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八十一章 请诛贼嵩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臣有本奏。 ”

    这一声太过突然了,让众人都有些猝不及防,不论是嘉靖帝还是文武百官,都没有做好准备。

    竟然是沈炼!

    看到站出来上奏的这人,朱平安心头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朱平安知道历史上沈炼上书差不多也是这一两年的事,可是却没想到沈炼会在今天上书。本来还想匿名书信或者是其他方式提醒下沈炼的,可是没想到沈炼今天就上书了。

    呃

    该不会是沈炼那晚借着酒意硬灌了严世蕃酒后,回到家酒醒后有些懵,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对严世蕃做了这种事,想想严嵩父子的一贯报复秉性,然后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去写奏折硬钢一波了吧?

    其实,事实和朱平安猜测的差不多。

    不过,这次的灌酒只是一个导火索,沈炼早就有上书嘉靖帝,揭露严嵩父子真面目的意思了,刚好有这么一次灌酒事件,沈炼担心自己再不上书揭穿严嵩父子就没机会了,索性回家借着酒意就开始写上书材料,闭门谢客,一直潜心写了三天,修了又改,改了又修,呕心沥血,终于赶在上朝前将奏折写好了。

    沐浴焚香,安排好妻儿,给自己订了一口薄棺,沈炼便直奔朝堂而来。

    有些事儿总是要有人来做!

    沉默不能解决问题,每沉默一日,便是严贼的一日帮凶!

    既然列位臣工,俱都视而不见,见而不发,那便由我沈炼来做吧!

    “臣有本奏!”

    沈炼在一片惊讶中站了出来,慨然上奏,一片浩然正气充斥了整个朝堂。

    站在百官前排的陆炳对自己器重的这位下属的这声上奏,也是惊诧不已,不知沈炼为何没和自己提前打招呼,便要上书言事。虽然不知道沈炼要上书何事,可是心里面却隐隐的觉的有些不安。

    “汝要奏何事?”嘉靖帝居高临下看着沈炼。微眯着眼睛问道。

    “大学士嵩,祸国殃民之巨奸,臣请诛严嵩!”沈炼跪地将奏折上呈小黄门,然后昂着头指着严嵩,字字带血。

    沈炼一语落地,整个朝堂一片哗然,文武百官全都惊呆了。严嵩也是有些出乎意料。沈炼这芝麻小官,吃了豹子胆了。竟然敢说自己是祸国殃民巨奸!

    “汝可知罪从口出否?”嘉靖帝接过小黄门递来的奏折,看着沈炼问道。

    “臣知,然朝堂有奸,臣不得不言。”沈炼站定自若,大声回禀,“今贼嵩有十大罪,罪罪当诛!”

    “昨岁俺答犯顺,陛下奋扬神武,欲乘时北伐。此文武群臣所愿戮力者也。然制胜必先庙算,庙算必先为天下除奸邪,然后外寇可平。今大学士嵩,贪婪之性疾入膏肓,愚鄙之心顽于铁石。当主忧臣辱之时,不闻延访贤豪,咨询方略。惟与子世蕃规图自便。忠谋则多方沮之,谀谄则曲意引之。要贿鬻官,沽恩结客。朝廷赏一人,则曰:‘由我赏之’;罚一人,则曰:‘由我罚之’。人皆伺严氏之爱恶,而不知朝廷之恩威。尚忍言哉!姑举其罪之大者言之。纳将帅之贿,以启边陲之衅,一也。受诸王餽遗,每事阴为之地,二也。揽吏部之权,虽州县小吏亦皆货取,致官方大坏。三也。索抚按之岁例,致有司递相承奉,而闾阎之财日削,四也。阴制谏官,俾不敢直言,五也。妒贤嫉能,一忤其意,必致之死,六也。纵子受财,敛怨天下,七也。运财还家,月无虚日,致道途驿骚,八也。久居政府,擅宠害政,九也。不能协谋天讨,上贻君父忧,十也。”

    沈炼昂着头,指着严嵩,满腔怒火义愤填膺,一字一句将严嵩的十大罪状一一抖落出来。

    字字诛心,十条罪状,俱都直指严嵩所作所为。严嵩作为当事人在清楚不过了,这十条罪状除了个别牵强附会外,大部分都是事实。

    不过严嵩却一点也不担心,面不改色,泰然自若的看着沈炼,仿佛沈炼满腔怒火正在喷的不是他一样。

    确实,一开始听沈炼说自己是祸国殃民的巨奸,严嵩是出乎意料,甚至很担心的,严嵩还以为沈炼捉住了自己的什么致命的把柄呢。

    不过,在听了沈炼的奏语后,严嵩却是一点也不担心了。

    由我赏之,由我罚之,人皆伺我之爱恶,而不知朝廷之恩威......呵呵,沈炼啊沈炼,你还太年轻啊。你是骂我严嵩是曹操呢,还是在骂陛下是无能的汉献帝呢!

    果然,几乎也就是在沈炼刚将话说完,未用严嵩说什么,龙椅上的嘉靖帝便发怒了。

    “一派胡言!”嘉靖帝大怒,将沈炼的奏折掷于地,“汝于去年,放肆于金銮殿,罔顾人臣之礼,朕念汝初犯网开一面。熟料今日汝妄图诬告诋毁大臣,以全汝名。若人人皆如你这般,岂非朝纲全乱!”

    “皇上,臣之所言,句句发自肺腑,请陛下严查。”沈炼跪地,用力的往地上磕了一个头,瞬间一抹血迹出现在了额头。

    你发自肺腑,那就是说我嘉靖有眼无珠了?!你还来劲了哈!

    “放肆!”嘉靖帝大怒,“廷杖二十,押入大牢,择日明正典刑!”

    嘉靖帝发火,谁敢上前劝,众位文武百官也只有数人说了句陛下息怒!

    很快便有数位大内侍卫将沈炼拖了出去,不顾他嘴中叫喊着“皇上,听臣一言,请诛严嵩啊皇上”。

    严世蕃在沈炼被拉出去的时候,便使了眼色给侍卫,示意待会廷杖的时候往死里打,不过好在沈炼身为锦衣卫,陆炳在锦衣卫执行廷杖的时候还打了下招呼,执行的锦衣卫只是实在打了三板子后,便换了力道,打的稍轻了一些,外面看上去皮开肉绽,其实内里却并未伤及筋骨。

    处置完沈炼,嘉靖便携怒下了朝,文武百官也全都紧接着下了朝。出了大殿,严嵩父子周围便聚了大批文武官员,帮着严嵩“打抱不平”。

    看着沈炼一身是血的被锦衣卫押解往大牢,朱平安久久不能回神,直到有小太监告诉朱平安,皇上有请。

    文武百官看着小太监将朱平安领走,并没有丝毫意外。

    因为按照惯例,状元郎上朝代表诸进士上表谢恩后,会被皇上单独召见的。(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