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六十五章 闺斗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阳光暖暖,一片灿烂,京城内外的热闹渐渐归于尾声,在外面的人们陆续各自回家,回味着状元夸街的风采。WwW.XshuOTXt.CoM

    “咯咯……没想到姐夫今日骑在马上,还是一表人才呢。”侯府的六小姐在回后院的路上,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李姝闻言,撇了撇小嘴,挥了挥小手娇嗔了一声,“还一表人才呢,他今日看上去就像是煮熟了的癞蛤蟆似的。”

    噗嗤

    在李姝的这句话刚落音,一同走去后院的二小姐她们便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噗嗤……五妹妹,你呀,哪有这样开玩笑呢,哪有将自己未来夫婿说成煮熟了的癞蛤蟆的,那可是状元郎呢,不知有多少人羡慕你呢,你又不是没看到今日街上有多少女生顾不得女儿家的矜持,以后可要好好珍惜才是。”侯府二小姐发出一串银铃般的娇笑,纤纤玉手微微执起李姝的小手,长姐一样的说着知心儿的话。

    “一只臭蛤蟆,哪个要珍惜他,谁爱要谁要去。”

    李姝傲娇的撇了撇小嘴,粉嫩耳垂上两只精致的白天鹅耳坠微微摇晃,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泽。

    小嘴里说着癞蛤蟆,耳垂上挂着白天鹅,怎么都感觉都有些……

    “妹妹,可莫要这么说,我们女儿家还不得仰仗着他们爷们儿过活,要知道这世界上可没有不老的貂禅,不死的西施啊?”

    青黛蛾眉遮唇娇俏,玉簪罗裙衣决飘飘,一行姐妹数人轻移莲步一路说说笑笑,一副姐妹亲密一家人的氛围,后面的小丫鬟老妈子稍后几步跟着,浩浩荡荡往着后院而去。

    朱平安回到客房还未等休息。便迎来了数拨人,临淮侯也屈尊降贵来了朱平安的客房,说了些做官的注意事项。大意就是让朱平安入职后多看多听少说,多说则多措。少说则少错,不说则不错,末了又让朱平安有机会多跟严府亲近亲近。

    临淮侯走后,侯府里老夫人以及大夫人、二夫人陆续差人送来了贺喜的礼品,有上好的砚台,有狼毫做的鎏金毛笔……当然也少不了红包。

    朱平安一一谢过,随手打赏了来人,钱不多。但是却让来人都高兴而归。

    等到这些人都走后,客房也渐渐安静下来了,朱平安除去朝服冠冕,换了常服,大约又过了一会便又有人来了。

    “咯咯……恭儿在外面顽皮逃避检查功课被我捉到了,送来姐夫这里。”

    侯府六小姐小脸圆润,露着小虎牙掩唇娇笑着走了进来,另一纤纤玉手拉着熊孩子的小胖手,一副关爱弟弟学习的好姐姐模样。

    侯府六小姐换了一身新衣,隐隐的和李姝今早穿的衣服大约相同款式。不过只是更显身材些,腰间垂着流苏,淑女窈窕中又自带三分少女的诱惑。

    “我只是想睡个午休再来的……”熊孩子表达着他的不满。六姐姐也真是的,人家还在睡午休呢,就被六姐姐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自己顽皮淘气还不让说啊,乖啦,乖乖在姐夫这学东西,姐夫可是状元。”

    侯府六小姐蹲下身,伸出葱白的玉手摸了摸熊孩子的小肥脸,娇嗔了一句。

    由于侯府六小姐是正对着朱平安蹲下的,她穿的衣服领口或许是低了些。在蹲下身哄熊孩子的时候,露出了一片雪白粉颈和漂亮的锁骨。

    “姐夫。今日是要检查恭儿的功课的吧?”

    哄完熊孩子后,侯府六小姐抬头看向朱平安。颈下雪白柔滑的肌肤露的更多了,纤纤玉手很自然的将滑落香腮的秀发拨到粉嫩耳后,耳上的鲜红鲤鱼跃龙门耳坠闪闪发光。

    说话时,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仰起的圆润小脸略施薄粉更显粉嫩,白里透红,水汪汪的大眼睛自带一股女儿家的娇憨之韵,轻启的朱唇涂了唇红,羲合间散发着淡淡妩媚。

    可爱清纯,却又有妩媚……

    大家闺秀一身清纯,可这不经意间的妩媚,别说对于不通情事的书生了,即便是风月中的老手也会瞬间被俘获。

    但是

    对于这种女生,朱平安在硬盘里见得多了,老师的,空姐的,邻家小妹的,等等等等

    而且

    在齐b小短裙盛行的现代,侯府六小姐这点走光基本上都属于高度传统保守级的了,才露个脖子而已......看看现代好多明星走红毯,多正式的场合啊,人家就讲究一个敢露、会露了。

    所以,侯府六小姐这番不经意间的妩媚,在朱平安眼中太平常了,以至于都没有一点的波动,就好像看到太阳从东方升起一样,太正常不过了。

    “嗯,是的。”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便低下头翻找前些时日给熊孩子留的功课。

    呃

    眼睛都没有眨啊!

    侯府六小姐微微咬了下嘴唇,难道说还不够......低下头想了想,侯府六小姐决定换一种方式,她已经想好了好几种方式了,在她看来,定然可以给土包子姐夫留下深刻印象。

    到时候,看五姐姐还怎么得意,一个乡下长大的村姑,哪里配做状元夫人!

    “姐.......”

    侯府六小姐想好了,抬起头,姐夫两个字刚喊了一个便戛然而止了。因为她抬头后,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她心中的那个乡下长大的村姑五姐姐。好像做贼心虚似的,侯府六小姐满脸红晕,呼吸有些紧促,娇躯微微有些颤抖

    李姝笑吟吟的站在侯府六小姐跟前,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闪烁着亮光,上下扫了侯府六小姐一眼,在她衣领处停留了一秒,嘴角微微向上弯。

    “姐......姐。”侯府六小姐声音有些发颤,从地上起身时不着痕迹的将衣领往上拉了拉。

    “咯咯......妹妹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可是生病了?”李姝笑吟吟的看着侯府六小姐,言语间听上去很关心似的问了一句。

    “咳咳......今日随姐姐外出,可能是着了凉了。”侯府六小姐纤纤玉手扯出一张绣帕捂着小嘴咳嗽了两声说道。

    “哦,着凉了,妹妹应该在房间静养才是,怎么这么不在意身体,到这儿做什么?”李姝眼珠微微转动,看着侯府六小姐颇为关心的说道,言语里满是姐妹相亲相爱的关怀。

    “劳烦姐姐担心了,妹妹真是该死,不过妹妹身体也只是微恙,不碍事的。今日看到恭儿在外面顽皮,想到父亲大人多次强调让恭儿跟着姐夫学习,我便将恭儿送了过来。另外,想着空手来也怪不好意思的,便让丫头做了份甜羹一并送了过来,等恭儿和姐夫学累了,也好润润喉咙。”

    侯府六小姐甜甜一笑,桃花粉面带些柔弱,岁月静好人畜无害。

    “是吗,妹妹可真是有心了,你是不知道,姐姐呢对甜食也情有独钟呢,不知妹妹可否方便稍后让你这丫头也给我院里送来一份,让姐姐也尝尝味道,一饱口福?”

    李姝微微一笑,抿着嘤唇,漆黑如墨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侯府六小姐。

    “何劳姐姐开口,妹妹本来就打算给姐姐们每人送上一份呢,只是想着姐姐们刚刚从外面回来,打算等姐姐们歇歇再送与姐姐们的。”侯府六小姐回视李姝,纤纤玉手执着手帕半遮朱唇。

    “那姐姐就多谢妹妹了。”李姝盈盈一笑,眸子里冷光一闪而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