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七十章 大恩荣宴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诗经》

    传胪放榜后的第一个清晨,朱平安用过早饭,便骑着杀马特黑马前往礼部衙门。

    这一日嘉靖帝赐宴于礼部,也就是传说中的琼林宴,或者更为恰当点应该称之为恩荣宴。皇帝赐宴呢,能不恩荣嘛。这可是皇家御宴,作为吃货的朱平安自然非常积极。

    昨晚临淮侯府后院发生的事,朱平安也有耳闻,听到李姝鞭打丫鬟的消息时,并没有多惊讶,毕竟李姝小时候刁蛮任性打骂下人又不是稀罕事,自己是有目共睹的,尽管这丫头长大后脾气收敛了很多。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可别要求什么民主平等之类的,它本来就不是什么民主平等的社会。

    因为临淮侯夫人下了禁口令,后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朱平安却并不是很清楚,只是模糊知道什么下毒,李姝鞭打了六小姐的丫头。不过却也能猜出来大概,昨日御街夸官回来,李姝就有提出让六小姐给她送完甜羹,大约就是这碗甜羹出了什么问题,李姝打了六小姐的丫鬟。

    不过,以朱平安对李姝的了解,大约是李姝这丫头有意想给六小姐一个教训吧。

    从李姝向六小姐开口要甜羹那一刻,朱平安就大约猜到了。

    在早上出门前,包子小丫鬟给自己送早餐时,带的那页据说要送给王小二的纸,随时匆匆扫了一眼,但是几乎过目不忘的朱平安还是看得一清二楚。

    上面大约就是那个被李姝打的丫头的处置方式。

    听闻李姝打人时朱平安并未吃惊,不过看到这页纸,朱平安还是有一点吃惊的。李姝对“涉事”丫头的处置有些出乎朱平安的意料,嫁一个憨厚的当地人,憨厚老实的夫君对于丫鬟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归宿,按照一等丫鬟给予其陪嫁,以李府的标准来看必是不菲,将来夫妻俩稍稍努力。后半辈子吃喝大约也不愁。

    刁蛮腹黑的李姝,也有这么一面,有些出乎朱平安的意料。

    杀马特黑马最近几日似乎跟临淮侯府马厩里的某只雌马勾搭上了,朱平安牵它出门时。这货还一千万个不乐意。走在路上,这货都是一副别人欠它十几匹雌马的架势,马脸拉的老长,仰的高高的。

    看来,春天果然是一个小鸟恋爱、蚂蚁同居的季节。连杀马特这货都勾搭上妹纸了。

    在杀马特一千万个不乐意的消极怠工下,朱平安到了礼部的时候,差点都快迟到了,如果不是看在还没迟到的份上,朱平安几乎都考虑要不要阉掉这货了。

    吃,酒,大约是我们中国人,也可能是全世界庆祝的通用方式了。

    这一次恩荣宴对于汇聚礼部的新晋进士们来说,恐怕是最为高兴放松的事了。昨日传胪放榜时,还紧张的不行。今日就完全不用紧张了。吃吃喝喝,想怎么放松就怎么放松,别看今日宴会规模大人多,但是主角就是四百名新晋进士。

    嘉靖帝昨日能出西苑已经是实属不易了,今日琼林宴嘉靖帝未能出席,也是大家意料之中的事情。另外,嘉靖帝不来,大家也更放松些。

    这次恩荣宴由礼部尚书徐阶主持,代为传达了嘉靖帝的设宴旨意后,徐尚书也对新晋进士表示了恭喜。然后便分席位开始了本次的恩荣宴。

    一甲三人也就是状元朱平安和榜眼韩玉朋以及探花郎三人坐一桌,其余人都是五人一桌。

    整个恩荣宴大约摆了上百桌,酒席也是蒙嘉靖御旨调御膳房的御厨前来主持的,要知道御厨可是为嘉靖帝和皇宫效劳的。御厨的手艺自然是整个大明厨师界金字塔上最为优秀的那一层。

    这次恩荣宴没有让朱平安失望,牛、羊、猪、鹿、狍、鸡、鸭、鱼以及海鲜、蔬菜做就的菜肴一共上了三十道,对应着嘉靖帝登基三十年的好兆头。

    御厨们也没有让朱平安失望,无论是色彩还是口感或是味道,全都让朱平安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恩荣宴是为新晋进士庆祝的,吃吃喝喝是主流。除了一开始朱平安在礼部官员指引下带着新进进士们一起向在座的前辈官员们敬了三杯酒外,其他的倒也没有太多讲究。

    不过作为状元的朱平安还是受到不少人重点照顾,酒被敬了许多。

    尤其是欧阳子士更是身先士卒,领着数位勾搭在一起的新晋进士准备轮番灌朱平安酒,一步步的向着朱平安走来。

    欧阳子士的意图都写在脸上了,朱平安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在欧阳子士他们还没走到的时候,就端着酒杯溜了,溜达到了张四维和王世贞那一桌,借着向他们这一桌人敬酒的由头躲开了欧阳子士的来势汹汹。

    张四维和王世贞听朱平安说过欧阳子士的事,看了欧阳子士那架势便猜出来了欧阳子士把他没中状元归因到朱平安身上了。这一刻,两人也是配合着朱平安,帮助朱平安留意着欧阳子士的动静。

    于是乎,整个恩荣宴便出现了这么一幕:每当欧阳子士想要带人以敬酒的名义灌朱平安酒的时候,朱平安总是提前端着酒杯溜达着向别桌敬酒,未有一次例外。

    于是,欧阳子士总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胸中郁结之气更甚,抢我状元,还抢我女人......

    尤其是欧阳子士,看着恩荣宴上众人对身为状元的朱平安另眼相看,更是加重了心中的郁结之气。

    无奈和,只好借酒消愁。

    一杯,两杯,三杯......不多会,欧阳子士便喝的酩酊大醉了。

    当然,在这个恩荣宴上喝醉酒的可不只是欧阳子士一个人,金榜题名时啊,人生自此便上了巅峰,高兴之下醉酒的人便多了。整个恩荣宴下来,新晋进士差不多人人都喝的红扑扑的,达到醉酒程度也有不下十余人吧。

    酒后百态看人生,喝醉了酒的人们行为也是千姿百态。不过礼部的官员早就准备好了,为了防止在场的进士和官员们酒后失态,他们早就安排了近百差役早早准备好了,每当有醉酒的人,便会有差役过来将其扶到或抬到早就安排好的下榻处醒酒。

    王世贞便被人“抬”了过去,这小子酒量太差,只喝了三杯便醉倒了;张四维也喝的有些高了,不过语言和行动倒也还能自若。

    朱平安因为自创的躲酒**,得以幸免遇难。

    不过尚未等朱平安庆幸,便接到了一个请帖,熟悉的样式,又是严府的请帖。除了朱平安外,在座的仅有少许人同样接到了严府的请帖。

    看到朱平安的请帖,不少进士眼红不已。

    这是近期数届恩荣宴的惯例,本场恩荣宴是大恩荣宴,这是皇上赐宴。这次大恩荣宴结束后,还有一个小恩荣宴,这是由内阁首辅严嵩赐宴的。

    大恩荣宴荣耀只是表面的好处。

    小恩荣宴的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一旦被严阁老赏识,那将来真可谓是仕途一片坦荡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