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八十五章 当大伯母遇到陈氏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老二家这宅子可真气派啊。”

    走到朱平安家门口时,大伯朱守仁看着占地极阔的红砖绿瓦大宅门,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大伯朱守仁已经好些时日没有来朱平安家了,前些时日朱平安家将宅子重新又翻修了一下,比村里头一号的地主家还要好很多,乍见之下,不由感叹不已。

    “二弟,咱爹娘来看你们了。”

    没有敲门,大伯朱守仁在门外喊了一声,便率先推门而入了,随后朱老爷子和朱老太太紧随而入,然后是大伯母她们也跟着鱼贯而入,最后是三叔一家。

    此时母亲陈氏正在跟儿媳妇娟儿在院子里摆放的长桌上裁剪绸布,正准备趁着农闲给朱平安赶做两身衣裳。这绸布都是前些时日那些来拜访的人留下的,陈氏拣了几匹料子摸着舒适的留出来给朱平安做衣服。

    朱父正在院子水井旁磨锄头,家里地多了,农具也用的多,干活前一一磨好也是一件费时的差事,不过朱父喜欢做。

    大哥朱平川接了朱父的班,在镇上跟村里之间来回赶牛车呢,所以不在家。

    听到大伯朱守仁的声音,在院子里忙活的三人抬起头,有些错愕的看着朱家老宅的人全都到齐了。

    “爹,娘,大哥你们来了。”朱父放下手里的活计,迎了过来。

    “爹,娘。”陈氏停下手中的剪子,喊了一声。

    “祖父,祖母你们坐啊,我去给你们倒茶去。”朱平俊媳妇儿娟儿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去了屋里搬了椅子凳子,然后又去端茶倒水。

    “咳咳。嗯。”大伯咳嗽了一声,点了点头。

    “呀,二嫂。这是上好的绸缎吧,呀呀呀。瞧这颜色可真好看啊。”小四婶瞅见铺在院子桌上的绸缎,眼睛都绿的放光了,嗷一嗓子,一个箭步便冲到了陈氏跟前,手也忍不住的放到了绸缎上摸了起来。

    “呀,瞧这颜色多亮,呀,咋这么轻薄呢。这手感柔软可真是舒服啊。咱家养过蚕,可是还真没摸过绸缎呢。二嫂,你可真有福气。”

    小四婶手摸着绸缎,时不时的嗷一嗓子,手都不舍得松开。

    朱平俊家媳妇儿眯着一只眼睛,嫌弃的看着小四婶,不屑的扁了扁嘴。

    “这颜色太素了,是给彘儿的。我屋里还有半匹,你要是看着颜色喜欢就拿去吧。当然,爹娘还有大嫂二弟妹也都一样。”听了小四婶夸自己有福气。陈氏脸上有了笑容,本来就准备给老宅些布匹,这会便也就接着机会做个好人。

    大伯母惯是要强的。尤其是在陈氏面前,这会见陈氏露了脸,她也不甘示弱。

    端起周身气派,大伯母也走到了陈氏跟前,装作看绸缎,却是手故意撩了撩耳根的发丝,将耳朵上戴着的一对金耳坠显摆了出来,还故意的在陈氏面前晃了晃。

    “这天儿热了,头发闷的耳朵怪难受的。”大伯母一边撩着耳根的发丝。一边晃着金耳坠在陈氏面前说道。

    陈氏看了大伯母的金耳坠一眼,面色有些怪。

    大伯母见状。以为陈氏羡慕,愈发的晃得起劲了。

    “可不是啊。这天儿愈发的热了呢,这才干了一会活,这手就热了呢。”

    陈氏说着,便撸了一下袖子,然后一个金手镯明晃晃的出现在了大伯母面前,差点没晃花大伯母的眼睛。

    大伯母......

    “哦,这个呀,这是守义非要买,我说不过他......”陈氏好像才发现大伯母的眼神似的,惊呼了一声,将袖子又放了下来。

    朱父闻言抬头看了过来,陈氏立马用力的瞪了朱父一眼,然后朱父便又低下了头。

    哪是我非要买啊,是你非要买好吧。

    如果是现代的话,朱父估计会用这么一个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能说的表情,当时陈氏跟着朱父去镇上看铺子,就看见了这么一个镯子,只看了一眼,陈氏就走不动路了。

    其实这镯子是银的,外面就渡了一层金,朱父觉的一个镯子都要三两多银子,不值得,不过陈氏喜欢,河东狮吼之下,朱父也就只能花钱买了。

    大伯母......

    大伯母这边遇到挫折,朱平俊媳妇儿便出头了,说了些什么她们娘家有多少这种绸缎啦,穿不完都生虫子啦,还有她们家有个铺子是卖绸缎的啦之类的。

    然后大伯母这边便又眉飞色舞起来了,伸出手比了两根手指头,“是啊,是啊,你不知道俊媳妇儿她们家那铺子,一年毛利都得这个数呢。”

    意思是两百两银子,说完大伯母便觉的自己再次占据了上风。

    就在这时院子里又来人了,外面有马车的声音,然后进来了一个大老爷模样的人,后面跟着管事还有小厮丫头。

    见礼之后,便说明了来意,这是一个隔壁的隔壁镇上的官绅,特意来拜访朱平安的,当然他也知道朱平安不在。寒暄了片刻后,便送来了一个礼单,然后吩咐管事和小厮丫头将礼物从马车上搬下来。

    不说车上搬下来的礼盒等物,单说着礼单的头一条礼金一百两银子,便让代为念礼单的大伯朱守仁咂舌不已。

    一百两?

    这还是白送的,闻言,大伯母看着陈氏,瞬间眼红的跟兔子似的,眼馋的不要不要的。

    光着一此拜访,光银子就送一百两,那前段时间车马往来,每天都有一二十辆马车拜访,那得多少钱啊。怪不得都要读书啊,怪不得他爹总说书里自有黄金屋啊,原来还真有。

    想一想,大伯母眼睛更红了,至于刚才说的什么俊媳妇铺子一年收入两百两什么的,这会跟这比都算是九牛一毛了。

    大伯母想一想自己刚才显摆的,这一刻脸都红了,当然更红的还是眼睛。

    至于小四婶,这一会若不是小四叔眼疾手快拉住了,否则定然早就扑到礼物那嗷嗷叫着化身机场安检员了。

    就在大伯母眼红的时候,陈氏心里更难受。

    “不要,不要,我们不收礼,银子不要,贵重的都不要,多少银子都不要。”

    陈氏表情跟割肉似的,歪着头故意不看从马车上搬下来的各种名贵礼物,一只手向着来人用力的摇着,坚定的拒绝道。

    当然,另一手却用力的掐着一旁朱父胳膊上的肉。

    天知道,陈氏拒绝起来,内心是多么不容易的,心里是多么的痛苦,比割肉还痛。

    呃

    当然,朱父应该是知道的,胳膊都快被陈氏掐青了。

    陈氏的想法很简单,儿子说过收礼对他将来不好,那就不收。虽然心里是多么的,但是为了儿子,坚决不收。

    “什么?”

    大伯朱守仁闻言差点没把手里的礼单撕了,更不用说大伯母还有小四婶了,那副吃惊的表情,比遇见鬼时要吃惊一百倍。

    最终在陈氏和朱父的坚持下,礼单上的贵重礼物全都让来人重新带了回去,只留下了一些吃食等不是很值钱的东西,还有一匹布,这还是来人坚持的结果。

    不然以陈氏的意思,估计只留下一盒糕点意思一下就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