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七十一章 小恩荣宴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别人眼红不已的请帖,在朱平安手上却如烫手山芋一般,如果可以,朱平安真的想将这张请帖送给别人。

    先不说欧阳子士了,光是想一想御街夸官时那临街二楼严二小姐扔鞋的架势,绝对就够自己吃不了兜着走得了。

    若是这严二小姐将自己不小心窥视到了她出浴的事情告诉了严嵩或者严世蕃......不过想来在这封建社会,女孩子最为重视名节,这严二小姐大约也不会说的吧。

    不过,若是万一说了呢?

    那酸爽,真是想都不敢想象。

    话说,现在再“喝醉”还来不来的及,呃,估计是来不及了,请帖都接了。以严世蕃那胖子上次请自己状元楼赴宴的德行,估计就是自己真喝醉了,也会被人抬到严府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无奈,朱平安只好告别了张四维,嘱托他照料好王世贞,便随人一同奔赴了严府。

    严府这次的小恩荣宴规模比大恩荣宴小,因为人数要少的多,大约共有三十余人。除了朱平安外,新晋进士中还有九人一同被邀请,其余在严府的人都是官员了。

    这里面有朱平安认识的人,还不止一个,一个是在徐阶家见过的张居正,还有一个是初来京城不久遇到的那个负责处理钱袋之争的飞鱼服锦衣卫,好象他同伴叫他沈经历。

    话说这沈经历不是特别看不惯严嵩嘛,当时还骂严嵩是第一该死之人,讽刺严嵩“君看严丞相,必用有钱人”呢,怎么这会倒是来参加严嵩的小恩荣宴来了呢。

    另外坐在这个沈经历前首的,那个身穿斗牛服的中年男子又是谁。不得不说这人真是太醒目了,身材高大,皮肤似乎有一团火似的,脸色也呈现暗红色,感觉三国时的关羽也不过是这肤色吧。

    这次小恩荣宴是说严嵩请。其实也就是严世蕃负责的。

    严嵩一开始的时候露了下面,向朱平安等人说了下恭喜的话,又跟在座的官员说了几句话,推脱了下身体不适。便将宴会的主持工作交给了他的儿子严世蕃。

    “陆大人,老夫还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下陆大人,不知可否赏光移步?”严嵩临走前,走到了那身穿斗牛服中年男子身边问了一句。

    “严大人客气了,严大人有事。何须请教一词,陆某自当知我不言,言无不尽。”那身穿斗牛服的中年男子微微笑了笑,起身向严嵩拱了拱手。

    两人又互相耳语了几句后,那身穿斗牛服的男子便随着严嵩一同离开了宴席。

    刚刚在听到严嵩称呼那身穿斗牛服的中年男子陆大人的时候,朱平安就隐约猜到这身穿斗牛服的中年男子身份了。

    穿斗牛服,姓陆的,下首坐的还是锦衣卫,一看就知道跟锦衣卫脱不了干系,而且至少是比沈经历职位要高的多。从严嵩刚才对他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

    在嘉靖朝姓陆的,跟锦衣卫有关系的,职位很高的,大约就只有锦衣卫都指挥使陆炳了。陆炳,这又是一个历史牛人啊。据说陆炳是在对付夏言的过程中跟严嵩父子好上的,之后关系一直不错,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纯甫,酒宴结束后你自行回去吧,不用等我了。”陆炳临走前对他下首的那位飞鱼服锦衣卫说了一句,他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严嵩刚才的邀请。

    纯甫?

    沈纯甫?

    朱平安听到陆炳对他下首锦衣卫的称呼。当场就有些呆住了。沈纯甫,这你妹的不就是沈炼嘛?!在大明弹劾严嵩的人,除了杨继盛外就是沈涟比较有名了。

    据史书记载,沈炼是进士出身。做过知县,锦衣卫,为人刚直、嫉恶如仇,颇得陆炳赏识,大约就是因为陆炳赏识,沈炼才被邀请来参加严府的宴会吧。

    其实想想也能理解。沈炼可是进士出身,在锦衣卫里面可谓出类拔萃,写写稿子、做做案卷什么的,锦衣卫中谁能比得过进士出身的沈炼,这在锦衣卫系统里无疑是鹤立鸡群的,能得到陆炳欣赏也就可以理解了,更不用说陆炳本来就比较欣赏读书人了。

    严嵩和陆炳走后,便是由严世蕃主持本次小恩荣宴。朱平安因为是状元,本次宴会位置也被安排到了前面跟严世蕃他们在一桌。

    开始还好好的,后来酒过三巡后,事情就有些失控了,失控的源头正是严世蕃。

    严世蕃这人在酒过三巡后,便放开了,呼幺喝六,声音很大,动辄便让人饮酒,没有节制,特没有素质。

    首当其冲的是朱平安。

    “来,让我们敬我们的状元郎一杯。”严世蕃坐在座位上,伸出猪蹄一样的胖手,指着朱平安,向同处一桌的众人提议道。

    “善。”同桌众人纷纷回应。

    然后朱平安便不得不喝了一杯酒,没办法,众目睽睽之下,只能喝了。喝了酒,朱平安稍微放松了些,从现在来看,大约严二小姐是没有将自己不小心窥视了她出浴的事情告诉严嵩父子,这是个好消息。

    “子厚,本次弱冠之年便获恩科状元,大喜之事。现在想来,上次在状元楼与你殿试壮行,却是恰好应了状元楼的好兆头。你觉得呢?”严世蕃喝过酒后,嘴里塞了一片鹿肉咀嚼着,看着朱平安问了一句。

    “自然是,平安多谢严大人了。”

    朱平安微微拱了拱手,面上笑着,心里面却是腹诽了一句真不要脸......你特么还有脸说,哪有你那样壮行的,从上午一直壮行了深夜还不算,隔壁魏国公府的鞭炮声还特么响了一整晚,睡觉根本就是不可能事件,第二天考试若不是有李姝让包子小丫鬟送的人参,这次殿试自己哭都没地哭去。

    不过最后结果,欧阳子士竟然连一甲都没进,反倒是自己中了状元,大约这就是严世蕃没有想到的事情了吧。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其实想一想这个结果,朱平安都忍不住勾起唇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