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七十二章 敬酒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谢这个字说出来太容易不过了,状元郎难道不敬我们严大人一杯酒表示一下谢意吗?”

    在朱平安话音刚落,这一桌上坐于严世蕃下首位置的罗龙文就挑眉笑看朱平安,阴声问道。www*xshuotxt/com

    “罗大人所言极是。”

    朱平安点头笑了笑,然后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离开桌子,双手端着酒杯来到了严世蕃跟前,双手向严世蕃敬酒道:“平安自入京以来,多番受严大人照顾,平安感激在心,今日借此机会特向严大人表示感谢。”

    “子厚言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严世蕃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满是油腻的手在朱平安肩上拍了两下。

    顷刻间,朱平安崭新的状元冠服上便留下了两个油乎乎的手印,在阳光下还反光呢。

    对此,朱平安仿佛眼瞎了一样,视若无睹,脸上的感激之情丝毫不变。

    “严大人举手之劳,却送平安上青云,平安如何敢忘,多谢严大人。”

    朱平安说着双手举杯敬酒,表面上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感激之情看上去很是真诚,至于内心则是默默的问候了下严大人的女性亲眷。

    朱平安的识趣,让严世蕃很是满意,油乎乎的爪子再次在朱平安肩上拍了两下,便用油乎乎的胖手抓起一个酒杯,旁边的罗龙文殷勤的给严世蕃满上了酒。

    严世蕃单手随意的端起酒杯,遥遥向着朱平安晃了下杯子便一饮而尽;朱平安双手持酒杯在严世蕃酒杯下的方向敬了下,便双手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

    敬过酒后,朱平安便带着四个油乎乎的手印返回了自己的位置,脸上憨笑如初,波澜不惊。

    旁边的罗龙文见状暗道一声可惜,他本来是想看朱平安在被油垢了状元冠服后的不满表情,然后趁机发难的,没想到朱平安竟然眼瞎了一样视若无睹。

    不过,东边不亮西边亮。罗龙文显然做好了两手准备,见从这里找不到发难的机会,便从另一个突破口向朱平安发难。

    “说起状元楼,当日在状元楼为状元郎壮行时。我与尚大人也在,当时还向状元郎说了些不成熟的经验。状元缘何厚此薄彼,只向我们严大人敬酒,却不与我和尚大人喝一杯呢?”罗龙文坐在那,像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一样。看着朱平安阴阴问道。

    呃

    这才是罗龙文嘛,当初状元楼热情的罗龙文太假了。

    看着罗龙文那一副定要将朱平安灌醉方休的架势,朱平安心里面只有这么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刚刚在大恩荣宴上躲了不少酒,看来在这个小恩荣宴上是躲不掉了。

    开场敬一圈酒,在酒桌上总是躲不过的。既然躲不过,不如爽快面对,或许还能少喝点。

    “怎么会,酒杯已空,请待平安斟满酒再来敬诸位大人。”朱平安看着罗龙文微微笑了笑。

    于是。朱平安便一手拎着酒壶,一手端着酒杯,从严世蕃右手的位置依次敬了一杯酒。

    流程大体就是请教称谓,幸会幸会,倒酒,双手持杯敬酒,还请以后多多关照......反正就是一通官面话,跟现代也差不太多,稍微有些区别的地方就是,在古代敬酒不兴碰杯的。

    敬到沈炼那的时候。沈炼看着朱平安笑了笑,开口道:

    “朱平安,朱子厚,总算知道你名字了。当初仁宁街钱袋之争多亏小兄弟仗义执言。一言道破要害,不然我要惩戒那泼皮无赖还真不容易。”

    “呵呵,沈大人说笑了,即便我不说,沈大人也定有法子惩戒那泼皮无赖。”

    朱平安听到沈炼叫自己小兄弟,心里倒还有些小激动。沈炼这可是历史名人,为人刚直,嫉恶如仇,抗严斗士,还有他那封名垂青史的十疏罪,属于历史上自己比较佩服的人之一。

    不过,想到上次在小饭馆初见沈炼时的场景,沈炼饮酒后直接便在饭馆里倨傲骂严嵩,以及后面一些事情,也能看出这位自己所佩服的历史名人,刚直是百分百的,但是却有些不会变通,另外嫉恶如仇中却也有几分狂妄。

    当时在佩服之余,便替他捏了一把汗。

    此刻敬酒,朱平安在心里便想着过几日礼部鸿胪寺培训完后,自己要找机会提醒下沈炼,目前陛下对严嵩正是圣券兴隆的时候,不是弹劾严嵩的好时机,避免沈炼如历史上那样那么早的提出十疏罪。另外,十疏罪的内容也有待商榷,要注意用语和表达,这封上书中有些地方看着是骂严嵩,但实际上也踩到嘉靖帝的尾巴了,嘉靖帝那么好面子的人,尤其又是精神古怪爱猜忌,这样的十疏罪注定是劳而无功的,不仅扳不倒严嵩,反而会惹到嘉靖帝不快。

    在历史上沈炼就是在严嵩圣券兴隆的时候提的十疏罪,上书上去之后,严嵩得知消息后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嘉靖帝就暴走了,可以说才上书没多久,不到一天呢,嘉靖帝就恼怒的派人捉了沈炼,下旨说沈炼诬陷朝中大臣,着人当众杖刑沈炼,削去官职,罚到偏远地方当老百姓。数年后,又被严世蕃害死。

    所以,朱平安才想着等培训后,便找个机会提醒下沈炼,避免这个悲剧的发生。

    “当日饭馆沈大人所作神童诗,平安深以为然。”

    为了后面提醒沈炼时考虑,取得沈炼信任是必要的,所以在敬酒时朱平安不着痕迹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沈炼初时一怔,继而便想起来了,自己当日即兴改的那两首神童诗:

    少小休勤学,钱财可立身;君看严丞相,必用有钱人。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而曹;万般皆下唯有奉严高。

    这两个诗都是改来讽刺严嵩的,朱平安说深以为然,就是说沈炼改的好,也就是说自己沈炼版的这两个神童诗很是认同,进而暗示自己也对严嵩这老东西没什么好感。

    “小兄弟状元之才,想必也有佳作,若不嫌弃,改日可来老哥陋室,我们一同交流一下。”

    沈炼听懂了朱平安的暗示,笑着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