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九十六章 送伞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清晨细雨蒙蒙,朱平安一打开门就看到了雨丝密密斜织轻轻飘落下来,像是空中蒸腾了水雾一样,落在脸上凉凉的很是舒爽。

    院子里熊孩子捣腾的一簇不知名的野花,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绽放、花满枝头了,红蓝相间的小花盛开在树根下,像是一泓彩霞围绕着树根。

    “姑爷,吃了早餐再出门呀。”

    包子小丫鬟早早的打着一把油纸伞提着食盒,夹着一把纸伞来到了朱平安的小院。

    早饭一如既往的合口,吃过之后,包子小丫鬟将多带的一把纸伞硬是塞到朱平安手里才肯抱着食盒离开。

    朱平安夹着油纸伞出了门,并没有打开,小雨细如牛毛沾衣不湿,没有打伞的必要。祝平安就这么宽衣阔袖,悠哉悠哉的出门往国子监而去,今日是朱平安他们官场新贵进行释菜礼的日子,释菜礼的场所就是国子监和孔庙。

    释菜礼,这是科举新贵进入官场的最后一个程序。

    释菜礼后,朱平安他们就可以换上吏部备下的官服,从此之后便正式脱离平民身份,正式进入官场,成为官身,自此之后享受国家的俸禄和权力的滋润。

    朱平安在快到国子监的时候遇到了张四维和王世贞,三人一起结伴进了国子监。

    国子监在这个时候,是大明最高的学府,也是整个世界最为高等的学府,没有之一,比现代什么的哈佛、西点影响力要大的多的多。诸如西域、朝鲜半岛以及东南亚等地域的国家如果有人能在大明国子监深造一下,回国直接就能就任高官。

    国子监位于京城东城区,国子监前的街就叫国子监街,国子监的隔壁就是孔庙。从国子监里面可以直通孔庙。

    这是朱平安第一次来国子监。

    距离国子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下马碑,所有人无论何种官职行至此处均要下马,这是尊师重道的要求。过了下马碑很快就到了国子监正门——集贤门。

    集贤门前有两座高大的牌坊,精致而大气。主要装饰是黄色琉璃,这在大明是非常奢华的。牌坊正面刻有“圜桥教泽”字样,后面刻有“学海节观”字样,这第一个词的意思是国子监讲课的老师很多,第二个词是说国子监听课的人更多。牌坊的字样和后世一样,可见后世清朝国子监的牌坊字刻就是照搬明朝的,历史上说是乾隆帝亲笔所题,现在看来是清朝修改了史书。将明朝的东西抹去了很多。

    国子监以红色调为主,朱平安跟张四维和王世贞一进国子监,国子监红砖红瓦的建筑格调就扑面而来。

    进了国子监,便有许多同年过来与朱平安他们三人见礼,朱平安也都一一还礼。在朱平安他们在一起互相见礼的时候,在国子监读书的监生好多都在远远的,用羡慕的目光看着。

    监生们都知道今天新晋进士会来举行释菜礼,早早的占了位置远观,远远的羡慕嫉妒恨的看着。

    在朱平安他们来了好一会,欧阳子士才在一群新晋进士的簇拥下走进门来。要说朝中有人好作官,这在欧阳子士身上体现的最为淋漓尽致。朱平安他们来了许久都没见国子监的领导们都没现身,这边欧阳子士才进了国子监没几分钟。国子监的祭酒、司业、监丞还有几位学正便出现了。

    前任的国子监祭酒是徐阶,徐阶高升礼部尚书后,现任的国子监祭酒走了严嵩的后门,才得以任国子监祭酒。因此,国子监祭酒对于严嵩的外甥,分外热情。

    本次释菜礼,本来状元朱平安应该是理所应当的主角,不过此次释菜礼,欧阳子士却成了主角。

    虽说每次朱平安站在众人前。但是主角却是被国子监祭酒诸多关照的欧阳子士,欧阳子士也时不时的在朱平安面前秀秀优越感。

    在去孔庙路上的时候。天空中的细雨朦朦,渐渐有了变大的趋势。

    国子监的几位官员走在前面带路。其余的新晋进士跟在后面。国子监的祭酒及司业监丞三人走在后面,与欧阳子士等人边走边说话,对欧阳子士诸多照顾。

    朱平安和张四维及王世贞三人走在一起,现在还没有到孔庙,倒也不需要排序,等到了孔庙就要排队严守礼节了。

    “这雨有些大了呢?”欧阳子士走着走着说了一嘴,然后目光便有意无意看着走在前面的朱平安腋下的那把雨伞。

    欧阳子士的眼神,国子监祭酒都看在了眼里,欧阳子士是严阁老的外甥,而且国子监祭酒还听说严阁老有意将女儿嫁给欧阳子士,现在对欧阳子士示好,也就是对严阁老示好,自己以后还能不能将品级提一提,就看严阁老的态度了。

    “咳咳,那个平安是吧?”国子监祭酒行至朱平安身边,问了一句。

    “见过祭酒,学生正是朱平安。”朱平安拱手行礼。

    “恩,好,你那雨伞可是不用?”国子监祭酒又问了一句,“欧阳子士身体不适,禁不得雨水。”

    朱平安听了国子监祭酒的话,便笑了笑,然后双手将夹在怀里的雨伞送到了国子监祭酒。

    这么屁大点雨连衣服都打不湿,你也禁不得?身体不适?我看你面色红润的很!在朱平安身边的张四维和王世贞面有不甘,看向后面的欧阳子士的目光都有些异样,隐隐的替朱平安鸣不平。

    “咳咳,这怎么好意思呢,那子厚岂不是要淋雨了?”欧阳子士很做作的接过国子监祭酒递来的雨伞,看着朱平安故意推辞的说道。

    仿佛朱平安不点头,他就不接着似的。

    然后,国子监祭酒将目光转向朱平安,隐隐的透着压力。

    “这点雨对我无妨,伞便送你了。”朱平安很爽快的劝慰欧阳子士道。

    闻言,国子监祭酒满意的摸了摸胡须,欧阳子士也就半推半就的接过了雨伞,然后打开举在了头上,顾盼间带着得意。

    张四维和王世贞不解,为何朱平安这么爽快的将雨伞送给欧阳子士,不过当朱平安说出一句话的时候,两人便笑了。

    因为朱平安说的话是:“他若不举,便是晴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