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五十四章 意外之喜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鱼鸡之选,原因便是如此。

    但是面对嘉靖帝的询问,朱平安却不能这么回答的,这种回答太具有宗教色彩,也太具有功利心了,即便是答对了,也不一定能落的下好了。

    作为教徒,这种解释回答能让教宗满意!

    可是作为臣子,这样的回答,不能让君主满意!臣子的回答,要有臣子的样子。

    “鸡有五德,臣在家中常蒙母亲教导,自幼以来,母亲便告之微臣,鸡乃五德之禽。臣幼年家贫,母亲以养鸡生蛋换钱,买笔买墨买纸,供微臣读书识字,微臣能有今日,幸赖父母供养,臣对鸡亦心存感激。

    “鸡乃五德之禽,身有五德。鸡头上有冠,冠者君子也,这是文德;鸡的爪子后面有趾,尖锐锋利,用于战斗,这是武德;鸡悍而不畏,面对强敌,亦敢于战斗,勇于战斗,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勇德;鸡在发现食物后,不会吃独食,而是会招呼同伴一同啄食,仁厚无双,这是仁德;雄鸡报晓,不畏严寒酷暑,风雨无阻,天明报晓,从无一日失信,守时守信,这是信德。”

    “夫子有言,三人行必有我师也,臣以为此言施之于四海万物而皆准。”

    “臣选金鸡,便是要以其五德而师。臣当活一日而学一日,活到老而学到老,手不释卷,文德之心长存;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臣虽文人,亦存武心,犯我大明者,虽远必诛,臣虽文臣,手无缚鸡之力,然臣亦愿为陛下驰骋沙场建功,虽不能沙场厮杀、长缨缚敌酋,亦可运筹于帷幄之中;北虏蛮横,南倭凶残。然臣身上流我大汉之血,亦有勇德之心,臣不畏惧;臣,承蒙陛下恩赐。得以晋身,当存仁者之心,今后无论微臣处于何处何地,永存仁德;人无信不立,臣亦永存信德。言必行,行必果。”

    “此五德,臣将牢记于心,付诸于行,为陛下锦绣江山,增砖添瓦。”

    朱平安手捧着金鸡,满脸激动,双眼都透着真诚,言语条理清晰的,将自己选择金鸡的理由。“如实”的禀告给了高坐龙椅上的嘉靖帝。

    这一番理由,几乎可以做一篇策论文章了。

    五德之论。

    活到老学到老。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为我的锦绣江山增砖添瓦。

    这些话听着多舒坦啊,五德之论说得好,学到老活到老,这六个字言简意赅,可是意味深远啊;另外那狭路相逢勇者胜,这种话真可谓是鞭辟入里,要是我大明的将士都有此心,那劳什子北虏南倭拿什么跟我大明死磕,拿头吗!还有为我锦绣江山增砖添瓦。人家没说开疆拓土,只说增砖添瓦,说的多么赤诚啊,一点也不假大空。报国之心多么迫切啊。

    朱平安言语中夹杂的经受现代社会考验的词句。征服了嘉靖。

    这一番话说到嘉靖帝心坎里去了,这样赤孝之心的臣子,这样有好学之心的臣子,这样懂事的臣子,这样有报国之心的臣子,到哪去找啊!

    在嘉靖帝身边服侍的黄锦在听完朱平安这一席话后。不由自主的再一次多看了朱平安几眼,牢牢的将朱平安记住。这个少年,将来不可限量啊,今后当多留心一二,结个善缘。

    “平身吧,爱卿一片赤孝之心啊。”嘉靖帝坐在龙椅上,听完朱平安的回禀,感慨了一句。

    “爱卿有一位好母亲啊。”

    嘉靖帝感慨完,紧接着又说了一句。

    话说到这,还没有完。

    朱平安听了嘉靖帝那句平身吧,听嘉靖帝感慨完,才刚刚起身,就又被嘉靖帝紧接着而来的一句话给说的扑通一声又跪到地上了。

    嘉靖帝说完爱卿有一位好母亲啊,便又紧接着说了这么一句话,也正是这么一句话让朱平安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黄伴,择日着翰林院拟旨,朱平安之母陈氏善积于身,贤良淑德,教子有方,敕命朱平安之母陈氏为六品安人。”嘉靖帝坐在龙椅上,张了张金口,便赏赐了朱平安母亲陈氏一个诰命。

    “臣,谢主隆恩。”

    朱平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被这个惊喜给喜的有些失态了。

    意外之喜,绝对是天大的意外之喜。朱平安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多次在哄母亲陈氏的时候说过要替母亲争个诰命回来。话虽然这么说,当然也会这么努力做,然而诰命却还真不是那么容易拿的。

    在大明乃至整个封建社会,皇上圣旨,对一品至五品的官员称诰,诰命;六品到九品的官员称勅,敕命。他们的母亲还有老婆,受到圣旨,也都跟随他们的品级,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诰命夫人。

    诰命夫人也有品级,也有俸禄,但没实权,不过这荣誉绝对够光宗耀祖,万千瞩目羡慕嫉妒恨的了。

    诰命夫人品级是这样划分的:三品大员的母亲妻子,封的是淑人,也是三品;四品大员的母亲妻子,封赠恭人,也是四品;五品官的母亲老婆,封赠宜人,也是五品;六品官的母亲妻子,封赠安人,也是六品。

    朱平安的母亲获封的安人,就是六品。

    不过诰命夫人可不是说你儿子或你老公当官就能封的,这还需要很多条件呢,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你封诰命。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条件是:功绩超群。也就是说,你当官,得当的特别好才行,得有重大功绩才可以,名额有限的很。

    所以,朱平安听闻嘉靖封母亲陈氏诰命夫人,才会被惊喜砸的有些失态。自己刚才回答,只是想要贴近实际,感谢父母,趁机在嘉靖帝面前留下好印象。

    嘉靖帝看着朱平安惊喜的失态的表情,摇头笑了笑,这孩子还真是赤诚啊。

    “好了,跪安吧。”嘉靖帝摇头笑了笑,挥了挥手。

    “臣,谢主隆恩,臣告退。”朱平安再一次跪地谢恩,这一次绝对是发自肺腑的真诚,然后起身告退。

    朱平安一直到出了大殿,仍旧觉的有些不真实,这惊喜真是太出乎意外了。

    话说,收到圣旨后,母亲陈氏定会在村里村外,花样秀个不停。

    只要想一想,家中母亲收到圣旨时的样子,朱平安脸上的笑就止不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