了,默默的勾着唇角笑了笑,唇语似乎蛮优秀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