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五十七章 传胪放榜 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一个是满堂彩八个“○”,圣上赏赐还选了象征着科举第一的金鱼;另一个则是再三关照才仅有七个“○”,还有一个“△”的评分,圣上赏赐时选了跟殿试没有半毛钱关系的金鸡。

    另外,欧阳子士可是坐严阁老的轿子来的......

    于是,在众人心中,几乎已经判定欧阳子士是本次恩科殿试的状元了,众人多是围着欧阳子士恭维起来。

    就在众人的恭维声中,紫禁城午门城门楼的鼓由人敲响了起来,咚咚咚三声鼓响,撕破了天地的寂静。

    鼓声一响,在前面的那拨文武百官,便迅速的按照品级职位排好了队伍,耐心的等待宫门打开。

    在礼部官员的提醒,朱平安他们四百名新进进士也按照殿试时的顺序排起了队。

    朱平安和欧阳子士各自站在两排的队首,朱平安微微笑着拱手向旁边的欧阳子士打了一个友好的招呼,欧阳子士见了仅是向朱平安微微点了点头,一脸的优越感,仿佛一只会跳芭蕾的天鹅在看一只只会在污泥里翻滚的肥猪一样。

    天五更,钟声鸣,深锁的宫门掀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文武百官皇亲贵胄排列着整齐队列,率先迈步进入午门,朱平安及欧阳子士在礼部官员的提点,紧随着文武百官,也步入了午门。

    十米多高的城墙,宛如高山一样,朱平安步入午门,对紫禁城的城墙感慨不已。午门是紫禁城的正门,进入午门,首先看到的不是鳞次栉比的宫殿。而是一片开阔的空地,宛如谁家放大了数百倍的庭院一样。

    披坚执锐的猛士列队站在各自的位置,鹰眼一样注视着每一位进入的人reads();。似乎稍有不慎,便能引来刀斧。

    再往前走。便看到了紫禁城内横流的金水河,在午门和太和门之间蜿蜒流过。金水河上共有五桥,汉白玉为材,精雕细刻,华美异常,统称为金水桥。

    来到金水桥前,文武百官再次整理朝服,再一次调整队伍。正式准备进入谨身殿。

    进了太和门,朱平安明显的感觉到森严之感,似乎整个皇宫也都严肃了起来,刚进午门时还只是披坚执锐的猛士负责安保,此时安保强度明显加强,负责安保的侍卫无论衣着装备还是体型或是数量,都明显强了数筹不止。

    除了侍卫外,文武百官中的御史也开始负责起来了监察之任。

    从进入太和门起,文武百官包括朱平安他们这些新进进士都处于了监察之中。一举一动都被无数双眼睛盯着,一旦有言行举止不妥的地方都会被记录在案。日后处理。

    辉煌的宫殿,浩荡的权势,一一的展现在了朱平安等新进进士眼前。

    一步步深入。一步步震撼。

    等到了谨身殿的时候,新进进士们已经都合不上嘴巴了。

    大殿坐落在七米多高的汉白玉石基上,汉白玉石基分为三层,每层都有一千多个精雕细刻的龙头探出,震撼人心。大殿高近30米,占地大约得有一千多平米,蟠龙金柱拔地而起,殿顶如山,贵气逼人。

    因为大殿坐落在七米多高的汉白玉石基上。所以设立了石阶通往大殿,台阶中间有一块比西苑更为壮观的御路石。近二十余米长,四米宽。上面雕刻着九龙出海戏珠,鲜活生动,扑面而来,令人呼吸不由紧促。

    这个通往大殿的石阶被称为“陛”,石阶不像我们的楼梯这般紧促,石阶和石阶之间有一段平地,然后再是石阶,这块平地被称为“墀”,石阶上被涂上了象征着喜庆的红色。

    文武百官都站在了红色的“墀”上,按照品级大小由上而,朱平安等四百名新进进士则是没有资格站在这红色“墀”上的,他们都是排在文武百官后,站在了红色的“墀”。

    看着眼前这等级分明的一幕,不知有多少新进进士定了宏图志。

    因为今日嘉靖帝要亲临,所以大殿外都是按照天子礼仪而来的,在大殿顶檐正中有一把九龙曲柄黄伞盖,在东西两侧依次设有拂炉盒壶盘瓶椅杌等物,在大殿檐还有数队衣着华丽的乐师静立待命,另外手持礼仪用的长刀弓箭长枪的天子亲卫站在台阶两边,层层而,威风凛凛,让今日大殿显得格外威严和隆重。

    很快,嘉靖帝便在仪仗的簇拥亲临了。

    “鸣鞭!”

    嘉靖帝仪仗快要临近谨身殿的时候,一位气宇轩昂的侍卫高喊了一声鸣鞭,然后便手持一根环形用黄丝编织而成的长鞭,鞭梢似乎还涂蜡,用力的甩起,然后重重的抽打在地面上,一共甩了三。

    鞭声特别特别响,如晴空霹雳。

    这就是传说中的净鞭,用力警告臣的。

    很快嘉靖的仪仗便到了,府乐响起,连绵不绝,朱平安只是模糊的看到仪仗,只能脑补嘉靖帝升坐到大殿的龙椅上的场景reads();。

    当乐声停的时候,朱平安模糊听到有太监在喊什么,然后便见前面的文武百官开始行三跪九叩大礼,于是也跟着行跪着行礼。

    三跪九叩完后,便模糊的听到有鸿胪寺的官员宣读《制》,虽说听不清楚,但是这都有固定格式,大约也能猜出来,无非是在说“嘉靖三十年三月十五辛亥恩科,策试天贡士,第一甲赐进士及第,第二甲赐进士出身,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

    鸿胪寺的官员宣读完《制》后,便有一个小太监将殿试弥封的皇榜排名交到了内阁学士手上,内阁学士手捧皇榜跪地向高坐龙椅上的嘉靖帝行礼,然后起身走到大殿东面摆放的一张桌子上,将皇榜打开放。

    看到这一幕,站在文武百官后的新进进士们激动不已。

    当然,最激动的还属我们站在最前面的欧阳子士,自从宣读《制》完,欧阳子士就一脸激动急切的看着前方的大殿。

    快

    快

    快宣读皇榜啊,我的双腿已经**难耐了,独占鳌头,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欧阳子士激动的一脸通红,攥紧的拳头还颤动不已,双眼饱含两泡热泪,感情都已经酝酿好了,获状元感言都在心中打好草稿了。

    欧阳子士,你做到了!

    欧阳子士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了大殿内......

    没让欧阳子士失望,大殿内礼部官员走到桌前打开金榜,鸿胪寺的官员站在金榜前开始唱榜了,从第一名开始依次唱榜,也就是先从状元开始。

    “嘉靖三十年辛亥恩科殿试一甲第一名……朱平安!”鸿胪寺官员唱榜的声音打破了大殿的寂静。

    鸿胪寺官员的声音虽大,却传不到殿外,不过没关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的声音刚落,值守的侍卫便大声的重复一遍,从殿内传到殿外,每隔几个侍卫便有人重复一遍,一直传到最外面末尾的侍卫。

    第一名……朱平安!

    听到唱榜的声音,激动不已的欧阳子士第一反应是,嗯,终于唱榜了,从第一名状元开始的,嗯,我该去中间的御道上谢恩去了,哈哈,这御道可是只有皇上才能走的,也只有今天状元才可以,这可是天大的荣耀,好激动啊。

    然后便是,呃,唱错了吧,我叫欧阳子士,不叫朱平安。

    再然后便是,啊,什么,第一名是朱平安!第一名竟然是朱平安,搞什么啊,他朱平安才得了七个“o”,我得了八个,全都是“o”啊!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

    欧阳子士在第一反应时,就已经迈出去了一步脚了,第三反应时仍然机械的迈着,一脸的苍白,仿佛走路扯到蛋,碎了一样。

    在唱榜时,一甲三名的状元榜眼探花,都要连着宣布三遍,用来表示嘉奖和不同,此时第二遍唱榜声再次传来,侍卫们接力的大声的重复着:

    “一甲第一名……朱平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