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严大人保护我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酒桌上的风向,在朱平安主动敬酒后,悄悄变转了,暂时没有吹在朱平安身上。

    酒桌上酒酣耳热,人们慷慨激昂,严世蕃倨傲之色愈发的浓郁,尤其是在众人依次敬过他酒后,更是倨傲的不像样。不管酒桌上人的官职大小,也不管酒桌上人的年龄大小,严世蕃都是一副志高气昂、颐指气使的德行。哪怕是严党中年龄大一些的,严世蕃也都没有尊敬的意思。

    酒桌上唯一敢不吊严世蕃的也只有沈炼了,别看沈炼官职仅是锦衣卫经历,充其量仅算是锦衣卫的基层干部,但是沈炼却是有靠山的,他得到了锦衣卫最高长官陆炳所欣赏和看重。

    严世蕃对于沈炼也有些顾忌,除了顾忌锦衣卫指挥使陆炳之外,沈炼的性格也是一方面,沈炼任职于锦衣卫,为人又刚直,不贪不渎,让人抓不到把柄,所以不好对付;另外这性格嫉恶如仇、不平则鸣,注定不是一个安分的锦衣卫,他身在锦衣卫心在言官,上书参事起来比言官要尽职多了。

    理论上来讲,沈炼这种性格,在锦衣卫不好混的,老做言官的事上书参事,容易得罪人;不过,万事都有例外,沈炼不仅牢牢在锦衣卫站住了脚,还有晋升的势头,原因就是他的性格和能力得到了锦衣卫指挥使陆炳的欣赏,陆炳认为沈炼是一个人才,所以对他多加维护。很多活动和行动,比如这次的小恩荣宴,陆炳都带着沈炼,有意锻炼沈炼,为将来重用做准备。

    严世蕃是个聪明人,对于陆炳的意图。他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对待沈炼也与别人不同,对沈炼某些不配合的行为和举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是给陆炳个面子了。

    对沈炼例外。不代表对别人例外,包括自己人,包括朱平安......

    在又喝了几杯酒后,严世蕃觉的不爽,便招了下手,示意在小恩荣宴服侍的下人去取几盏巨樽。

    侍女取来巨樽后,朱平安看了一眼就有些懵了,这巨樽通体是用黄金铸造的。有些复古的三足酒樽模样,但是绝对称得上“巨”字,这酒樽大小足足是普通茶杯的两倍大小,这一杯下去够受的了!一般人酒量,这一杯就得醉了,更不用说自己了。

    “哈哈哈,这才够味嘛。”

    短粗胖的严世蕃,一只独眼散发着飞扬跋扈的光泽,看着巨樽旁若无人的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众人有些躲闪的眼神,严世蕃独眼中的光泽。更显兴奋。人世间最精彩的莫过于,别人畏惧的眼神了。

    严世蕃的独眼扫向众人,寻找第一个用巨樽饮酒的对象。他的独眼看到那儿,那儿便如鸟兽惊。

    “子厚鳌头独占,殿试第一,此第一樽酒于情于理都该由状元郎先用。”严世蕃微眯着独眼,鹰隼一样瞥着朱平安。

    严世蕃此话一出,在一边坐着的罗龙文第一个响应,说什么好马配好鞍,好酒配状元,在一旁煽风点火。颇有玩味的看着朱平安,想看看朱平安作何反应。

    他可是知道朱平安酒量不怎么样的。

    酒桌上的其他人。也在看朱平安作何反应。

    严世蕃的这一行为,朱平安并没有一点的意外。早在接到严府小恩荣宴的请帖时,朱平安就有了心理准备。严世蕃为了欧阳子士能中状元,做了多少准备啊,可以想象除了对自己的一系列行为外,严世蕃肯定在其他地方还有更多的准备,比如从考官那找突破口,研究嘉靖帝最近一系列的行居,猜测可能的出题等等。万事俱备了,结果状元让自己给得了,严世蕃能高兴才怪呢。

    严世蕃这个人,朱平安以前在史书和野史上也多有了解,知道这货的秉性和习惯,这是个自负狂妄自大的存在,刚刚还听见他吹他帮严嵩处理了多少事,开玩笑的说什么天下至少有一半在他肩上扛着呢。

    这种权利导致的自负,一般是听不得反对意见的,更不用说是反对行为了。

    这一樽酒,自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就这么爽快的喝下去;另一个就是找一堆理由拒绝,然后还得被迫喝下去,另外还会被罚酒......

    只一思索,朱平安便有了选择。

    “我酒量小,待会若是喝高了,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请诸位前辈批评我,严大人保护我。”

    朱平安起身接过侍女递来的满满的一樽酒,微微笑着向着众人微微拱了拱手。

    话音未落,在座的众人看着朱平安都乐了,竟然把醉酒说的这么清新脱俗,还把酒后失态的事提前做了后手,又顺带拍了下严世蕃的马屁,关键是那句诸位前辈批评我,严大人保护我,这种反差的话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严世蕃听了朱平安的话也伸着胖手指着朱平安笑了,“你倒是实诚,准了,放心喝,天塌了我帮你顶着。”

    “多谢严大人。”

    朱平安向着严世蕃拱了下手,然后正要喝的时候,却又突然顿住了。

    又怎么了?罗龙文不耐烦的看着朱平安。

    “呃,能否将那份鱼子酱与我一份,咳咳,平安来自乡下,尚未见过此等美食。”朱平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

    呃

    这是担心待会喝醉了,吃不到觊觎已久的鱼子酱?

    哈哈哈

    众人见状便想起前几日流传的朱平安在南直隶科举的时候那个饭桶宰予的称号,不由笑了起来,其中尤其是罗龙文笑的最为大声。

    “子厚,还真是憨厚朴实。”严世蕃不由笑了笑,然后挥了挥胖手示意一边的侍女将桌子正中的那份鱼子酱与朱平安端过去。

    “多谢严大人厚爱。”

    在众人视线集中在鱼子酱的时候,朱平安轻声道了声谢,便一手端起酒杯,另一手挥起宽大袖子从另一边绕过,也落在酒杯上,两个袖子恰好遮住众人视线,在举起酒杯的过程中将酒杯迅速倾斜,将酒樽中的酒顺着袖子倒了进去。

    等到鱼子酱被侍女端到朱平安跟前,众人视线落在朱平安身上的时候,朱平安已经喝完酒樽中的酒,一抹嘴将酒樽头朝下倒了倒,示意酒樽中没有一滴酒,便坐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