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七十四章 壮哉,沈炼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

    玩的兴起的严世蕃,干脆取了一个汤匙,用胖手抓住在桌上开始转,汤匙把手指向谁,谁就得用巨樽喝酒。

    汤匙转转,晃晃悠悠,度慢慢的越变越小,接近停止的时候勺子把手摇摇欲坠的指向了朱平安。

    罗龙文脸上浮现了一抹笑意,觉的天助我也。

    然后,就在快要停的时候,不知是谁晃了一下桌子,快停的汤匙又开始转了半圈,然后落在了指向罗龙文的方向上。

    罗龙文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枯萎了,有些哭丧着脸的看向了严世蕃,却见严世蕃笑着挥着胖手指着自己说了一句含章快喝,无奈,罗龙文只好端起巨樽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这一杯酒下去,罗龙文的脸瞬间就红了,头也感觉有些飘飘然了,不过看向朱平安的眼神更是绿了。

    朱平安很无辜的回了罗龙文一眼,怪我咯。

    严世蕃玩的起劲,66续续又转了好几次勺子,每次被勺子指向的人都喝了酒。▼●.ww.▼几轮下来,桌上在座的人差不多都用巨樽喝过酒了,不过桌上有一个消瘦的中年男子运气不错,轮了好几次,也没有轮到他。这人除了朱平安外,大家差不多也都认识他,这是马给事,在京城出了名的不能喝酒,哪怕是一滴酒也不能喝,一滴酒便能让他面红耳赤,两滴酒就醉的不省人事,典型的滴酒醉。

    “马给事,运气不错啊。”严世蕃独眼里闪着戏谑的光,看着马给事说道。

    “哪里,哪里……”马给事微微摇了摇头。

    “那我们试试这次,看看马给事运气怎么样?”严世蕃戏谑的笑了笑,然后颠了颠手里的勺子,做出一副要转勺子的架势。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严世蕃手中的勺子旋转在了桌上。

    就在众人视线集中在转动的勺子上的时候,严世蕃却呵呵一笑将胖手按在了正在转动的勺子上。一把将勺子停在了指向马给事的方向上。

    “呵呵,看来这次马给事运气不好啊。”严世蕃戏谑着说了一句,那张胖脸别提有多欠揍了。

    “严大人,这……”马给事一脸苦涩。▼●◆

    “怎么了。马给事?”严世蕃独眼扫了马给事一眼,让马给事倍感压力山大。

    “严大人,下官……下官,我天性不能饮酒,滴酒就醉。郎中也多次叮嘱于我不能饮酒。”马给事苦涩着说道。

    嗯?

    严世蕃嗯了一声,声调很高,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笑看马给事。

    “严大人,下官真的不能喝酒,已经忌酒好几年了,还请严大人体谅则个。”马给事断断续续,苦涩着向严世蕃求情道。

    “怎么,难道说我严世蕃的面子还不值一杯酒?”严世蕃独眼灼灼的看着马给事,伸出胖手指了指自己的肥脸。嘴角扯出一抹嘲笑道。

    人至贱,则无敌!

    咄咄逼人,这严胖子竟然一点都不尊老爱幼,严胖子这不要脸的劲头给了马给事莫大的压力,尤其是严世蕃那只独眼灼灼的盯着自己,更是让马给事感到压力山大。

    “我浅尝辄止,还望严大人见谅。▼▲●”

    在这种压力下,消瘦的马给事只好端起了酒樽,就像他说的那样,嘴唇微微湿润了下。便将酒樽放了下来。

    虽然只是轻轻的湿润了下嘴唇,但是马给事就一脸红的不行了,眉毛都皱在了一起,一脸难受的样子。看来他刚才所说的不能喝酒,所言不虚。

    不过,严世蕃却不买账,看着马给事只是沾了下嘴唇就放下了酒樽,严世蕃嘲笑了一声,便从酒桌上起身。径直甩着大粗腿来到了马给事跟前,伸出赶上马给事小腿粗的胳膊一把端起了酒樽,另一手上去就捏住了马给事的鼻子。

    “哈哈哈,你喝不下,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

    严世蕃哈哈大笑着,便捏着马给事的鼻子,马给事被捏住鼻子只好用嘴呼吸,严世蕃便趁马给事张嘴的时候将手里满满的一酒樽酒全都灌了进去。

    唔……咕咚咕咚……

    消瘦的马给事在肥胖严世蕃面前根本不够看,严世蕃三两下就给马给事灌了一整樽酒。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只鸡被一只熊扼住了脖子一样。●.ww.●

    见此情景,朱平安几乎忍不住要站起来,但是念到敌我力量相差太悬殊,完全是鸡蛋碰石头,自己出头不仅不会有任何帮助,恐怕还会给马给事甚至自己增添麻烦,于是便忍住了。

    朱平安扫了一下在座诸位,现除了沈炼一脸不平外,其余人皆是视若无睹,包括距离自己不远处坐着的张居正,张居正看着这一幕还夹了一口菜......

    马给事被这一杯酒灌的,不仅嘴里溢出来酒,就连鼻孔里也流出了酒,不过喝到肚里的还是绝大部分,酒下肚之后,马给事便觉得整个世界都颠倒了,头重脚轻,天地一切都在旋转,扶桌子都扶不住,整个人瞬间便醉倒在桌下了。

    严世蕃看着酒桌下马给事,拍着手,哈哈的大笑起来。

    就在严世蕃哈哈大笑的时候,一旁早就不爽的沈炼噌一下拂袖站了起来,动静很大,众人视线都被吸引了过来,包括哈哈大笑的严世蕃。

    人们不知道沈炼站起来要做什么。

    “我也来试一下这酒

    筹!”

    沈炼起身后,大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像严世蕃一样,伸手将严世蕃之前转动的那个勺子取了过来,用力的在桌上一旋转。

    然后不待勺子停下,沈炼便像刚才严世蕃一样伸出了手,按住了勺子,然后将勺子按停在了桌上,勺子把手刚好指向了现在严世蕃站立的方向。

    呃,众人全都懵了。

    “哈哈......严大人可真是不巧啊,这下该轮到你了。”沈炼一手按着勺子,一手指着一脸呆滞了的严世蕃大笑道。

    严世蕃愕然,伸出一只胖手摇了摇,拒绝的话正要出口。

    “可笑,这杯酒别人饮的,你严世蕃也饮的。别人怕你严世蕃,我沈炼却不怕你!”

    沈炼声严色厉,一手拿了酒樽,另一手取了酒壶斟满了酒樽,然后径直走向了严世蕃。

    “刚才严大人对马大人一番盛情,此刻马大人酒醉不能回报,那边让我沈炼代他敬你一杯!”

    沈炼说着,便一手端着酒樽,另一手直接伸向了严世蕃的鼻子,一把捏着,然后就像严世蕃刚才灌马给事酒一样,生生的给严世蕃也灌了一大樽酒。

    严世蕃也反抗了,不过他是虚胖,别看沈炼是书生出身,但是沈炼却是文武双全,一身武艺在锦衣卫中也是鼎鼎有名的,虚胖的严世蕃根本不是沈炼的对手,肘击膝顶,端着酒樽的沈炼就那么两下就制服了严世蕃。

    就这么一两秒的功夫,沈炼便生生的灌了严世蕃一大樽酒,不少酒水都从严世蕃胖脸上流了下来。

    在座的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就看到严世蕃被沈炼粗鲁的灌了一樽酒。

    如同一只肥鸭子,被家主灌药似的,手舞足蹈入溺水了一样......

    这尼玛什么情况,四周一片鸦雀无声,众人全都傻眼了。

    即便是朱平安也呆住了......

    “哈哈哈,痛快,痛快......”

    沈炼灌完酒后,豪爽的大笑一声,将手里的酒樽随手丢到了酒桌上,拍着手大笑着叫了两手痛快痛快,便大笑着离开了宴席,径直而去,走时还从呆滞的侍女手上取了一个酒壶,且行且饮......

    壮哉,沈炼!

    背影伟岸,如同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荆轲一样。(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