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六十九章 妹妹,别哭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妹妹,别哭啊,姐姐不打你的。”

    在六小姐梨花带雨的泪水中,李姝走到了她身边安慰起来,然后伸出纤纤玉手拭去六小姐的眼泪。

    不伸手还好,一伸手,六小姐吓的眼泪更是止不住了。

    “好了,妹妹别哭了,看,姐姐将鞭子扔掉了。”李姝一副长姐安慰妹妹的语气,说着便将手里的马鞭丢到了地上。

    见状,六小姐眼泪才渐渐止住,不过由于刚刚哭的太投入,这一刻还是不住的抽噎。

    “好了,不哭了。”李姝伸出双手将六小姐揽入怀中轻声安慰。

    在众人眼中,李姝就是一个大度有爱心的大姐姐,这一刻看到妹妹的哭泣,心软了,便不再追究妹妹的过错了。

    临淮侯夫人刚刚还在想着怎么收场呢,这一刻见李姝抱着六小姐安慰,也放下了心。李姝的未来夫婿朱平安刚中了状元,若是李姝非要追究闹将起来的话,自己也不好太偏袒珠儿。

    还好,李姝及时收手。

    在众人眼中,李姝的温柔还在继续着。

    李姝抱着六小姐安慰了两句后,便缓缓低下头,一脸温柔的靠近了六小姐的耳朵,红唇微微轻启,耳语着,再次轻声安慰起来。

    李姝太温柔,以至于别人都听不到她安慰的话,只有六小姐可以听到。

    “妹妹别哭了,哭的多了是会死人的。妹妹有没有听说过三国时期的一个故事啊。诸侯袁术,妹妹听说过吗。袁术有一个姓冯的小妾,长的非常漂亮,圆润的小脸,大大的眼睛,咯咯......就跟妹妹一个模子里出来似的,国色天香,非常漂亮。哦,巧了,他的这个小妾呢。也是妹妹一样是北方人士呢。”

    “袁术这个姓冯的小妾本是北方人士,逃难到了扬州,袁术老家在南方,哦。就跟朱平安似的,也算是南方人。姓冯的女孩太漂亮了,以至于刚到扬州酒杯袁术给看上了,花了千金买来放到后院做了小妾。冯小妾呢,国色天香。那么漂亮,比袁术后院的女人都要漂亮好几倍,自然让袁术乐不思蜀,日日夜夜宠幸着冯小妾。”

    “袁术这般宠幸冯小妾,自然让后院里的其他女人吃醋不满。于是,她们想了一个办法,她们按下不满,堆起了笑容天天和冯小妾在一起玩耍,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先照顾冯小妾。哪怕是冯小妾看上了袁术赏赐给她们的最稀罕的物件,她们也毫不吝啬的都给了冯小妾,比袁术对冯小妾还要好。这般好,即便是石头也被捂热了。慢慢的,冯小妾也放下心扉,和她们在一起成了好姐妹。后院和谐一片美美,袁术坐享齐人之福,自然不会有意见。”

    “好姐妹在一起,自然无话不谈。其他后院里的女人每日都恭维冯小妾的容貌,不过同时也会推心置腹的与冯小妾分析未来。一有机会就会在冯小妾耳边吹风,说女人家的容貌都是一时的,从来不会有不老的容颜,妹妹你今日倾国。明日倾城,一年后两年后也能牢牢的拴住咱们主公的心,可是五年后十年后呢?咱们主公志在天下,后院会不断的进来新的姐妹,到那时妹妹还能担保容颜冠绝吗,还能像今日这般牢牢的拴住主公的心吗?冯小妾被说动了。担忧不已。这时,其他后院里的女人便开始帮着冯小妾出谋划策起来。”

    “这些女人在冯小妾面前吹风说,要想拴住男人的身,就要拴住男人的心,要想拴住男人的心,就要了解男人的心。我们主公志在天下,喜欢的自然也是志存天下的女人。我们弱智女流不能像将军那样沙场驰骋,也不能像军师那样决策千里之外,不过我们可以忧国忧民啊。”

    “妹妹若是在和主公相处的时候,常常摆出忧国忧民的样子,然后再掉几滴眼泪,我们主公定然会视妹妹为知己,自然也会把妹妹爱到骨子里去,就是任凭后院新人不断,妹妹也是主公心里的宝。”

    “姐姐们往日对我这么好,自然不会骗我。于是,冯小妾便信了。每当和袁术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摆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南阳干旱,百姓吃不饱饭,我好担心,然后便泪流满面;寿春发大水,淹了好多庄稼,我可怜的庄稼,百姓又要饿肚肚了,又是泪流满面;淮南闹瘟疫、封丘匪不断......”

    “只要有袁术,冯小妾就是日也哭,夜也哭,诺,就像妹妹这样哭一样,抽抽噎噎,梨花带雨。”

    李姝靠在六小姐耳边,笑靥如花,一脸温柔,不过声音却是阴森森的,就像当初朱平安给她讲鬼故事那样。

    “等过了些时日,后院里的其她女人便趁袁术不在的时候,生生用绳子勒死了冯小妾,然后将她用白绫悬挂在了房梁上。”

    听到这,六小姐便吓的脸都白了,想要挣脱,不过却被李姝用力的抱着,李姝继续温柔的附在六小姐耳边说话。

    “那袁术来了,看到冯小妾悬挂在房梁上,很是伤心。后院的女人都告诉袁术说是冯小妾自杀了,说冯小妾听说某地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郁郁寡欢,最后竟然想不开自杀了。‘冯氏有志节、时涕泣忧愁’,这是袁术早就知道的,所以听说冯小妾自杀后,也没有怀疑,伤心落泪了好几天,也就不了了之了。”

    “妹妹,你说你这么爱哭,若是今天哭的这么伤心,明天也哭的这么伤心,若是哪一天不小心也重蹈了冯小妾的覆辙,被吃醋了的某些人,悬挂在了房梁上,别人会怎么想呢?”

    李姝附在六小姐耳边,笑吟吟的问道。

    “啊......”

    六小姐终于承受不住,一把推开李姝,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好像看到多么可怕事情一样,呜呜哭着跑开了。

    太可怕了,呜呜呜......五姐姐太可怕了!我要回家......

    六小姐头也不回的,一路呜呜哭着跑回了她的院子,好像后面有狗在追一样,跑的老快了。

    众女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六小姐头也不回的跑回她的院子了。

    呃

    这在众人眼中,六小姐李珠几乎就是做贼心虚,被人温柔感化,内疚的哭了......

    “好了,事情清楚了,这可能就是个误会吧,或许是姝儿误会妹妹了,改日我登门向珠儿妹妹道歉。大伯母我看要不就这样算了吧。”

    李姝在六小姐走后,走到临淮侯夫人跟前,犹豫了一下说道。

    家丑不可外扬,李姝能主动委屈了自己来息事宁人,临淮侯夫人又怎么会不同意呢。

    于是,事情在临淮侯夫人的处置下得到了解决,今日毒羹事件是个误会,与六小姐无关,今后不许再提及此事。另外,为了安慰李姝,临淮侯夫人给李姝的院子安置了一个小灶房,今后李姝的饭食可以由李姝院里的人来做,所需花费走公账。除此外,那个被绑在树上的丫头,也有临淮侯夫人做主留给了李姝,卖身契随后就让人从六小姐那讨了送了过来。

    事情解决后,众人都散了,李姝院里恢复了安静。

    在李姝的闺房,只有李姝和包子小丫鬟两人,李姝伏案写了一封书信让包子小丫鬟带给王小二:

    妥善安置于岭南庄园,寻一憨厚当地人嫁了,嫁妆以一等丫鬟例,严加看管,不许北上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