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五十九章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随着朱平安的独占鳌头,唱榜仪式至此便也就结束了,传胪官领到金榜后,宫殿外的乐师便开始奏起了《嘉靖之章》曲,文武百官及新进进士再次行三跪九叩礼,在众人跪拜状态下,嘉靖帝乘坐御辇返回了他的西苑,大约又要开始炼丹了吧。

    嘉靖回西苑炼丹,鸿胪寺官员将领到的金榜交到礼部尚书徐阶手中,徐阶打开核对后又交给了吏部尚书李默手中。

    附近的大臣们也都围过来观看殿试金榜,这些个大臣们对今年的殿试金榜很是感兴趣,早在殿试前他们就得知严嵩严阁老的外甥欧阳子士要参加本次殿试,而且严嵩又主持殿试读卷,听说殿试阅卷时,严阁老的侄子可是名列前茅第一人呢,原以为这次状元非严阁老的外甥欧阳子士莫属了,没想到转眼间放榜时,严阁老的外甥别说状元了,就连榜眼探花都没有他的份。

    要是说严阁老大公无私吧,他们是不相信的,如果严阁老大公无私的话,他的外甥为何能在读卷大臣批阅后名列第一人呢?!而且,他们更是听说本来这次的状元郎朱平安,也就是会试会元,在读卷大臣批阅后,可是仅仅列在第十一名呢。本来是连被圣上预览的机会都没有,可是谁料想天恩隆降,咱们圣上竟然要批阅前二十份试卷呢。

    有些对严嵩敢怒不敢言的官员们对这次的金榜可是喜闻乐见的,严阁老真可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到头来,人家当了状元不说,自家外甥却仅仅得了二甲第二名!

    “哦,严大人,可要趁此一观金榜,再过片刻我们可就要悬挂于东长安门外了。”手持金榜的这位花白胡须的官员,带着一脸笑意。很是“诚恳”的向着严阁老挥了挥手中的金榜发问道,李默对于本次殿试的猫腻可是一清二楚。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几乎带有挑衅的味道了。

    朱平安对这位花白胡须的官员有些好奇,这是哪位。这年头竟然还有敢当众和严嵩对着干的官员。

    “咳咳,李大人还真是体贴入微啊,知老孝老啊。老夫已是古稀之年,这年纪大了,这听力也有些不好了。刚才殿试唱榜,正好有几位没听清楚,李大人之言可真是说到老夫心坎里了。那老夫就谢过了。”

    出乎这位花白胡须官员的意料,严嵩严阁老听到了他的话,不仅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反而是一脸红润,用他么的爷爷看孙子的眼神看着自己,夸奖自己孝顺老人,而且还从善如流的要一看金榜。

    一时间,这位花白胡须的官员有些错愕。呃,这老家伙不是应该羞愧的嘛。

    很快,严嵩身边的一位独眼土肥圆便越众而来,众位官员皆是自觉的给他闪开一条道路,这独眼胖子朱平安也认识,正是严嵩的独子严世蕃。

    “呵呵,李大人有心了,孝心可嘉啊,我代家父谢过李大人了。”严世蕃一脸嘲讽的笑着走到花白胡须官员身边,微微拱了拱了手。做了个下官见上官的礼仪,不过脸上却无半分恭敬可言。

    “哼。”花白胡须的官员冷哼一声,将手里的金榜放到了严世蕃的手中,在花白胡须官员身后还有不少官员用一样同仇敌忾的眼神看着严世蕃。

    “如此。多谢了……”严世蕃扯着嘴角,笑的声音很大,看向花白胡须官员的独眼里闪过一丝阴光。

    在严世蕃心中,这李默越来越无遮拦了,不就是去年俺答汗来袭京城时,你奉命守好了正阳门嘛。不就是圣上升你做了吏部尚书嘛!这才坐在吏部尚书位子上不到一年,就这么不安分了。这老小子比徐阶那老小子还猖獗,徐阶自从上次被父亲敲打后,懂事多了,多次来府上拜会。没想到李默这老匹夫倒是有了些气候,竟然有了党羽,看来该是时候跟父亲商议下,给这老匹夫来个狠得了。

    严世蕃拿着金榜,回到严嵩身边,将金榜双手交给自家老爹。

    严嵩接过金榜打开看了看,然后便手持金榜向着台阶下站着的新进进士们走去,目标直指独占鳌头的朱平安。

    “汝乃我大明立国状元及第第一人,较之我朝最年轻状元江西费宏还要小6岁有余,须知当年费宏也不过齿零二十方中状元,汝今年仅十四尔!”这位大明朝除了嘉靖以外权势最大的大佬手持金榜走到朱平安跟前,看着朱平安开口道。

    朱平安虽见严嵩这么一位大佬来到自己跟前,不由态度放恭敬了很多,双手行礼,一副认真聆听教诲的谦恭模样,尽管在心里面对严嵩没有一丁点好感。

    对于朱平安的谦恭有礼,严嵩面上显的很满意,孺子可教也,用手捋了捋胡须,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汝年幼而中举,此乃我圣上英明,自然,与你本身勤奋聪锐也分不开的。老夫忝为本次殿试读卷官首,初察汝之试卷便觉不凡,然造化弄人,不过幸得圣上英明,汝可莫要辜负了圣上一番拳拳爱才之心。”

    “谨遵大人教诲。”朱平安双手行礼,恭谨应答。

    在外人眼中,严嵩这番推心置腹的言谈特有长辈关爱后辈的感觉,而朱平安也是很配合的恭谨有礼,真可谓是一幅有爱的画卷。

    “哼,一丘之貉!年纪小小的不学好!”花白胡须的李默见状冷哼一声,指桑骂槐的看着别处悠悠的来了一句,然后领着数位官员绕过此处而去。

    “老夫身体不适,东长安门张榜一事便由左侍郎担任吧。”走了数步,李默微微拱了拱手放下一句话,便领着数位官员径直离开了。

    “李大人慢走不送啊,好好养病哈,吏部还得有劳李大人费心呢。”严世蕃一脸笑意的朝着离开的李默等人的背影来了一句。

    话音刚落,便明显的看到李默闻言步履都气偏了一步,严世蕃自得其乐的大笑了起来,在他独眼里散发着阴戾之气,似乎在盘算着如何对付这个敢与和自己父亲作对的老家伙。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听着花白胡须官员那句“一丘之貉,年纪小小不学好”的话,朱平安心里欲哭无泪,这尼玛完全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凭空出来了一个无妄之灾啊,自己毛都没做,似乎就已经得罪了一位敢于和严嵩为敌的大佬。

    听严世蕃的话,吏部还得有劳李大人费心呢,尼玛,这花白胡须的官员该不会是吏部尚书吧。吏部尚书掌管天下官吏升迁考核,位同宰辅啊。

    话说您老也太武断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