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九十九章 入职冷遇 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今日是新晋进士入职翰林院的日子,吏部尚书兼任翰林院学士的李默便早早的来到了翰林院,等待新晋翰林入职。

    其实,往常李默是很少来翰林院的,毕竟他作为吏部尚书,吏部的事情更忙一些。在李默心中,吏部也更为紧要一些,也是他制衡严嵩党羽的第一线。严嵩主持内阁,严世蕃操控工部,又有赵文华、鄢懋卿等众多党羽,严党几乎一手遮天,卖官受贿、操纵国事,增殖党羽,将朝堂弄得乌烟瘴气。李默对此深恶痛绝,不过幸好他作为吏部尚书,严掌吏部职权,使得严嵩一伙无法任意安插党羽。

    李默最为深恶痛绝的就是严党安插党羽了!将好好的一个朝堂,弄得乌烟瘴气!

    在李默看到朱平安的时候,脑海里就想起金銮殿严嵩和朱平安谈笑甚欢的一幕。

    严党的爪子,竟然伸到翰林院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说状元分配到翰林院跟严嵩没有关系,可是李默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朱平安的状元就是严嵩运作的结果!一开始一直防着欧阳子士了,没想到却又蹦出来个朱平安!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严嵩这老贼还真是老谋深算!

    不过,只要我李默没倒下,你就别得意的太早!

    李默内心波谲云逸,自然不会对朱平安有好脸色,不过张四维就幸免于难了,李默还不至于将人一棒子打死。在李默心里朱平安是严党,但是张四维不是,张四维的舅舅王崇古曾给自己来过一封信,要自己关照下张四维,李默对于现任河南布政史的王崇古还是很欣赏的。

    子厚,你多多保重了。

    张四维只好给了朱平安一个爱莫能助、多多保重的眼神,就被人领去熟悉办公场所了。

    “学生朱平安见过学士大人。”朱平安依足了礼数行礼,向李默问好。

    “可是觉的自己考上了状元就了不起了?”李默扳起了脸,一脸威严的看着朱平安,“是不是觉的自己进了翰林院。就把自己真当成储相了?”

    “学生未曾。”

    朱平安摇了摇头,心里无语的很,其实这李默还是自己在历史上比较欣赏的明朝大臣呢。

    不过,这自己一进门。就被李默这么当头喝斥一番,说不郁闷那是假的。

    “未曾?”李默板着脸冷笑了一声,然后端起了领导的架子道,“可知今日新晋翰林中,你是来的最晚的?年青人取得了点成绩。就忘乎所以了!不知道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心似平原走马,易放难收吗?”

    “还是说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想要走个捷径?”说着,李默便面带了些嘲讽的神色,暗指朱平安不思进取,想要抱严嵩的大腿,靠关系晋升。

    “学生未曾。”朱平安站直了身体,一脸坦然的回道。

    “未曾?”李默的脸色几乎都要青了,觉的朱平安冥顽不灵还死不承认。“年青人别妄想着什么捷径,别想着耍一些小聪明,要知道求人不如求己的道理,男儿生于天地间,要做参天大树,羞于做那攀爬大树的藤蔓!否则,攀爬的再高,到最后也是直不起腰来!”

    呃,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真的没走什么捷径啊。朱平安真的是很无语。

    “多谢学士大人教诲,学生定当牢记于心。”朱平安拱手行礼。

    李默一双眼睛牢牢的盯着朱平安,朱平安越是恭敬有礼,他便越是有气。这小严党可真会忍。跟严嵩当时在夏言夏首辅当政时一样!这种人最是危险,也最是讨厌!

    “你需要牢记于心的还多着呢!”李默冷哼了一声,继而又开始了严厉的说教,“我看你年纪小小便中了状元,知你也是个聪慧的人。可是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历史上也不缺乏聪明人。赵高聪明吗?梁冀聪明吗?李林甫聪明吗?秦桧聪明吗?”

    呃

    赵高。梁冀,李林甫,秦桧,这都是历史上有名的大奸臣啊!这是拿我跟他们比啊,我哪有一点奸臣的潜质了!朱平安无语的很,完全没想到李默会这么“高看”自己。

    “赵高指鹿为马任丞相,梁冀专横朝政二十年,李林甫为相十九年纲纪紊乱终致安史之乱,秦桧祸国殃民自然不用我多讲。由此可见,历史上不缺乏聪明人,而有些时候越是聪明人越是祸国殃民。”

    说道祸国殃民的时候,李默的吐沫星子都喷到朱平安脸上了。

    虽然李默没有点着名字骂自己,可是朱平安也明明白白的知道这李默就是在骂自己。怎么也没想到,历史上也算是颇为有名的李默,竟然只凭着金銮殿上严嵩与自己的一次交谈,就对自己产生了这么严重的怨念。

    误会,那就解开好了,被自己直属大领导误解下去可不好,朱平安擦了擦脸上的唾沫,开口解释道。

    “学士大人,其实我和严大人......”朱平安才开口,便被打断了。

    严大人?

    你这小兔崽子拿严嵩来压我啊!我还就不怕严嵩!

    “够了!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多聪明,更不管你背后是谁,进了翰林院首先就要好好学做人!人越聪明,能力越高,如果不会做人,那也只会是祸国殃民!只有会做人,才会做官,心里要念着做人,要想着为国为民,不要做那些蝇营狗苟的行径,不要动什么歪门邪道的想法,不要想着结党营私,闷着良心做坏事!”

    朱平安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严大人三个字便被李默敏锐的听觉给抓住了,然后误以为朱平安想要拿严嵩来压自己,于是李默就更为生气了,脑门上青筋都露出来了,几乎是指着朱平安的鼻子开吼了。

    “在我翰林院为官,且把我的话记在心里,先做人,后做官!否则,不管你背后是谁,我也决不轻饶!好了,你自去吧。”

    李默发泄完,便挥了挥手早早将朱平安打发开来,省的见着了污了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