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五十三章 赏赐中的秘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臣居山川,虎则常见,然今日面圣,臣方睹龙颜!

    在嘉靖身边服侍的黄锦,只是听了这么一句话就深深的记住了大殿内那位低头奏对的少年!

    从当年嘉靖帝还是兴献王世子的时候,黄锦就已经在嘉靖帝身边服侍了,到现在他已经在嘉靖帝身边服侍了差不多四十年了,在嘉靖帝身边见过的大官小官多了去了,可是像这少年这般初见便留下深刻印象的,却是屈指可数。

    此子,不凡啊。

    在黄锦还在打量着朱平安的时候,嘉靖帝和朱平安又进行了几轮对话,大多都是嘉靖问,朱平安答。嘉靖帝的问题都很平常,问了下山村的场景,又问了下朱平安年龄,对于殿试时务策的问题也又问了一遍。

    朱平安也都一一回答,言语清晰,语速适中,条理逻辑,言语中富含朝气蓬勃。

    “年青真好啊,朕也是如你这般大小的时候到的京城。”嘉靖帝听了朱平安的回禀,感慨了一句,然后接着说道,“爱卿虽是年幼,然亦当志存高远,今后多学多看多做。”

    “臣谨遵陛下教诲。”

    对于嘉靖帝的劝勉,朱平安“激动”不已,再次行礼。进行到这一步,大约这次面试应该就要结束了吧,朱平安心中这样想。

    在朱平安以为面试结束的时候,没想到又有了突然惊喜,嘉靖帝在问完话后,挥了挥手,让身边服侍的一个小太监端来了一个红布铺盖的托盘,直接来到了朱平安的跟前,托盘上放着黄金雕刻的金鸡、金鱼、金猪、金牛、金鸭等物。

    这些金鸡、金牛等物不大,也就一指左右。扁平,估计重量也就二两左右吧,不过雕刻的非常精细。栩栩如生。

    “汝等优秀,朕也不吝啬赏赐。爱卿择其一作为赏赐吧。”嘉靖帝坐在龙椅上,向着朱平安挥了挥手。

    呃

    搞半天就让选一个啊,我就说嘉靖帝怎么突然慷慨起来了呢,朱平安腹诽不已,不过面上却是一片感激、光宗耀祖的表情。

    “微臣多谢陛下赏赐。”朱平安跪地行礼。

    “爱卿不必多礼。”嘉靖帝挥了挥手,示意朱平安起身选择赏赐。

    朱平安跪谢过嘉靖后再次起身,对端着托盘的小太监说了句有劳,然后便要随便动手选择一个个头大点的。手伸出去的一刹那间,忽然有所明悟,嘉靖帝赏赐,应该不会这么简单,这大约才是最后一道面试题了。

    金鸡、金鱼、金猪、金牛、金鸭......嘉靖帝让随便择一,但这些东西肯定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选的。

    选金鱼?黄金雕刻的金鱼,本尊是一尾鲤鱼,栩栩如生。鲤鱼跃龙门,选鲤鱼好兆头啊。传说在河东界有一巍峨龙门,每到了春天的时候总有鲤鱼奋力游来。逆流而上,跃过龙门的鲤鱼便可以化为龙。一般也会用来指考试成绩好,而且是高中榜首。

    选黄金鲤鱼。应该是最为妥当的。

    不过当朱平安手伸到金鱼上的时候,看到了端着托盘的小太监,眼睛微微眨了眨。

    然后,朱平安便顿住了手,一下子顿悟了。没那么简单!果然没那么简单!

    鲤鱼跃龙门,鲤鱼跃过龙门便化龙,龙呐,你化龙想干嘛?不知道嘉靖帝才是唯一真龙嘛!然后朱平安就又想到了历史上所记载的,嘉靖帝心中的那道令他心神俱寒的魔咒——二龙不相见!

    嘉靖帝是明朝历史上的一朵奇葩。这个所谓的二龙不相见的魔咒,他知道后。便贯彻了一生!

    嘉靖帝十三年,在床榻之上征战了十三年的嘉靖帝。呃,或许战场另有他处,但是在这一年嘉靖帝终于迎来了他第一个儿子,不过可惜的是,皇长子在出生后不到三月就挂掉了。嘉靖帝极为悲痛,此时嘉靖帝最为信任的第一大天师陶仲文将这道“二龙不相见”的魔咒禀告了嘉靖帝。

    陛下,你乃世间唯一真龙,得天命得气运,真命天子也,然陛下之子嗣亦为龙子。然,二龙不相见,陛下乃真命天子,的天命气运之真龙,一山不容二虎,一面不容二龙,陛下得天独厚,诸皇子皆不如陛下。二龙相见,必有一伤!

    听了陶仲文的话,嘉靖帝当场就出了一身冷汗。

    三年后,陆续嘉靖帝又有了朱载壑、朱载垕、朱载圳等皇子,不过嘉靖帝一直牢记“二龙不相见”的魔咒,当年皇长子挂掉的一幕一直在眼前,所以嘉靖帝一直都不见这三个皇子,更是不敢封太子,唯恐有什么意外。

    嘉靖帝这么做,在外人看来很扯淡啊,朝臣议论纷纷,嘉靖帝他娘看不过去了,拉着嘉靖帝教育了半天。耐不住太后的教育,嘉靖帝只好见了下目前最大的皇二子朱载壑,聊了聊天,送他出进学堂,朱载壑十四岁了都,这差不多第一次见亲爹啊,激动不已,然而,世事就是这么巧。

    当天晚上,皇二子朱载壑就生病了,没几天,皇二子也找他大哥去了。

    嘉靖帝差点没吓死,对“二龙不相见”这个魔咒更是一部也不敢越雷池,对硕果仅存的两个儿子裕王朱载垕和景王朱载圳更是看都不看了,即便在宫里见到了,或者有什么重大礼仪必须见的话,也是一句话都不说。

    现在如果选择黄金鲤鱼的话,你想要鲤鱼跃龙门,化成龙吗?

    你化龙,我嘉靖也是龙。

    干嘛啊,不知道二龙不相见嘛!你是不是嫌我嘉靖活的太好了?!有意范冲于我!

    别说朱平安想得多,嘉靖帝这种修仙炼丹,整天吃一些重金属丹药,重金属中毒什么的产生幻觉那太正常不过了,而且本身嘉靖帝就是神神秘秘的人,修仙修仙,这种人计较的多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朱平安想到这,手便从黄金鲤鱼那越了过去,很正常的越了过去,落在了一边的金鸡上,然后取在手中。

    “臣,多谢陛下赏赐。”

    朱平安双手捧着金鸡,跪在地上向嘉靖帝拜谢。

    哦,竟然是金鸡。

    在嘉靖帝身边服侍的黄锦惊奇不已,朱平安的选择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前面单独召见的那些人可全都选的黄金鲤鱼啊。这少年是有意而为,还是无意之举呢。如果是无意之举,那这少年运气倒是好得很;如果是有意之举的话,那这少年可真是不凡啊。

    “哦,爱卿为何选择金鸡呢?”嘉靖帝坐在龙椅上点了点头,缓缓问道,对于朱平安的选择他很满意却也很好奇。

    自然不是无意之举,我自然不是随便乱选的,这也是我深思熟虑的,嘉靖帝你修仙炼丹,信奉道教,恰好我在现代看仙侠小说看的多,对于道教也是多有查一些资料。道教对于世间百兽百禽,各有不同感情,其中对于鸡的感情最深,道教的开山老祖升仙不是曾留下一个“鸡犬升天”的说法嘛,另外道教形成教派后前面几任教宗对于鸡的感情都很深,据说某位教宗除鬼祟时遇险,曾蒙雄鸡拯救,当是教宗与鬼祟斗法数日,筋疲力竭,险象环生,幸亏雄鸡引吭高歌,一声鸡鸣唤来日出,协助教宗铲除了鬼祟。

    另外道教欣赏的鱼是无鳞鱼——乌鱼,而不是鲤鱼。

    这种乌鱼,信奉道教的人是万万不吃的。在普通人眼中,乌鱼是很可恶的,因为母乌鱼繁殖生育了小乌鱼后,会吃一部分她所生的小乌鱼,虎毒尚不食子,你乌鱼生了小乌鱼,却生吃了小乌鱼,真是可恶至极、可恨之极,所以普通人对乌鱼是鄙视厌恶的不能再鄙视厌恶了。

    不过在信奉道教的人眼中却不是这样,他们欣赏乌鱼,或许大家会觉的怎么他们还能为乌鱼食子翻案不成?

    是的,没错,他们不仅翻案,而且将它提升到很高的境界上。

    在信奉道教的人眼中,乌鱼是这样的:母乌鱼到了产卵期,怀胎数月,耗尽心血,将身体每一份营养都供给了在肚子里的小乌鱼,而为了产卵,她将身体最后一份力气用在了生产小乌鱼上,生产完后,母乌鱼便像是春蚕丝尽、蜡炬成灰一样,耗尽了全部心血,两只眼睛都看不到东西了,完成了使命,她就等着饿死西升。多么伟大的母亲,多么伟大的母爱啊,不过更伟大的是孝心,小乌鱼的孝心。母乌鱼为了生产,耗尽心血,耗尽最后一份力气,就只能等着饿死西升了,然而小乌鱼最是富有孝心了,它们宁愿自己游到母乌鱼嘴里面,用自己稚嫩的身躯来给母亲乌鱼充饥,宁愿用自己的身体,也不愿母亲乌鱼饿死。

    这是什么精神,乌鸦反哺,羊羔跪乳,在这乌鱼饲母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道教将乌鱼抬升到了极孝,孝的化身,这种境界。

    所以,他们欣赏乌鱼,而非鲤鱼!

    所以,朱平安才选择了金鸡,而非黄金鲤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