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六十七章 发问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润色洁白的银汤匙,一下子变成了黑色,再明显不过了。@樂@文@小@说|

    “小姐,别喝,有毒……”包子小丫鬟看到自家小姐盛起甜羹时,那银汤匙已经变成了黑色,声音都吓的颤抖了。

    李姝似乎并没有发现汤匙的变化,看着包子小丫鬟翻了个白眼,娇嗔道:“瞎说什么呢,这是我六妹妹精心为我调配的甜羹呢。”

    李姝说完,便要将甜羹往樱唇中送去。

    “小姐,不是瞎说,真的啦,你看银汤匙都变黑了,有毒才变黑呢。”

    包子小丫鬟嗷一嗓子便扑了过来,小胖手抓住了自家小姐的纤纤玉手,包子脸都吓白了,唯恐自家小姐喝了甜羹。

    终于,在包子小丫鬟的提醒下,李姝臻首微转视线便落在了自己手中执着的汤匙上,然后像是看到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水汪汪的眸子波光流动,桃红樱唇微启“呀”了一声。

    咣

    甜羹被重重的放在桌上,李姝将似水双眸转向了那送甜羹的丫头身上。

    再接着,在那送甜羹来的丫头眼中,整个世界都变了。

    原本艳若三春之桃温柔娇笑的五小姐,此刻看向自己的眼神,却宛如来自于寒冬一样冰冷。

    “咯咯……别害怕,来,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李姝纤纤玉手把玩着变黑了的银汤匙,看向那丫头笑吟吟问道,“我亲爱的妹妹怎么给我送了碗毒羹呢?”

    不笑还好,一笑更冷了。

    “不是小姐送的。”那送甜羹的丫头连连摇头,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哦,咯咯......那就是这份甜羹自己长了腿跑到我这来了?”李姝瞥着那送甜羹的丫头冷笑道。

    “不,不是。奴婢不是那个意思。”那送甜羹的丫头再一次摇头。

    “哦,那你是哪个意思?”李姝丹唇微启,笑吟吟问道。

    “奴婢是说。我家小姐没有下毒。”送甜羹的丫头摇着头,解释道。

    “哦。你家小姐没有下毒啊。”李姝点了点头。

    送甜羹的丫头连连点头,松了口气,可是下一秒却是魂都要飞了。

    “甜羹是你送来的,你家小姐没有下毒,可是甜羹却是有毒的,那就是说是你下的毒了?”李姝忽地起身,冷笑了一声,看着那送甜羹的丫头。大声的问道。

    “好啊,原来是你下的毒,你为什么要下毒害我家小姐!”包子小丫鬟气的瞪大了眼睛,恨不得上去咬那丫头几口。

    “不,不......不是我。”那送甜羹的丫头脸都吓白了,连连丫头,矢口否认。

    “笑话,甜羹是你送来的,你家小姐没有下毒,你也没有下毒。那就是说我自己下的毒了?”李姝冷笑着反问道。

    底下那丫头先是点头,继而又摇头,最后自己都乱了。

    “好啊。你这小蹄子嘴儿还挺硬呢,既然你敬酒不爱吃,那就尝尝罚酒吧。若是被人欺负到头上了,我再不有所作为,那还不得让人欺负死啊。”李姝说着脸色一变,冷冷的吩咐道,“来人,将这意图谋害主子的贱蹄子绑了。”

    “去给我亲爱的六妹妹传个话,我要当面问问。看看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去请大伯母来与我做主,我千里迢迢从南方而来。幸赖府里长辈看护,才免于孤苦伶仃仰人鼻息的生活。姝儿心里暖暖的,可是今日姝儿不过想要吃碗甜羹,却差点被人毒死。若是大伯母不能与我做主,姝儿可不敢在府上住了。”

    “去请二姐三姐四姐她们过来,要快些去,听说刘妹妹要给我们姐妹每人一份甜羹的,我是侥幸,可若是三位姐姐遭了不幸,那我也不要活了。”

    李姝院里的丫鬟老妈子摩拳擦掌,早就蓄势待发了,等这边李姝一句句的吩咐完,她们为了在李姝面前表现,一个个在老妈子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执行下去。

    送甜羹的丫头被两个老妈子拧了胳膊,反绑了,拉到了院子里,束缚在了一棵树上。

    很快,临淮侯夫人在数位丫鬟老妈子的陪同下来到了李姝的院子,紧接着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等人也都在各自的丫鬟老妈子陪同下来到了李姝的院子。

    “大伯母,你可要为姝儿做主,刚刚姝儿差点就见不到大伯母了......姝儿就是嘴馋向六妹妹讨了份甜羹,可是,可是甜羹却不知被谁下了毒......”

    李姝在临淮侯夫人刚来,就一脸怕怕的小跑到了临淮侯夫人身边,柔弱可怜的抱着临淮侯夫人的胳膊,一双水汪汪的眸子雾气弥漫,似乎下一秒就要流出眼泪来。

    就在李姝要接着说的时候,一脸愤愤不平,委屈十足的侯府六小姐也在丫鬟老妈子的陪同下来到了李姝的院子。

    六小姐一来,就打断了李姝的诉苦,满是愤愤的向李姝发出了质问:

    “五姐姐,我好心与你甜羹,为何要诬陷妹妹我下毒害你。”

    六小姐这话一出,众人便将目光转向了李姝身上,似乎要看李姝如何回答。

    “妹妹缘何这般说,姐姐何时说过毒是妹妹下的了?”

    李姝一脸诧异的看着六小姐,很是莫名其妙的样子,似乎完全不明白六小姐为什么会这么问,然后湿润着眸子看着临淮侯夫人她们问道:

    “我从来没有说过毒是妹妹下的啊,大伯母,二姐你们刚才可有听到姝儿这么说过?”

    在李姝眼神的注视下,临淮侯夫人她们都摇了摇头,刚才李姝只是陈述了事实,说她向六小姐讨了份甜羹,可是却被人下了毒,并没有说是谁下的毒。

    看到临淮侯夫人她们摇头,李姝微微勾了勾唇角,向着临淮侯夫人行了一礼,轻移莲步来到了六小姐身边,漆黑如墨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六小姐问道:“妹妹也看到了,大伯母还有姐姐们都为姐姐我做了证明。刚才还没什么,现在细细想来妹妹的话,姐姐却想要问问妹妹,妹妹为何说姐姐诬陷妹妹下毒呢?难道说是妹妹知道什么......”

    “姐......姐姐,为什么要这般说妹妹,妹妹心里委屈......”侯府六小姐一脸受伤的看着李姝,圆润可爱的小脸满是柔弱可怜。

    “我说什么了,我只是问问妹妹,难道说姐姐差点被人毒死,就连问一句妹妹都不成吗?”李姝说着,水汪汪的眸子里雾气更浓了。

    “你!”六小姐语塞。

    “姝儿,珠儿,你们不要吵了。一个一个来慢慢说,姝儿你先说。”临淮侯夫人制止了两人的争执。

    李姝先是让包子小丫鬟将房里的甜羹和汤匙拿了出来,视之众人,然后端着甜羹来到了被绑着的丫头跟前问了四个问题。

    这份甜羹是不是你端来的?

    你送来甜羹后,这份甜羹可曾离开过你的视线?

    我是不是当着你的面用勺子盛时,发现勺子变黑的?

    毒是不是你下的?

    这四个问题,前三个问题,那送甜羹的丫头是用力的点头,至于第四个问题则是用力的摇头。

    “大伯母,姝儿没有问题了,请大伯母为姝儿做主。”李姝问完这四个问题后,便看着临淮侯夫人不言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