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大伯的盘算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车马离去,人西望,至今犹忆一百两。▼  ◆文●▲w`w、w-.、r`a、n、wen.org

    大伯等人看着门口久久不能回神,那可是一百两银子啊,老二家的这个败家娘们说推出去就推出去了!你不要,可以给我啊!好累,感觉心都在滴血。

    不过,很快大伯还有大伯母的眼神就更加坚定了!

    科举如此有钱途!

    这次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大伯朱守仁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利用好朱平安中会元这件事,前些天大伯朱守仁虽然没有来朱平安家可是在老宅也是关注着66续续前来拜访的人,等看到县太爷还有安庆府有头有脸的人都有露面后,大伯朱守仁心里便热了。

    天赐良机啊!

    既然借着朱平安中会元的东风,老二家能跟接触到县太爷还有安庆府的其他有头脸的大佬,那干嘛不好好利用呢。

    这童生试可是又快开始了,如果让老二劝说朱平安致一封书信给安庆府,那自己的秀才功名岂不是唾手可得?!

    另外可是听说,提学官赵文华大人对朱平安欣赏有加,曾经还想捉婿榜下,如果朱平安能跟提学官赵大人打声招呼,呵呵,至少秀才是没跑了,而且说不定举人功名都是大大有机会!

    只是自己的侄子朱平安看着憨厚,其实聪慧如妖,自己还没在他手上讨过好处呢。

    其实,即便老二他们给朱平安书信,朱平安也不一定能按书信做。

    更为稳妥的方法是,借着老二家作为朱平安父母的名头,自己也是朱平安大伯,如果能让老二家带着自己去拜访下县太爷还有安庆府的大佬,相信定然不虚此行。

    想到这,大伯朱守仁看向朱父的眼神都绿了。

    呃

    大哥这是怎么了?

    朱父注意到朱守仁的目光时,茫然不已。

    “二弟,二弟妹,近期我一直在家文温书。未曾得空。今日一得知彘儿中会元的消息,心中狂喜不已,便坐不住了,呵呵。这是我们朱家的荣耀啊。二弟,二弟妹教养彘儿有方啊。”大伯朱守仁摸了摸下巴的胡须,点了点头,笑着跟朱父还有陈氏说道。

    什么一直在家温书啊!你都在家温书了二三十年了!温书,温书。还不是为了偷清闲,躲避干活啊。另外你说今日才得知彘儿中会元的消息?骗谁啊,都不止一次看到你在老宅房顶往这看了!

    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是陈氏对于大伯朱守仁这么虚伪的话,还是侧目不已,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都是彘儿自己争气,我们没管啥。”朱父摇了摇头,很实诚的坦诚道。

    “二弟谦虚什么,大哥又不是眼瞎的,就是咱朱家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也是看在眼中。彘儿一步步能有今天,你和二弟妹功不可没。”大伯朱守仁再接再厉,颇为真诚的说道。

    在大伯朱守仁这么诚恳的言语下,朱父被日头晒黑的脸上也忍不住浮现了笑容。

    大伯朱守仁将朱父的表情收入眼中,然后又是一轮又一轮的言语攻势,在朱老爷子和朱老太太以及大伯母穿插的话下,直接将朱父说的脸上的笑容都止不住了,陈氏还好,但是眼角却也是笑容掩不住。

    “二弟,听闻前些时日县尊来了咱家。另外府尊还遣人来,可有此事?”

    时机成熟,大伯朱守仁便将此行的目的,由浅及深引导着说了出来。

    “是啊。当时来时,我紧张的都不知道手往往哪放。”朱父很实诚的点头,然后还把自己当时紧张的糗事也说了出来。

    陈氏闻言翻了一个白眼。

    “二弟未曾见过这种阵仗,倒也情有可原。不过,彘儿这般有出息,以后二弟习惯了就不用担心露怯了。”大伯朱守仁笑了笑。安慰了下朱父。

    朱父憨厚的点了点头,听到说自己儿子有出息,陈氏也是面有喜色。

    “不过,二弟这话倒是提醒我了。彘儿这官会越做越大,咱们家里也不能给彘儿弱了颜面。”大伯朱守仁眼神微微闪了闪,很为朱父考虑的开口道。

    “是啊。”朱父点了点头。

    大伯朱守仁心中一喜,热络的看着朱父道,“二弟依我看,不如我们择日去县尊、府尊等人出拜访一二。一来县尊、府尊他们降尊纡贵前来咱朱家拜访,于情于礼我们都该去县尊、府尊他们处回访;二来,二弟也好见见世面,开开眼界,将来彘儿官做得大了,咱们朱家也不会弱了彘儿的颜面。”

    “这个......”朱父有些犹豫不决,不过看上去有些心动了。

    “二弟还有何犹豫的!”大伯趁势推波。

    “守义也该去见见世面了。”朱老爷子也话了。

    听到了朱老爷子话,朱父正要点头,却被陈氏悄悄的在桌下用力的掐了一下,将朱父差点脱口而出答应的话,一下子掐到了肚子里。

    “咱平民老百姓一个的去人家当官的大老爷那干啥去,有这功夫还不如寻思着地里种点啥何时。咱靠自己手吃饭,不偷不抢,有啥丢人不丢人的。”陈氏用力的瞪了一眼朱父。

    “弟妹,话不能这么说。”

    大伯朱守仁又开口劝说。但是不论大伯朱守仁怎么劝说,陈氏都是不松口,朱父在陈氏的一掐两掐下,也没有敢表态。

    “行了,二弟妹,一家人也不说两家话。咱们这去县尊府尊那拜访,礼金礼品啊,我们出了。”大伯母见陈氏滴水不进,不由急着开口了,说时还一脸的让你们家占便宜了的表情。

    陈氏闻言,狐疑的看向大伯母,然后又在大伯朱守仁脸上扫了一圈,心里面更是怀疑了。要知道,大伯母是个不拔毛的铁公鸡,竟然愿意出礼品,要是说这里面没有什么,陈氏怎么也不相信。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大伯朱守仁一脸无语看了大伯母一眼,真想说一句,你奏开!

    在这种情况下,大伯朱守仁也只好将目的道了出来:“童生试也快开始了,此去县尊、府尊处拜访,也是我和俊儿的机会。听说提学官对彘儿也多有欣赏,此可谓是我朱家列祖列宗对我朱家的眷顾,天赐良机啊。况且官场险恶,彘儿一人势单力薄,若是我和俊儿帮扶一二,岂不更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