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五十六章 传胪放榜 一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鸡未鸣,狗未叫,窗外一团漆黑,不见半点光亮。

    朱平安起床洗漱完毕,吃过包子小丫鬟打着灯笼送来的早餐,在包子小丫鬟的协助下穿好崭新进士冠服,便出了临淮侯府,向着紫禁城而去。

    早餐是肉包子配的清粥小菜,味道很好,可以吃出来是李姝家那个进步飞速的大厨的手艺,包子皮柔韧馅鲜美,小菜爽口美味,入腹口齿留香。

    话说,这李姝家的大厨也挺辛苦的,至少要比自己早起半个多小时才能做出这么一桌早餐,改日定要当面好好谢谢李家的这个大厨,最近一直以来承蒙李家大厨的美食照顾,不胜感激之至。

    朱平安出了临淮侯府,便一路向着紫禁城而去,因为昨日礼部差役送来进士冠服时通知的传胪地点便是紫禁城的谨身殿。

    紫禁城,这座城中之城,就是现代的故宫,当然大明这个时候的紫禁城跟现代的故宫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现代的故宫毕竟经过了清朝的改建。不像现代的故宫,人们交钱买票就可以进去玩一圈,大明这个时候的紫禁城属于禁地,它是皇宫,居住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尊贵的群体。

    传胪,说的是殿试揭晓名次的仪式。

    朱平安走到紫禁城午门的时候,东方渐渐有了朦胧的光亮,天欲白,花欲红,柳欲绿,紫禁城金黄的琉璃瓦蔓延着一片金光,满满的都是华丽富贵。

    紫禁城外黑压压的一片人,大约分成了两拨,一拨是穿着朝服的文武百官,这些人按文武分成两个阵营,里面有分成若干小阵营;另一拨则是像朱平安这般穿着崭新进士冠服,带着簪花乌纱帽的新进进士。

    两拨人都很激动,文武百官激动是因为好久没见嘉靖帝了,上次殿试他们好些人不够格去西苑,难得嘉靖帝心血来潮。在这紫禁城谨身殿传胪,这些文武百官才得以久违的面见圣颜,如何能不激动;至于排在文武百官后面的新进进士们激动,则是因为今日是他们大喜的日子。金殿传胪,这是他们十年寒窗最终收获的时刻。

    因为时间尚早,紫禁城的宫门尚未开启,大家在外面边等边聊,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朱平安到了紫禁城。便跟张四维及王世贞融入了四百名新进进士中。

    新进进士门聊得最火热的话题便是状元归属,这个时候不仅是他们不知道一甲等前二十排名,即便是前面的那么多文武百官也没有一个知道前二十排名的,包括严嵩严阁老等八位读卷大臣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二十名之后的进士排名。

    这个时候前二十的排名,自从嘉靖帝排定后,便密封了起来,一直到今天传胪时才会打开,公布排名。

    当然,即便是前二十确切的排名未知。可是还是有不少内幕消息流传出来,这些四百名新进进士中有不少都是出身于达官显贵之家,或者跟达官显贵沾亲带故的,关系套关系,有不少新进进士拐弯抹角的打听到了些八位读卷大臣阅卷时的信息。

    另外昨日,嘉靖帝召见前二十名的消息,也在众人中传遍了。

    就是因为状元未知性中夹着一些已知性,大家才会聊的这么火热。

    “按理来说,咱们上次会试的会元,是有很大机会的。”一位头戴簪花乌纱帽。身穿一套进士冠服,手持槐木笏板的新进进士在人群中发表自己的看法。

    这人话音刚落地,就有人笑着摇头了。

    “这位年兄怕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这人摇头笑着开口道,一脸的八卦味道。

    “哦。愿闻其详。”第一位新进进士向着这人拱手讨教。

    “我虽是道听途说,不过消息却是可靠的很,我父亲的好友在大理寺任职,他上司大理寺卿忝为读卷大臣之一,昨日在我家饮酒时曾向我父亲提及,说是阅卷完毕。将前二十名试卷呈送御览,御览时拆开弥封,发现我们的朱会元在本次阅卷中,仅得了七个‘O’,在送呈御览前的排名仅为第十一。”摇头笑的那人,一脸八卦的说道,满意的看着对面那人惊诧的表情,过足了八卦的瘾。

    “第十一啊,这名次别说一甲了,就是二甲也不在前啊。”人群中议论了起来。

    “就这都还是严首辅照顾了呢,听说第一遍阅卷完,这份试卷仅有六个‘O’,都是三甲之列了。严首辅惜才,让读卷官重新复阅了一遍,才多了一个‘O’。”有知道更多内幕的新进进士,将自己所知的内幕消息,补充了起来。

    好劲爆啊,会元只得了七个“O”,二甲都不靠前!状元就别想了。大家一时间情绪高涨了起来,尤其是那些自我感觉答卷良好的人,觉的自己又有机会了。

    呃,说的是我啊。朱平安听着大家的议论,一脸淡然,只是在众人同情的看过来时微微笑了笑,一点也看不出沮丧来。

    在众人眼中,朱平安这是哀莫大于心死,悲极生乐,以及强撑着的赶脚......

    听到消息后,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不住的安慰朱平安,要朱平安放宽心,不要想太多,结果没出来呢,一切皆有可能,尽管两人内心真实觉的是没可能了。

    “不用担心,能到今天,我已经得逞所愿了。至于状元嘛,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朱平安笑的一脸淡然、坦然。

    “好一个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子厚达观自如,豁达如斯,令人佩服。”张四维和王世贞对朱平安乐观的人生态度,敬佩不已,这句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简直令两人折腰。

    张四维和王世贞这么看,不代表众人都是这么看:装吧,装吧,你就继续装吧,看你能撞到什么时候,等到结果出来,有你哭的时候。

    “要我看啊,本次恩科状元,非欧阳兄莫属了,我可是听说欧阳兄可是得了满堂彩,八个读卷大臣全都是“O”符高评。”人群中有人很自信的提出了状元必属欧阳子士的论断。

    这一个论断,得到了在场大多数人,几乎全场人的认同,然后站在欧阳子士身边的人便开始恭维起来欧阳子士来,仿佛此刻恩科状元已经名花有主了似的。

    欧阳子士在众人恭维下嘴里说着不敢当,成绩尚未出来,大家切莫玩笑之类的话,不过却是满面春风、春风得意、顾盼生辉,完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听说这次前二十名面圣最后,圣上让选一赏赐,敢问诸位仁兄选的何物啊?”有位于前二十名被嘉靖召见的进士,向着人群中发问。

    很快就有人回应,说是黄金鲤鱼,陆续有好几位都说是黄金鲤鱼。

    有人询问欧阳子士,欧阳子士也回答说是金鱼,鲤鱼跳龙门,再合适不过了。

    然后有人想到朱平安虽说排到十一名,但也毕竟蒙受圣上恩典,被召见,便来问朱平安选的是什么。

    “金鸡。”朱平安一脸诚恳的回答道。

    呃

    众人闻言,安静了数秒,然后便又窃窃私语起来,不少人都忍不住小声笑了起来。他们没想到朱平安竟然选金鸡,鲤鱼跃龙门说的就是科举成绩好,明明鲤鱼跃龙门最适合科考了,他却选择金鸡!试卷在严首辅破格关照下,才得了十一,现在这个金鸡一选,呵呵,状元什么的想都别想了,不可能的。在他们眼中,状元十之八九就是欧阳子士了,反正在他们眼中,朱平安是不可能了。

    欧阳子士闻言,嘴角不由噙了一抹讥笑,低语了句,乱弹琴。然后,眼里面的自信更是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