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八十三章 错愕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WwW.XsHuotXT.com

    自古帝王皆有这种疑心病,明太祖朱元璋为了酣睡便成立监察百官天下臣民的特务机构--锦衣卫,掌管刑狱,赋予巡察缉捕之权,下设镇抚司,从事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历代明帝继承元璋大帝衣钵的同时,也都继承了锦衣卫这一特务机构,使之成为了超越司法机关的独立部门。

    锦衣卫是令天下闻风丧胆的部门,锦衣卫大狱更是令人闻之色变,深夜可止婴啼。

    此刻沈炼正处于锦衣卫大狱之中,因为嘉靖帝一句“择日明正典刑”,沈炼便被判为了死囚,即便是有锦衣卫大佬陆炳的维护也不能避免沈炼被投入死牢的待遇。

    锦衣卫死牢是和其他牢狱分离的,层层设防,最外围是用粗铁丝织成的铁网,鸟雀不能飞,贴网上还悬挂着铃铛,任何风吹草动铃铛便会鸣响示警。

    死牢的大门时两层的,最外面一层用铜铁浇铸而成,上面还雕刻了一尊古兽狴犴,青面镣牙,狰狞可怖。狴犴乍看有些像是虎头,所以人们又将锦衣卫死牢称为锦衣虎牢。

    锦衣虎牢的二层门距离第一层门3米,几乎也就意味着锦衣虎牢的围墙接近三米宽!锦衣虎牢的围墙铸造很有技术,三米宽的围墙是夹层的,中间是用沙子填充的,若是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的肖申克是被关在锦衣虎牢中,那他就别想救赎了!

    挖墙凿洞?

    呵呵,锦衣虎牢夹层中的流沙会埋死你的!

    锦衣虎牢之中光线黑暗,大约处于地下,因为陆炳关照的缘故,沈炼被关在死牢之中环境最为好的一个牢房,也仅仅是有两束阳光斜射进来而已。

    死牢,死牢,活着进来,死着出去。被关在锦衣卫死牢之中的囚犯。无不是一个个面若死灰,目光呆滞,了无生机。

    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刚进来的沈炼。

    在微弱的光线下。沈炼趴在了发霉的稻草铺就的地上,即便是臀部皮开肉绽,沈炼也是笑着的。

    “纯甫......何必呢......”陆炳坐在牢房满是泥垢的凳子上,看着狼狈不已的沈炼,幽幽的叹息道。

    “自古以来。历代以来铲除奸邪,无不流血而成者。今国贼严嵩当道,蒙蔽圣听,民不聊生,今尚未有闻因除贼嵩而流血牺牲者,此嵩贼之所未除也。自古除贼无不流血,有之,请自沈炼始。”

    沈炼额头破血,鬓发散乱,臀部皮开肉绽。此刻却是一脸的正义凛然,无所畏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纯甫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陆炳摇了摇头,面色沉重道,“严嵩父子把持朝纲,根深蒂固,你这是无谓的牺牲。”

    “何谓无谓,我之鲜血必能警醒有心之人。诚然与嵩贼相比,我沈炼不过是个蝼蚁。然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嵩贼父子根深蒂固却也挡不住茫茫蝼蚁。”

    “今日我沈炼便做这第一个溃堤之蚁!”

    沈炼面不改色,视死如归,即便是知道自己被天子判了死刑。可是在说这些话时也是眉飞色舞,唾沫横飞!一点也不像将死之人。

    “死事易尔,可是纯甫有无想过,你死了,你的妻儿父母怎么办?”陆炳看着视死如归的沈炼摇了摇头,将沈炼忽略的地方指了出来。

    沈炼是陆炳非常看重的。无论是性格还是能力,都是陆炳所非常欣赏的。虽为上级,但也亦为知己。现在沈炼这般,陆炳心情极为复杂,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沈炼走进死地狱。哪怕是根稻草,陆炳也想丢下去,将沈炼从地狱拉出来。

    可是,陆炳虽然贵为锦衣卫指挥使,可是面对甚得圣眷的严嵩,却也是忌惮不已,有些力不从心。

    想着劝劝沈炼,沈炼如果肯低头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有着数十年锦衣卫生涯的陆炳洞察人心,知道在坚强的人心中也有软肋,其中父母妻儿便是绝大多数人的软肋。

    这一次,陆炳用父母妻儿不是为了威胁,而是为了救人。

    这是陆炳生涯中,唯一的一次例外。

    果然

    一直淡定从容,视死如归的沈炼,听了陆炳的这一句问话后,表情便如玻璃出现了一丝裂纹一样,有了松动。

    “哎,我对不起她们啊!”沈炼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铁石一样的汉子眸子里浮现了一层水雾。

    陆炳看到有戏,正要再接再厉,可是却听到沈炼接着说道,“家国天下,儿女私情,孰轻孰重?沈炼虽非草木,可是却也只能狠心辜负了妻儿。”

    “纯甫......”陆炳忍不住又开口道。

    “大人切莫再劝沈炼了,我心已决,还请大人看在沈某的面子上能照佛下我的妻儿。”沈炼向着陆炳艰难的拱了拱手,拜托道。

    “唉,纯甫放心,只要我陆炳在,就不会让人伤到她们。”陆炳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向沈炼下了保证。

    “如此,我便放心了。”沈炼笑了笑,似乎放下了心中的包袱。

    “纯甫你再想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陆炳还是不忍。

    “我能等,可是大明不能等,大明的百姓不能等!”沈炼坚定的摇了摇头。

    “你......”陆炳苦涩不已。

    “只是可惜我沈炼不能看到贼嵩倒台的那一天,哎,我死后,还烦请大人将我之头颅面朝金銮,生不能看,死后我定要看着贼嵩倒台!”

    沈炼叹息了一声,继而向着陆炳说了心愿。

    陆炳此刻内心复杂不已,这是自己非常欣赏的心腹,也是难得的知己,可是自己却这么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

    看到是日如归的沈炼,陆炳心如刀绞。

    就在此时,忽听死牢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有人进来了。

    “放肆,我不是说过无我命令,任何人不得打扰吗?”本来陆炳心里就不痛快,此刻听到脚步声更是怒火中烧,将满腔的烦躁之气准备一股脑的发到这个不懂事的手下身上。

    “大人息怒......”一个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告罪一声走了过来,向着陆炳跪地行礼。

    “宫里传来消息,陛下已着有司拟旨......”锦衣卫跪在地上向着陆炳回禀道。

    拟旨!

    不是说择日明正典刑嘛,怎么这么快就拟旨要问斩了?!陆炳有些错愕。

    “大人勿要担心,早流血便能早些警醒世人,快哉,快哉!”沈炼却是沉稳如故,大声的叫了一声。

    “陛下着有司拟旨,发配沈大人,谪佃保安。”锦衣卫跪在地上将探听来的消息,一口气说了出来。

    啊?

    什么?

    陆炳更是错愕。

    视死如归,迎接死亡的沈炼,也是第一次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你再说一遍!”陆炳有些不相信,让那锦衣卫再说一遍刚才的话。

    “陛下着有司拟旨,发配沈大人,谪佃保安!”锦衣卫再一次重复了一遍。

    错愕,然后是惊喜!陆炳看着沈炼,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实惊讶错愕的不仅仅是陆炳,才回到严府庆祝的严党一伙人喝的正酣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吃惊程度可是一点也不亚于陆炳!

    本来要处斩沈炼,怎么改为谪佃保安了?

    严嵩有一丝的担忧,立马吩咐严世蕃着人去打探消息,看看陛下为何改变主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