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八十二章 曲线救沈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天际大亮,温暖的阳光倾洒在碧波荡漾的太液池中,太液池中一艘小船载着朱平安缓缓靠近岸边。www/xshuotxt/com.(?。

    到岸后,朱平安下了船,站在太液池旁向撑船的宫女太监拱手道谢。

    嘉靖帝下朝后去了建在太液池中小岛上的广寒殿中,也就是在这里召见的朱平安。因为广寒殿建于湖心小岛,只有撑船才能通往殿中,所以朱平安才坐着这个小船过来拜见嘉靖帝。

    有一个小太监早早的就在广寒殿所在的这个湖心小岛岸边等着了,这个小太监对朱平安来说也算是熟人了,冯保冯公公。冯公公一脸笑意的和朱平安互相见礼,在引朱平安去广寒殿的路上,还小声的提醒朱平安,说是陛下今日心情不好,让朱平安面圣时小心些。

    其实不用冯保提醒,朱平安也知道嘉靖帝今日心情不好,毕竟是朱平安亲眼目睹嘉靖帝飙的。

    不过,冯保这是主动示好,朱平安可不会白白错过这次机会。

    “多谢冯公公提醒。”

    朱平安拱手道谢,然后不着痕迹的往冯保袖子里塞了张小额银票。冯保小声推辞了片刻,也就收下了。

    在冯保的引领下,朱平安进了广寒殿,冯保止步由另一位小太监将朱平安领入了嘉靖帝暂歇的宫殿内。╪.。嘉靖帝此时正盘坐在床上,呈打坐姿势,手里面还在看着沈炼所呈上来的奏折,脸有薄怒,宽大的龙袍有一大截垂在地上。

    “臣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朱平安在小太监领着进了大殿后,便跪地向坐在龙榻上的嘉靖帝行礼。

    “免礼,爱卿平身。”嘉靖帝点了点头,示意朱平安起身上前。大殿很大,嘉靖帝所在的龙塌距离朱平安所站的地方可是有些距离的,隔着这么大的距离说话,有些费劲。

    “谢陛下。”朱平安起身道谢。

    嘉靖帝的怒气此刻尚未平息。沈炼的上书让嘉靖帝怒意难消,只要想起沈炼上书的内容,嘉靖帝就气不打一处来。

    嘉靖帝弱冠之年便登基为第,要知道嘉靖帝当时只是地方封王的世子。正德皇帝去世后,文武大臣把持朝政,按照“兄终弟及”的原则将嘉靖帝招去继承皇位,以杨廷和为的文武大臣处处为难嘉靖帝,不过最后还是嘉靖帝技高一筹。完美的掌控了朝政,并且将大明治理的井井有条,因此嘉靖帝在心中常常自比文治武功冠绝历史,沾沾自喜。

    可是没想到沈炼上书,却将自己比作了汉献帝,在嘉靖眼中,这封奏折与其说是弹劾严嵩,倒不如说是羞辱自己,这让嘉靖帝如何能息怒。

    不过,嘉靖帝今日的处罚。却也是大大出乎朱平安意料的。═.[。

    廷杖,然后押入牢狱,择日明正典刑!

    明正典刑是什么意思?明是表明的意思;正是治罪的意思;典刑也就是法律的意思,明正典刑这四个字合起来的意思就是依照法律处以极刑。这个成语大都是用在处决犯人的公文或布告中。

    这是说当朝打完沈炼的廷杖,还要选一个良辰吉日,处决了沈炼!

    这跟朱平安自己所了解的历史是不符的,历史上嘉靖帝也不过是打了沈炼的廷杖将其配边关便了事了的,怎么现在却是要杀了沈炼呢?

    不管沈炼是冲动了些也好,不理智也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沈炼是一个好人。他的出点是好的,目的也是好的。

    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位好官亡命,朱平安是怎么也忍不住的。

    正好自己有这么一个面圣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才是。朱平安心中暗暗的想。

    “爱卿,缘何不近前来?”嘉靖帝看着朱平安愣在那,不由放下奏折沉声问道。

    这时朱平安才反应过来,刚才嘉靖帝的确是有示意自己上前说话,不过因为自己想着沈炼的事,有些走神了。怎么说。用什么借口呢,嘉靖帝可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尤其是他现在是带着怒气呢,如果自己回答不好,不仅以前在嘉靖帝这刷的好印象没有了,还可能会在嘉靖这留下坏印象。

    在这个封建皇权时代,皇帝的好恶可是关系着你的未来,不可不慎重。

    在这电光火石间,朱平安忽地瞥见了嘉靖帝垂在地上的龙袍,一则野史上流传的御医觐见嘉靖时的故事浮现在朱平安脑海中,那个御医看到嘉靖帝垂在地上的龙袍时说了一句话让嘉靖帝龙心大悦,这个故事是生在嘉靖末年,此时尚未生,不过场合却是蛮像的。

    对于别人不好说,但是对嘉靖这么神叨讲究的人确实极为适合。

    心中大定,朱平安镇定自若的向嘉靖帝行礼道:“陛下龙袍在地上,臣不敢近前。”

    陛下龙袍在地上,臣不敢近前。看似很简单的一句话,却是搔在了嘉靖帝心中的痒处。

    龙袍垂在地上,朱平安这么说出来,足见他对我的忠爱。在地上说明,自己是人;如果说在地下,那我不就是鬼了。嘉靖帝因为沈炼上书而起的怒气,在朱平安这一句话下消了两三分。

    地上,地下,一字之差,在嘉靖帝心中却是天差地别。

    嘉靖帝将垂在地上的龙袍用手拉起,放在龙榻上,示意朱平安近前回话。

    朱平安行礼后,走到嘉靖帝跟前。

    “你看看,有何看法?”

    嘉靖帝将手里的奏折轻轻的抛到朱平安手中,沉着声音问了一句。

    朱平安双手接过奏折,向嘉靖帝告了一声罪便认真的看了起来,当然这只是表面上仔细看,其实心里面却是在想着如何向嘉靖帝回话。嘉靖帝此刻先入为主,明显是迁怒与沈炼,如果自己替沈炼求情,甚至帮沈炼说话的话,不仅起不到救沈炼的作用,反而会加促了沈炼的悲剧,而且也会让嘉靖帝的怒火牵连到自己身上。

    “如何?”几分钟后,嘉靖帝双目直视朱平安问道。

    “恕臣直言,此奏,虚有其表耳。”朱平安拱手行礼,回禀道。

    “哦?”嘉靖帝目光闪烁,审视着朱平安。

    “重罪十条,仅凭言说,无物证,无人证,无佐证。故臣直言其虚有其表耳。”朱平安在嘉靖帝的审视下,沉着回禀。

    “嗯。”嘉靖闻言点了点头,脸上微微浮现了怒意,“此等小人不思报国,却搞这些个诬陷人的把戏,真是该死!”

    “陛下所言极是,不过臣观此奏,字里行间透着死意,臣猜测其家中大约早就备下了棺材,所图者以死求名耳。”

    末了,朱平安淡淡的说了一句,扑灭了嘉靖帝心中的怒火。沈炼这家伙想要以死求名,朕偏偏不满足他!(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