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八十九章 彘儿再也不势单力薄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下河村东头人潮涌动,朱平安中状元的消息像是催化剂,沸腾了人山人海。WwW.XsHuotXT.com

    朱平安家老邻居李大爷又一次坐上了自家房顶,将朱平安家院子里的大阵势看得一清二楚,再看看在朱平安家外面又是爬树又是垫脚的人群,李大爷老脸满是骄傲,谁能跟我比,不用费劲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不过李大爷家的那只大肥狗就不一样了,前两天嗓子才好,刚会叫了才一天,今儿那么多陌生人从家门口经过,大肥狗扯着嗓子叫了一阵,因为陌生人人来人往太多,导致大肥狗叫着叫着又给累的叫不动了。

    “大家都辛苦了,快喝点水歇歇。”

    陈氏叮嘱完木匠李大黑,就热情的招呼报喜的人坐下喝茶歇歇。按照以前朱平安中秀才、举人、会元时的报喜来看,这些报喜人报完喜,领了赏钱,基本上都是歇歇吃顿喜酒再走人了。

    “夫人还请稍等。”

    出乎陈氏意料的是报喜的差役却并没有急着坐下,反而像是还有什么差事似的。

    “别客气,坐啊都。”陈氏还以为这些差役客气呢,便又热情的招呼起来,陈氏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儿子中了状元,陈氏的心情好的不能再好了,所以说话时脸上的笑容都掩不住。

    不过,出乎陈氏意料的一幕出现了,陈氏这边才客气完,然后出现在她眼前的一幕,就让她忍不住惊讶的张大了嘴。

    扑通,扑通

    在陈氏面前的这些差役全都朝着她跪下了,一个接一下,让陈氏没有一点防备。

    “你们这是干啥呀,起来呀......”陈氏惊讶的眼睛都睁大了。

    “圣旨到......”

    就在陈氏惊讶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字正腔圆的圣旨到。

    陈氏惊讶的转身,就看到自己刚才塞红包的那个衣着料子讲究的人,手里正缓缓打开一卷明黄的卷轴。

    其实刚刚在陈氏热情的招呼差役坐的时候。这人便站出来了,拿出了明黄的卷轴。差役看到站出来的这人,再看看卷轴,知情的他们便毫不犹豫的下跪了。

    县太爷都飞快的跪下了,院子里外围观的群众哪还敢站着,全都黑压压跪下了,隔离的李大爷也咣当一声毫不犹豫的跪在了房顶上,树上的哥们也都艰难的跪在了树杈上,甚至李大爷家的那只大肥狗都不知道被谁按着前腿跪下了......

    此刻站着的也就只有两人了,一个是手持圣旨宣读的府尊大人。剩下的一个就是陈氏了。

    圣旨到了,快点跪下,先前跪下的朱父拽了拽陈氏的衣服,然后陈氏才后知后觉的跪下了。

    圣旨?

    下河村的人们全都惊呆了,竟然是圣旨?列祖列宗显灵灵了,这可是下河村有史以来,见到的第一封圣旨,这以后可有的跟人们吹嘘的资本了。

    朱平安中状元不是已经报喜了吗,怎么还有圣旨?这圣旨是干什么的?

    人们的好奇心,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府尊站在那手持圣旨,开始宣布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跪在角落里的朱平俊听了圣旨的开头便用胳膊撞了下同样跪在角落里的父亲李守仁。疑惑的开口道,“爹,不都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吗?”

    “什么皇帝诏曰,一直都是皇帝制曰?以后少看那些有的没的的书!”大伯朱守仁闻言,摆着脸教训了朱平俊一顿,认为朱平俊是话本开多了。

    羡慕嫉妒恨,此刻大伯朱守仁心情非常沮丧,正愁没地发泄呢。朱平俊都赶上了,大伯不好好喷一顿才怪呢。当然也是等到圣旨宣布结束后。

    府尊念完开口,便又继续往下宣读:“朱平安之母陈氏善积于身。贤良淑德,教子有方,敕命朱平安之母陈氏为安人。”

    嗡嗡嗡......

    听到这,院子里瞬间响起了一阵嗡嗡声,圣旨竟然是给陈氏的?皇上都认识陈氏?朱家二小平安郎也太厉害了吧?朱家院子里外的村民全都惊呆了。

    角落里跪着的大伯朱守仁此刻惊诧的下巴都要掉了,太不可思议了,彘儿竟然给陈氏讨来了诰命夫人封号?!

    “接旨吧,朱陈氏......”府尊大人宣读完圣旨,便对陈氏说道。

    “安人是啥?”陈氏接过圣旨,一脸茫然的问道。

    “安人是一种敕封,令郎高中状元,陛下的加赏。”府尊大人解释道,然后看陈氏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便微微笑了笑,“简单来说,这就是大家常说的诰命夫人,安人是六品。”

    “诰命夫人......六品......”陈氏闻言,眉毛上扬的都快飞起来了,内心的激动都快忍不住了。彘儿走前说要给自己挣个诰命回来,自己还当彘儿哄我呢,没想到这诰命夫人还真被彘儿给挣回来了。

    得意什么啊,看着眉飞色舞的陈氏,朱老太太还有大伯母酸的牙都快掉了。

    我儿子真牛!说给我挣诰命就挣来了!某些人,后悔了吧。

    陈氏扬起头,扫过了朱老爷子、朱老太太以及大伯大伯母他们,得意儿的都快上天了。

    “木匠,给我做个更好的表框,要雕花......”陈氏挥着手里的圣旨,再次叫住了村里做木匠的李大黑。

    “恭喜安人,贺喜安人。”县令走过来拱着手向陈氏道喜。

    “青天大老爷......”虽说陈氏现在春风得意,不过见到了县太爷,尊卑等级思想下,陈氏还是下意识的要跪拜。

    “不敢,不敢,安人切莫折煞了下官。安人是六品,下官不过七品,只有下官见过安人的,哪有安人拜下官的。”县太爷赶紧的虚扶了陈氏一把,擦了擦额头上莫须有的汗。

    县太爷的这一番行为,让陈氏更是要飘起来了。

    县太爷紧接着又给陈氏还有朱父他们介绍了宣读圣旨的府尊大人,朱父和陈氏以礼拜过,府尊大人对朱平安称赞不已,让陈氏更是飘飘然。

    府尊大人和县尊大人政务繁多,不能久待,很快就离去了,不过报喜的差役还是有十几人留了下来。

    农家腊酒,山珍野味,很快便在邻村司务长的手下一盘盘的端上了餐桌,朱平安家的门外摆了好几十桌,报喜的差役还有看热闹的村民全都坐在了桌上,热闹的吃喝了起来。

    “这安人啊,可是六品,实打实的,你们也见了那县太爷都给我行礼呢......”

    “我这啊,往后,每天啥也不干,每个月都有十石俸禄呢......”

    陈氏明显是压着声音说的,可是朱父隔了两个桌背对着陈氏,也能听得清楚,甚至可以想象出陈氏现在眉飞色舞的模样,于是朱父微黑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我也是六品了,彘儿再也不势单力薄了......”

    等到大家都吃喝完了,陆续散去,陈氏对最后走的大伯朱守仁悠悠的说了一句,意思很清楚,就是针对喜报来之前朱守仁说的话。

    大伯朱守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