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六十六章 异变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咯咯……不怕妹妹笑话,瞧见这甜食啊,姐姐就想尝尝,妹妹不会在意吧?”

    李姝漆黑如墨的眸子含妖含俏,笑吟吟的在侯府六小姐脸上转了一圈,红唇微张,娇俏的笑声便发了出来。

    李姝说完,未等侯府六小姐回应,便径直走到跟在侯府六小姐后面的贴身小丫头跟前,伸出纤纤玉手将她端着的甜羹端到手中,然后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侯府六小姐。

    “承蒙姐姐不嫌弃,妹妹心里高兴着呢。”侯府六小姐脸色红中带白,纤纤玉手执着绣帕遮着樱唇说道。

    当然,嘴上这么说,心里怎么想就不知道了,不过看李姝笑靥如花,大约要的就是表面,至于六小姐心里怎么想,完全不在李姝的考虑范围内。

    听了回话,李姝微微一笑,纤纤玉手执着汤匙,红唇微张,性感的迷人,优雅恬静的用了一汤匙甜羹,然后闭上眼睛满意的回味了一下。

    “妹妹可真是有心了,这甜羹味道真是让姐姐爱不释手呢,不过想到这是妹妹专门为某些人准备的,姐姐就不夺人所爱了。”李姝盈盈一笑,纤纤玉手端着这份甜羹款款走至朱平安身边,将这份甜羹放到了朱平安面前。

    “某人有口福了,味道有些像小时候我给你尝过的百花蜜,可不要浪费了……”李姝纤纤玉手重重的将手里的甜羹放在朱平安面前,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

    百花蜜?

    朱平安听到这三个字就不由的将视线落在了这个精致的陶瓷玉碗上,小时候自己在学堂读书时,李姝为了让自己给他讲故事,有一次是就是拿百花蜜换的。百花蜜可不是简单的蜂蜜,而是古代特制的一种蜂蜜饮料,简直是古代版的可乐和雪碧,喝过一次之后,朱平安便深深的记住了它的味道。

    所以,听到李姝说这甜羹像小时候的百花蜜。朱平安舌尖就有些忍不住分泌液体了。

    本来没准备用这个甜羹的朱平安,在李姝这句像小时候百花蜜的言语下,便忍不住动手拿起汤匙省了一勺,然后放入口中。

    呃

    骗子

    这味道跟小时候的百花蜜相差十万八千里好不好!尽管味道也不错。但是一点也不像小时候用过的百花蜜。

    用过一口后,朱平安便意兴阑珊的将汤匙重新放入碗中,准备等到时候口渴的时候再用吧。

    见朱平安用自己用过的汤匙,李姝俏脸蛋微微布了一层红晕,不过漆黑如墨的眸子却是神采飞扬。尤其是扫过侯府六小姐的时候,更是格外夺目。

    j夫y妇......

    不,是y妇,真是乡下来的不知羞的村姑!真是不知羞,听她话的意思是小时候就勾引姐夫,都还没结婚呢,当着我的面,竟然把她用过的勺子给姐夫用!都算间接接吻了,真是不要脸,还真是狐狸精。勾引完了人还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

    侯府六小姐看着眼前这一幕,执着绣帕的纤纤玉手都快要捏碎了。

    侯府六小姐心里将站在朱平安桌前神采飞扬的李姝,分分钟划到了不知羞、不要脸的女生行列中。当然,习惯性的将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忘的一干二净了。

    其实,朱平安之所以用李姝用过的汤匙,完全是习惯使然。以前不论是在学堂还是在李姝家,朱平安已经习惯上用李姝带来的餐具吃她准备的餐饮了,小时候没那么多讲究,日积月累,长大后也就习惯这样了。

    不过在侯府路六小姐眼中。这一幕却几乎跟现代看到了爱情动作片似的......

    之后,李姝和侯府六小姐在朱平安的房间姐亲妹善了好一会,才相继离去。当然,回去前李姝又提醒了下侯府六小姐。回去后别忘了给自己院里送一份甜羹尝尝鲜。

    等李姝会到后院不久,侯府六小姐便差了刚才跟着她的那个贴身丫头,端了一份甜羹来到了李姝的后院。

    “五小姐,这是我家小姐让我端来的,在乡下尝不到的,五小姐若是喜欢。我们小姐说了,五小姐要多少有多少呢。”

    端来甜羹的丫头是六小姐的贴身丫头,她的利益与六小姐的利益休戚与共,刚才就是她跟着六小姐去的朱平安那,刚才李姝的所作所为,她也都看在眼里。

    所以,此刻奉命来送甜羹时,这丫头不由的带了感情因素,话里话外都透着冷潮热讽,暗讽李姝来自乡下每见识,自家小姐京城的大家闺秀,不知道甩了李姝几条街。

    “哦,是吗,那你回去可要替我好好谢谢六妹妹。”李姝似乎没有听出那丫头话外音似的,笑吟吟的开口道。

    “画儿,快与我端来尝尝。”说着,李姝便有些迫不及待了。

    包子小丫鬟很听话的将这份甜羹从那丫头手中接过来,端到了李姝跟前,李姝好像对这份甜羹很是情有独钟,从包子小丫鬟手中接过来,便伸出纤纤玉手要去拿汤匙,大快朵颐一下。

    可就在这一刻,异变陡生。

    或许是李姝对这份甜羹太钟爱了吧,以至于接过这份甜羹时,手都有一些颤抖。

    啪嗒

    这份甜羹配套的汤匙,便从李姝手里掉落在了地上,陶瓷的汤匙摔成了两半。

    送来甜羹的丫头乍闻汤匙落地的清脆声,下意识的往地下看,看到摔成两半的汤匙,微微一惊。

    在那丫头低头看汤匙的时候,李姝浅浅笑着看着那丫头,不着痕迹弹了下小手指,然后大度的大度的向着那丫头微微一笑,劝慰了一句“没事,不用担心,是我手滑了,重新换一个调羹便是。”

    说着,李姝便扭头看向包子小丫鬟吩咐道,“画儿,去把我那个银汤匙拿来。”

    待包子小丫鬟颠颠儿的拿来了银汤匙后,李姝接过精致的银汤匙便浅浅一笑:

    “怪不得刚才摔了汤匙,大约是天意,想来也只有这银汤匙才配得上六妹妹精心调配的这碗甜羹。”

    看着笑吟吟的李姝,那送甜羹的丫头心里面翻了个白眼,不就是一个银汤匙吗,显摆个什么劲儿啊,跟小姐说的一样,真是乡下来的村姑,没见过世面。别说银汤匙了,在这侯府就是金汤匙自己也见得多了。

    就在这送甜羹的丫头在心里翻白眼的时候,异变再次发生。

    因为就在这丫头的注视下,李姝将银汤匙放入了甜羹内,搅拌了几下,然后很快,等李姝将盛着甜羹的银汤匙盛起的时候,那原本闪闪发光的银汤匙,那接触甜羹的银汤匙便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起来。

    由浅及深,黑的触目惊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