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三月下河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三月下河,晴空如洗,飘着几朵白云,白云下一片杏林正抽新芽,微风吹过,一地杏花雨。

    下河村的这片杏林已经有上百年的年头了,杏林中央是一棵斜卧老杏树,龟裂的树皮就像是它的皱纹。

    村里面几个穿着开裆裤的熊孩子正骑在老杏树七绕八拐的枝干上做游戏,一个熊孩子被一块布蒙着眼睛,却是勇敢的顺着树干左爬右摸,张牙舞爪的大呼小叫。枝干上其他的熊孩子噤若寒蝉,紧紧的抱着树干嘘着那蒙着眼的熊孩子,大气也不敢喘。当蒙着眼的熊孩子快摸到一个熊孩子的时候,远处的有个熊孩子便故意晃了下手边的树枝,将蒙眼的熊孩子引到一边。然后,那个差点被捉住的熊孩子便感动的向那伸出援手的熊孩子用力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差点被捉住的熊孩子以为躲过一劫的时候,那个被引开的蒙眼熊孩子却又杀了个回马枪,趁其不备一下子抓住了他。

    “哈哈哈,被我捉住了吧。”蒙眼的熊孩子呲着牙笑了起来,一手将蒙眼布扯了下来。

    “小小彘,骗子,你肯定是将布掀开偷看了!”被捉住的熊孩子不服。

    “拉倒吧,你都多半年没洗澡了吧,身上都臭了,不用看,只要一闻就知道你在哪!”那个叫小小彘的熊孩子扯下蒙眼布,撇了撇嘴。

    “快点,该你捉啦!”小小彘将蒙眼布丢给那个熊孩子,连声催促道。

    那熊孩子接到布却不戴上,而是指着小小彘身后,小声提醒道:“小小彘快跑,快跑,你姐姐来了。╪╪┢╪.〔[。《﹝”

    “少来,该你了,别说我姐姐来了,就是”小小彘不以为意,挥着胖爪子拍着胸脯说。

    “就是什么?”一个少女的声音从树下传来。

    听到声音。小小彘吓了一跳,脚下没踩稳,便掉了下来。树下的少女赶紧接住,还差点被冲劲带倒。不由翻了一个白眼将熊孩子按到地上打了两下屁股。

    “玉姐姐,疼,你再打我,小心我告诉娘,看娘不打你!”熊孩子被打屁股。不由嗷嗷叫了起来。

    “你还敢告黑状,看我不打你,娘给你起小名就是让你向安哥哥学习呢,你倒好,净给彘哥哥抹黑!”少女听到熊孩子威胁,不由又用力往熊孩子屁股上打了两巴掌。

    “才没有抹黑,二伯母说彘哥哥小时候就爱玩摸树猴!”熊孩子嗷嗷叫。

    “你还不认错,好,这次去二伯家就不带你了!”少女做势起身。

    去二伯家?

    熊孩子闻言就蹦起来了,别提有多兴奋了。

    “去去去。玉姐姐我错了。╪╪┝┢┢┞.(《。〔”熊孩子那还敢顶嘴啊,老实的不行,屁颠屁颠的去追少女去了。

    “小小彘,你去哪啊,一起玩啊。”树上的熊孩子大声喊。

    “我要去我二伯家了,我二伯家就是我彘哥哥家,哈哈哈,你们知道我彘哥哥是谁吗?我彘哥哥可是大明会元朱平安!”

    熊孩子说到大明会元朱平安的时候,故意的一挺胸,小胖手还应景的掐着肥腰。骄傲的跟要上天似的。

    然后,树上的熊孩子便送上了羡慕的目光。

    虽然大家都知道小小彘的彘哥哥是朱平安,可是每次小小彘这么说的时候,他们还是羡慕的不行不行的。

    “姐姐。姐姐,彘哥哥小时候总给你好吃的吗?”熊孩子颠颠儿的追上少女,胖爪子抓着少女的裙摆抬着小胖脸问道。

    “那当然啦,彘哥哥对我最好啦,小时候祖母做的炒鸡蛋,彘哥哥每每都让给我吃呢。”少女牵着熊孩子的手。撅着小嘴,一脸小女儿状。

    嗷嗷嗷

    闻言,把熊孩子羡慕的不行,彘哥哥给的炒鸡蛋,肯定是天下最好吃的炒鸡蛋,然后想着想着口水就流下来了。

    少女牵着熊孩子一步步的往村里走,快到老宅的时候熊孩子眼尖的现在老宅外准备出的除了自己一家外,还有祖父祖母,还有大伯一家,小四叔一家。

    然后,熊孩子就撇了撇嘴一脸的嫌弃,小声拉着少女问,“姐姐,姐姐,怎么大伯一家也去啊?”

    尽管都是住在老宅,可是熊孩子一点也不喜欢大伯一家,大伯好假,大伯母总觉自己高人一等,尤其是俊哥的新媳妇儿最不喜欢了,一只眼睛还总挑事儿不消停!

    “是大伯要去的,不知道安什么心呢。”少女也是不高兴,小声的拉了拉熊孩子,“待会去了二伯家,可别光顾着吃,要帮二伯母看着点。”

    “嗯嗯,放心吧姐姐。”熊孩子用力的拍了拍胸膛,做出了小男子汉的架势。

    “哎呀,怎么这么大味儿啊?四弟这是去哪野去了?三婶你怎么也不管管,老这么下去可不行,在泥土里滚来滚去,将来有什么出息。在我们家那边,这么大都请了西席了。”

    随着少女牵着熊孩子走近,老宅门口那位带着眼罩,穿的一身新衣,涂脂抹粉的新媳打扮的女人便捂着小嘴,挑起了眉,嫌弃的开口道。

    三婶看了这新媳妇一眼,没有做声,不过一边的熊孩子可不干了。

    “话真多!”

    熊孩子撇了撇嘴,翻了一个白眼。

    “你”涂脂抹粉的女人气的够呛。

    “你什么你,四弟说的那不对了,你话咋这么多呢?”朱平俊一身吊儿郎当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瞥了一眼自家这个独眼的婆娘,一脸的不爽。

    “瞎说什么呢,这是你媳妇儿!”

    大伯母见朱平俊对儿媳说话这么呛,不由的上去轻轻的打了朱平俊肩膀一巴掌。这个儿媳妇可是棵摇钱树,自己还想着多从儿媳妇这沾点好处呢。

    “咯咯俊哥儿媳妇眼神真好”小四婶用手帕遮住小嘴,一双细眼上下打量着大伯一家,抿嘴娇笑不已。

    “咯咯我当然眼神好了,还能看出四婶儿才是有福之人,这小孩子满地跑,多闹心啊。四婶就不用担心了,咯咯我这还指不定是不是个淘气货呢。”俊哥媳妇儿扭头看了小四婶儿一眼,捂着小嘴也跟着笑了起来,另一手还故意的摸了摸她压根还没显怀的肚子。

    “你”小四婶最讨厌别人拿孩子说事了,脸都气歪了。

    “好了,都别吵了。锱铢必较,有辱斯文。彘儿中了会元,这是咱全家人的大喜事儿,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别提了,彘儿中会元这么多天了,咱们也该去二弟家好好恭喜热闹一下了,是吧爹?”大伯朱守仁穿着崭新的藏青色茧绸直缀,带着四方平定巾,看上去气度不凡。

    “嗯。”朱老爷子手里拎着一个烟袋,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朱老爷子手里的烟袋是崭新的,是前几天朱父从集市上特意买来孝敬朱老爷子的。

    朱老爷子点头,事就定了,老宅一大家人便浩浩荡荡的往朱平安家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