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九十七章 释菜礼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孔子困于陈蔡间,七日不得食而弹琴于室,颜回释菜于其户外,以示对老师的敬重和不离之意。www/xshuotxt/com<>

    自此回之后,释菜就代表尊师重道,释菜礼也就变成了祭孔的两大礼节制度之一,释菜也就是用瓜果蔬菜孝敬师尊,释菜礼是“拜师礼”,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新科进士也要行释菜礼,拜谢先师孔子,然后脱去粗布衣服和草鞋,表示步入仕途。

    进了孔庙后,国子监的官员便引领着朱平安等人进了偏殿,盥洗更衣,将身上的衣服除去,换上了早就备好的粗布衣衫和布鞋,在国子监官员引领下按照殿试名次列队。

    在孔庙除了国子监的官员外还有礼部的官员,分别担任释菜礼的通赞、引赞及有司等行礼人员。

    朱平安走在了最前面,在有司引领下通过持敬门来到了大成殿月台下,通过月台东侧台阶走上月台。

    “排班、献官以下各就位。”通赞向大成殿行礼后,转身向朱平安等人高声吩咐。

    有司数人出列,引着朱平安等人列队站在了月台的东面,然后其余人员也都各就各位。

    朱平安站稳后,便听到一阵音乐响起,不知何时台下台上出现了规模宏大的乐队,穿着红色礼服手持各种乐器,听了片刻朱平安便听出了这奏乐和上朝时的音乐是一样的“嘉靖之章”。

    嘉靖之章奏响后,很快便有礼部下属的教坊司遣来位佾生,每人右手执三根雉尾羽,左手执短笛,身着大红礼服步上月台大跳六佾舞。

    与此同时,通赞官开始诵读祭文:

    千古文圣,万世先师。薪火传承,百代不熄。

    而今吾辈,见贤思齐。......

    伏惟尚飨。

    祭文诵读完,便是朱平安他们进行释菜的时候了。按照惯例一般都是状元、榜眼、探花三人上前向孔圣及十二贤人释菜行礼,不过今天却还将欧阳子士加了进来,四人一起代表诸生进行释菜礼。

    台下有新晋进士发出疑惑的瓮声,却被国子监祭酒斥责肃静压了下去。

    朱平安率先去释菜所取了一根水芹、一把韭菜花、数颗红枣还有一把栗子。一起放入一个盘碟里,端着返回月台。

    水芹代表学子,韭菜花代表才华,红枣代表早立志,栗子代表对孔子的敬畏之心......这都是约定俗成的。

    “弟子朱平安。蒙受礼乐之教、幸而有成,敢奠嘉菜于先圣孔子。”

    朱平安步入大成殿孔子像下,跪拜献上释菜,然后旁边的引赞待朱平安起身后,倒了一樽酒递给朱平安,朱平安再次跪拜向孔子像献酒,如此一共献了三樽酒,朱平安的释菜行礼才算结束。

    榜眼、探花还有欧阳子士,则是分别向十二贤人释菜行礼。

    大成殿月台上的其余进士则是在有司的引领下,在大成殿月台上向孔圣及十二贤人行释菜礼。

    等到整个释菜礼进行完。已经日头高升快至正中了,朱平安他们在行完释菜礼,也都会将身上的粗布衣衫布鞋脱下,换上了礼部和吏部给众人按照各自分配的官位备好的官服。

    一时间,朱平安等人全都变成了一群衣冠禽兽。

    朱平安穿的是六品官服,青色的官服,官服前面还有一个画鹭鸶的补子。

    除了朱平安外,其他人包括张四维和王世贞都是七品官服,也是青色的,不过他们官服前面的补子上画的是鸂鸂。

    “朱大人。以后多多关照下官啊......”张四维挤了挤眼,一脸谄媚的道。

    “咳咳,那得看你这个怎么表示了......”朱平安动了动爪子,一本正经的比划了两下。

    “狗官......”王世贞看着两人胡闹。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其实除了朱平安他们三人,大家也都是摸着身上的官服,笑作了一团,一个个兴奋的跟什么似的,往日寒窗苦读年复一年,为的就是这么一天啊。

    在众人换上官服喜笑颜开的时候。工部的官员又来告诉了他们一个好消息,工部负责的进士题名碑已经刻好,请他们前去一观。

    青史留名啊。

    众人全都兴奋了,迫不及待的往国子监专门立碑的地方而去,工部来的这个官员在路上不住的跟欧阳子士套近乎,让欧阳子士众人心中更加瞩目,围在欧阳子士身边的新晋进士更多了。

    工部的官员之所以巴结欧阳子士,完全是看得严世蕃的面子,严世蕃现在是工部的二把手—工部右侍郎,相当于现代的副部长了。因为严嵩为内阁首辅,后台这么吊,所以实际上工部的大小事务都是严世蕃说了算。

    欧阳子士又是严嵩的侄子,严世蕃的亲戚,工部的官员又如何会怠慢呢。

    对于其余新晋进士们来讲,科举的荣耀已经过去了,往后状元也好,吊车尾也好,全都是过去式了,新的征程从这一刻起已经开始了,以前的全都翻篇了。在仕途往上升,自己努力是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是上面要有人,要有贵人提携,要有大人物关照,这样在仕途才能如鱼得水。

    他们都是新晋仕途,能通过欧阳子士接触到内阁首辅这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这样的机会可是绝无仅有的。

    因此,众人全都牢牢的把握了这个机会,围在欧阳子士身边刷刷脸,为以后仕途铺铺路。

    相对而言,朱平安身边就冷落多了,只有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陪着。

    “咳咳,他不举了......”朱平安指着前面被众人环绕的欧阳子士,悠悠的说了一句。

    确实,被众人环绕中的欧阳子士没有再打雨伞了。

    不过,闻言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却是忍不住笑了,别人不知道朱平安说的什么意思,他们可是知道。听了朱平安这句话,他们忍不住想起早上朱平安坏笑着说的那句:他若不举,便是晴天。

    国子监专门立碑的地方,有一排排密密麻麻的进士石碑,在工部官员的引领下,众人看到了属于他们的那一块。

    看到自己的名字在石碑上,众人全都露出了光宗耀祖、流芳百世的骄傲神色。

    只有朱平安很是淡然。

    虽然这块进士题名石碑崭新,字体刚劲有力......但是距离这块石碑不远处的其他石碑,有不少石碑表面文字在风吹日晒下都模糊了......

    流芳百世靠的可不是这个。

    碑刻在石上的会风化,只有刻在人们心上才能永远。(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