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七十五章 教育罗龙文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风萧萧兮易水寒,沈炼一去兮不复返。

    严世蕃经此一遭似乎也挂不住面子,以去后院更衣为由,一张肥脸羞恼不已的离开了宴席,随后整个宴席便是哗然不已,处处都是一片对沈炼的声讨声,仿佛刚才沈炼的行为有多么的十恶不赦一样,可笑的是他们都健忘了刚刚严世蕃也做了和沈炼同样的行为。

    在为沈炼的正义和勇气鼓掌的时候,朱平安却也为沈炼感到担忧,要知道此刻严嵩父子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历史上沈炼就是被严嵩父子加害的,此刻大约就是他们交恶的开始吧。

    或许,自己所缺的正是这种勇气吧。不过,自己却不能如此……

    鸡蛋碰石头,这样的结局,不智!有些时候,抬头容易,低头难呢。

    面对色香味俱全的山珍海味,朱平安亦觉的兴致索然,食不下咽。虽然刚才喝那一大樽酒时将大部分酒倒进了袖口,可是还是喝了一些,此刻在这种情绪下,酒意慢慢酝酿,红晕渐渐爬上了脸,三分醉意涌上心头。

    在朱平安三分醉眼朦胧的时候,突见面前出现了一个硕大的酒樽,斟了满满的一酒樽的酒,酒樽的那头是不怀好意的罗龙文,这货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跟前。

    “来来来,状元郎,我敬你一杯。”罗龙文端着小酒杯,将那足顶两个茶杯大小的酒樽递到朱平安面前,嘴角挂着一抹黄鼠狼给鸡拜年似的笑意。

    众目睽睽之下,罗龙文自己手里端着一个小酒杯,可是却将那大酒樽斟满酒,递给了朱平安,要与朱平安同饮一杯酒。

    可是,一个小酒杯,一个大酒樽,明显就是欺负人。

    周围不少人也都将目光转了过来,含笑看着这一幕。呵呵,小阁老身边的红人又要欺负人了,有意思,小状元郎酒量不行啊。现在都脸红了,就是不知道小状元喝高了会不会撒酒疯啊。

    看着一脸不安好心、笑意浓浓的罗龙文,朱平安无语了。

    这货怎么笑的这么欠揍啊!

    话说,你这一个小杯子,给我一个大酒樽。你是当我傻呢,还是当我朱平安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虽说自己没有沈炼那股血勇之气,可是我朱平安也不是任人骑脖子上拉屎拉尿的战五渣。水低成海,人低成王,我低调的目的可不是惯你拉屎撒尿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说的是成大事要会忍小事,但绝不是说一味忍让,若是一味忍让那便是懦弱了,也会被人瞧不起,继而会让对方气焰更嚣张,甚至会导致更多的人来蹂躏自己。

    若你是严世蕃。为了以后的抱负,我便学勾践忍你一忍。

    可你罗龙文不过是严世蕃脚下一条狗,忍你又有个卵用,只会让你呲牙裂嘴的更猖獗。更何况,这罗龙文明显见了自己第一面就咬自己,忍他,又特么的不能化敌为友,只会被他当成他不要脸的资本。

    如果罗龙文这是善意的玩笑,或是偶尔过火的行为,朱平安也能忍一忍。忍一忍还能彰显气度和涵养呢。

    可是,罗龙文这明显是一贯性、欺负性、侮辱性的举动,忍他就是弱懦和无能的表现了。

    扫了下看看周围人玩味的目光,朱平安清楚。这次的敬酒不是普通的敬酒,更是气节和人品的考验,若是自己做不好,状元这层身份可没什么卵用,那今后自己在众人心中便是懦弱无用的形象了,将来朝堂也好。地方也好,自己恐怕都难以立足。

    再看看罗龙文,呃,话说这货笑的也太猥琐了。笑的这么猥琐,这货的灵魂肯定也是猥琐的不行!

    为了自己以后的形象。

    也为了拯救罗龙文这个猥琐的灵魂。

    自己必须让他知道什么叫......尊重了。

    于是,在罗龙文不怀好意的笑意中,在众人玩味的目光下,朱平安打了一个酒嗝,脸上带着三分醉意,将目光转向了罗龙文。

    “喝酒,可以啊。”朱平安起身,带着醉意的笑了笑。

    闻言,罗龙文笑了,围观的人摇了摇头,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带有了些许轻视。

    本来兴致勃勃注视着这一幕的张居正,见状也不由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然后低下头自顾自的夹了一口鹿肉,放入自己盘中。心里面对朱平安画了一个叉,逐鹿,逐鹿,竖子不足与谋!

    然而,罗龙文的笑容还未绽开全部,围观人也只摇了一半的时候,却听着朱平安又接着开口了。

    “喝酒,可以啊。不过,在喝酒前却有个问题想要冒昧请教一下罗大人。”朱平安不急不慢的接着说道。

    “你说。”罗龙文不以为意。

    “敢问罗大人是愿意做君子,还是愿意做小人?”朱平安微微勾着唇角,看着罗龙文问道。

    这是什么问题吗,这不是废话吗,任谁也不可能回答做小人啊。还以为他突然这么问是想到了多么厉害的应对呢,没想到却是大失所望,只是这么一个没有丝毫作用的拖延,也就只能拖延这么一两句话而已,该喝不还得喝啊,众人看着朱平安,不由心里又摇了摇头。

    “当然是愿意做君子了。”罗龙文嘲笑着回答道,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吗,一点意义都没有。

    “哦,君子啊。那罗大人肯定听过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句话了,罗大人原做君子,平安又怎会为难罗大人,平安以茶代酒敬罗大人一杯。”

    朱平安说着微微笑了笑,伸手从桌上端起了一个茶杯,双手捧着茶杯向罗龙文拱了拱手。

    罗龙文看着朱平安端起的茶杯,愕然不已。

    周围聚焦于此的人们见状,不由轻声笑了,原来状元郎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张居正将往嘴里送到一半的鹿肉,又重新放到了自己盘中,再次将目光转向了那个端着茶杯的少年。

    罗龙文愕然了片刻后,又强撑着笑了笑,“不过,为了能和状元郎喝一杯酒,我便是做次小人又如何。”

    说着,罗龙文再次将大酒樽递向朱平安。

    “哦,我不跟小人喝酒。”

    朱平安说完,便勾着唇角微微笑着坐了下来,自顾自的又开始吃起了菜,话说感觉又有胃口了呢。

    我不跟小人喝酒!

    这一句话直接将罗龙文噎了半死,可是看着朱平安,罗龙文却又无可奈何,自己用大小酒杯敬酒本来就落下口舌,刚刚自己又被朱平安的问题带到了沟里。

    我酒量小,待会若是喝高了,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请诸位前辈批评我,严大人保护我!

    现在想来,这小子之前说的这句话,便是提前为类似这种情况做好的万全准备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