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七十六章 有一种猛男叫罗龙文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暮色渐渐浸染,残阳寸寸西斜,西侧半边天如血染一样。WwW.XshuOTXt.CoM

    小恩荣宴也接近了尾声,朱平安也差不多三分醉了,为了缓解醉意,朱平安起身准备去一趟洗手间,顺便吹吹风散散酒意。

    朱平安出了宴席房间,正要循着上次那个洗手间的方向走,却被一个侍女叫住了。

    “敢问公子可是要去更衣?”小侍女看着朱平安问道。

    朱平安点了点头。

    “公子请随我来,府里专门为本次宴席划好了更衣的地方,就在前面不远处。”小侍女向朱平安屈膝行礼,小手指了一个方向。

    在宴席场所外,除了这个小侍女还有不少侍女也拱立在外,不过这个小侍女的服饰要更好一些。严府还真是看重这次小恩荣宴,就连洗手间都有专人指引,看来以前在史书上看得严嵩父子种种奢侈的行径,也并非空穴来风了。看着训练有素的侍女,朱平安腹诽了一句。

    “如此,便多谢了。”朱平安拱了拱手。

    既然有人指引洗手间的方向,朱平安也就不准备再去上次那个洗手间了,毕竟上次去那个洗手间发生了严二小姐那种事,让朱平安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朱平安可不想再碰到严二小姐,冲那丫头昨天扔鞋那个架势,势必不能删了的。

    小侍女在前面引路,朱平安跟在后面,左转右拐渐渐走入了一片建筑群中。

    看着前面领着左拐右绕的小侍女,朱平安有几分狐疑,怎么严府为这次小恩荣宴准备的更衣室竟然这么偏僻?有些不太合常理啊。于是,朱平安缓缓放慢了脚步。

    “公子,前面就是了。”小侍女似乎察觉到了朱平安的狐疑,便顿住脚步,回头对朱平安说道。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上个厕所而已,哪有那么多阴谋论啊,朱平安点了点头。暂时打消了刚才的想法。

    事情往往很巧,就在这一片建筑群中,某个上午参加大恩荣宴就喝醉了的新进进士,此刻也恰恰缓缓醒来。正微熏的要去小恩荣宴,找下某个人的晦气。上午的大恩荣宴被那小贼用手段躲开了,这次小恩荣宴可不会再让他躲开了。

    这人从房间出来,沿着建筑群中的小路,抄近路趁天还未黑去小恩荣宴。

    从建筑群中的小路正要出来的时候。刚好听到了那位小侍女的这句“公子,前面就是了。”

    一听这声音,这人便脸色一变。

    这个声音太熟了,这不就是严二小姐身边的贴身丫头紫钗嘛,自己为了跟严二小姐套近乎,没少通过这丫头送给严二小姐送些礼物和诗词。

    这声音自己绝不会听错,可是她又是在跟谁说话呢?

    这个微醺新进进士于是靠着墙角,悄悄的伸出半个脑袋往前方看,正好看到那个小侍女转头对朱平安说话。

    于是,看着眼前这一幕的一瞬间。这个微醺的新进进士便彻底醒了酒。

    攥紧了拳头,眸子里露出了怨恨的目光。

    错不了,那侍女正是严二小姐的贴身侍女,而那个她口中的所谓的公子正是朱平安,这小贼就是化成灰自己也认得。

    酒醒后,这位新进进士再一想刚才那小侍女说的话:公子,前面就是了。

    什么意思?前世就是什么?

    新进进士聪明的大脑急速运转,然后得出了一个令他难以承受的事实:紫钗几乎跟严二小姐寸步不离的,前面还能是什么?!草泥马,这是要私会啊?!紫钗这个吃里扒外的。这是要领着朱平安跟严二小姐私会啊?!

    可恶,婚约都要商量好了,眼瞅着婚约就要定下来了,竟然背着我私会男人!

    这次是被我抓住了。那之前呢,之前有多少次?!

    是可忍,孰不可忍。

    新进进士再也忍不住了,感觉头上的乌纱帽都特么变成绿色了,手攥紧了拳头,脸上青筋都出来了。正要从这里窜出去,对朱平安那小贼饱以老拳,不然难消心头之恨。

    正要嚎一嗓子冲出去的新进进士,却忽然被人捂住了嘴巴拉回了小胡同里。

    “嘘,欧阳公子,切勿冲动。”来人将新进进士重新拉回小胡同后,向着新进进士用力的摇了摇头,然后缓缓放开了手。

    “罗大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新进进士满脸悲愤。

    嗯,大家应该也猜出来了,没错,这两人便是欧阳子士和罗龙文。罗龙文在宴席看到了严二小姐的贴身侍女将朱平安引去,便尾随朱平安而来,没想到却看到了这一幕。

    “欧阳公子,少安毋躁,别闹了误会。”罗龙文摇了摇头。

    误会你妹!不是你未婚妻,你特么当然少安毋躁了!再特么少安毋躁,老纸头上的帽子不知道又绿了几顶了。

    在欧阳子士要发飙的时候,却见进了房间没多久的朱平安,踉踉跄跄的又跑了出来,好像受了多大的惊吓似的,沿着原路一路小跑返回,跟被狗追似的。

    “朱平安,你给我等着!”

    在朱平安才出来没多久,那个房间里便传来了严二小姐愤怒的声音。

    这么快就出来,应该没有发生什么,欧阳子士舒了一口气,不过立马又愤怒了起来。

    这是朱平安吃干抹净不认以前账了!?

    从严二小姐这愤怒的声音中大约可以猜出来,不然为何严二小姐会愤怒的说你给我等着这种话!

    罗龙文在朱平安原路跑回前,便拉着欧阳子士拐进了小胡同,避了好一会才重新出来。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欧阳子士咬着牙恨恨的说。

    “欧阳公子息怒。”罗龙文劝慰道。

    “此等深仇血痕,如何息怒?”欧阳子士咬着牙,满是愤恨。

    “那如果朱平安死了呢?”罗龙文看着欧阳子士,阴阴一笑。

    “死了?杀人可是要犯王法的。”欧阳子士微微一怔,继而有些犹豫的说道。

    “杀人,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亲自动手。”罗龙文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你是说收买刺客?”欧阳子士精神一振。

    “非也。”罗龙文摇了摇头。

    “哪是?”欧阳子士不解。

    “东南有一县乃是出了名的死地,穷山恶水出刁民,杀官已成常态,又因近海倭患不断,挨着南蛮苗裔叛乱不绝,但就是这五年便连续死了六任县令,若是能将他派往此县,呵呵......不出半年他的坟地都能长草了。”罗龙文摸着下巴的一撮胡须,阴阴的说了起来。

    “话虽如此,可他是状元啊,按惯例都是会被授官翰林院修撰的。”欧阳子士摇了摇头。

    “那又如何,公子可别忘了京察啊,这可是天赐良机啊。”罗龙文阴阴的说道。

    然后,欧阳子士便亮了眼睛。

    “今日私会之事,还请罗大人保密。”欧阳子士犹豫了下看着罗龙文说道。

    “公子放心,我亦深受此类之害,感同身受,必为公子保密。”罗龙文的声音满是沧桑,似乎藏着故事一样。

    “哦?”欧阳子士闻言不由多看了罗龙文一眼,没想到竟然还同是天涯沦落人。

    “还望公子保密。”罗龙文叹了口气道。

    “自然。”欧阳子士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是五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是名满天下的墨师,有一小妾置于别院。在别院的隔壁便是一姓朱的年轻书生,我曾见过几面,面容憨厚,谁料想却是面厚心不厚!有一次我去别院就寝,听到隔壁书生吹笛于墙侧,缠绵悱恻,我那小妾听到笛声,似有所动,我当时没察觉什么,等我回府后,却大大怀疑两人背我有所不轨!”

    “最后,还真被我逮住了,这一对狗男女被我堵在了床上!”

    罗龙文提起往事,脸上的表情都是狰狞的,可见当时是有多么痛恨。话说,朱平安也姓朱,也是书生,恰恰面容也是憨厚,罗龙文对朱平安这般“关照”,大约或许跟往事也有一定关系吧。

    “你一定把那朱姓书生打得半死吧?”

    欧阳子士觉的那姓朱的书生肯定要被罗龙文打的半死,换作是自己也定会如此。

    “呵呵,我把他们堵在床上,全都上......了!”罗龙文咬牙切齿的告诉了欧阳子士,伴着阴风阵阵。

    纳尼?

    把他们两个都给......上......了,听的欧阳子士顿时菊花一紧,这个,这个......

    “咳咳,那个,罗大人,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