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五十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西苑南门外,内阁直庐内灯火通明,恍如白昼!

    从凌晨四五点钟开始阅卷,除了中间吃饭休息片刻,其余时间全都用来阅卷了。终于在将近亥时时分,将所有试卷全都按照五等符号评阅完毕。

    阅卷工作到此尚未完成,评阅完毕后,还需要综合评议,由首席读卷大臣作为总核,统领所有读卷官来进行综合评议。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可以针对试卷发言,发言完毕后由首席读卷大臣来确定试卷名次。

    严嵩是首席读卷大臣,这次评议是由他引领的,基本上所有试卷都是按照大家评阅的五等符号的顺序多寡来确定名次的,只有一个例外。

    严嵩严首辅在综合评议到含有“夫吏治通上下之情,国之所重也。尊君权,择吏任,课吏职,督吏行,公赏罚......”字样的试卷时,仔细看了看大家评阅的五等符号,共有六个“○”2个“△”,严首辅手拿着试卷顿了顿,将这份试卷放在了桌上。

    “此份试卷字体斐然,文采盎然,此等评分有待商榷,诸位有何意见?”严嵩严阁老将试卷放在桌上后,看着众位读卷官问道。

    “严大人言之有理,此篇试卷上佳之作,所提吏治革新,鞭辟入里,理应位列一、二甲之列。”严嵩话音刚落,便有一位读卷官开口对这份试卷赞不绝口。

    “嗯.......”

    随后便有数位读卷官,点头同意第一位读卷官所言。

    严嵩在对这份试卷评分提出异议时,礼部左侍郎一开始有些懵,不明白严阁老为何突然称赞起这份试卷了,自己在监考时已经告诉严阁老那朱平安试卷内容了,这份试卷内容完全是状元试卷热门之选,万万不可送呈御览,这样才可以保证欧阳中状元万无一失,可为何严阁老却还称赞起这份试卷来了,难道说严阁老不想让自家外甥欧阳子士考上状元了吗?

    礼部左侍郎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

    “此篇试卷书法文采俱佳。如东山之玉、西山之琴,美哉乐哉。然,白玉微瑕,绕梁有杂。此篇试卷之于吏治不可不谓鞭辟入里。看上去很美好,可是实施起来呢,却未免流于形式,偏离实际。我朝秉持祖宗之法,治吏管吏自由体系。岂能三言两语变了章程。”

    “不过,用心总是极好的。正如严大人所言,此文字体斐然,文采盎然,我方才所想不免有吹毛求疵之嫌,我愿将我之评阅更改上调一档,以示鼓励。”

    在左侍郎深深沉思之时,他旁边的内阁群辅却开口了。

    什么?他要将试卷评阅从二等调为一等?那现在岂不是有六个“○”1个“△”了,这可是要进二甲了?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说自己昨晚在严府酒宴上没有把那朱平安的试卷内容说清楚?

    左侍郎开始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忏悔。

    “嗯,既如此。那复阅一次。”严嵩严阁老在众人发言完毕后,拍下了板。

    复阅?

    严大人,whatareyou弄啥嘞!!!

    正当礼部左侍郎深深不解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了严嵩严大人好像无意的做了一个手势,手捏在了一起放在了是试卷上,将那份试卷拿到手中,重新看了一遍,然后严阁老再一次评阅给了一个“○”。

    此时,礼部左侍郎终于明白了严阁老的良苦用心,严大人给自己做的手势是让自己评阅时再次给“△”。不得不说还是严阁老高瞻远瞩啊。这朱平安怎么说也是会元啊,会元进不了一甲拿不了状元榜眼探花很正常,历史上连中三元的能有几个,整个大明到现在也就才一个人而已。连着中会元和状元哪有那么容易!可是如果会元连二甲都进不去,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就是皇上看了也会起疑心不是!自己给个“△”,其余人全都给“○”,这样就能保证这份试卷进入二甲了。

    复阅完毕,这份试卷最终的了七个“○”,一个“△”。

    又经过了长达半个多小时的统计。本次殿试名次也基本上出来了,当然这个只是读卷大臣他们自己统计的,最终还是要皇上审阅御批了之后才是最终的名次。

    在读卷大臣们秉公严明,尽心尽力的评阅统计下,本次殿试的第一到第十名的试卷也都选了出来,准备呈送给皇上亲自排定名次。

    理论上来讲,因为试卷全都是弥封的,众人也都不知道这十份试卷的姓名等信息。

    但是,第一名试卷中含有“天下为公,圣君一统,上承天命,下体民情......”字样。

    这一份试卷严嵩严阁老也是赞不绝口。

    呃,为何用也?

    因为还有一份试卷严嵩严阁老同样赞不绝口,这份试卷含有“夫吏治通上下之情,国之所重也。尊君权,择吏任,课吏职,督吏行,公赏罚......”

    不过很可惜,这一份试卷最终综合评议中排名为第十一名!就差一名,可惜啊,不然就能呈送预览了,说不定还有几分希望获得个状元榜眼探花什么的。

    严嵩严阁老对此也是非常可惜,但是没办法,这就是结果,严嵩严阁老秉公阅卷,也不能“顺”着自己私心将它列到前十不是!十一就十一了,至少还在二甲前列了。

    此时已经是深夜子时了!

    太晚了,总不能这个时候打扰了嘉靖帝的休息,所以严嵩严阁老便熄住了想要此时进献前十试卷的想法,改为第二日一大早再进西苑向嘉靖帝进献本次殿试前十的试卷。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第二日一大早,严嵩严阁老便领着其余七位读卷大臣,带着前十的试卷,奔赴西苑。

    在严嵩严阁老刚进西苑门的时候,恰恰碰到了领着两位小黄门出宫的黄锦。

    “黄公,为何这般匆忙?”

    严嵩远远见了黄锦等人,便顿住了脚步,满面笑容,遥遥的向着黄锦拱手问好。

    “严大人你们可来了,昨个儿圣上念了一天了,这不一大早派我来看看严大人你们评阅的怎么样了。”黄锦领着两个小黄门走了过来,看着严嵩他们舒了一口气。

    “哦,那可是巧了,我等就是来给圣上送试卷来的。”严嵩闻言笑了。

    “巧的好,巧的妙。”黄锦大喜。

    “那咱就走吧。”严嵩开口道,知道了皇上正等着试卷,自然不敢怠慢。

    “不急不急,敢问严大人此次进献圣上御览的试卷几何啊?”黄锦摇了摇头,看着严嵩他们带来的试卷问道。

    “按惯例,本次殿试评阅的前十的试卷。”严嵩对黄锦的话有些不解。

    “不够,不够。再多加十份来。”黄锦摇了摇头。

    多加十份?

    读卷大臣们闻言面面相觑,然后便小声议论了起来,按照惯例圣上御览的都是前十名啊,为何本次殿试要御览前二十名啊?

    “怎么,诸位大人可是对圣上的决定有异议?”黄锦微微眯了眼睛,皮笑肉不笑的轻声问道。

    “不敢不敢......”阅卷大臣纷纷摇头,开玩笑,普天下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上想做什么,哪个敢有异议,更别说只是多阅十份试卷了。

    理论上来讲,殿试所有试卷都应该有皇上阅的,十份也只是惯例而已。别说皇上想多阅十份了,就是再多十份也使得。

    难得陛下励精图治,我等何乐而不为!

    不过严嵩、礼部左侍郎及内阁群辅脸色有些怪而已,可能是对嘉靖帝突然励精图治用心国事,有些吃惊吧,在众人看来。

    其实嘉靖帝可不是想什么励精图治,只不过是上次做梦梦到太祖有些心虚罢了。

    即位前十年,嘉靖帝还算励精图治,用心国事,大明也难得有了中兴的迹象。只不过后来嘉靖帝修仙炼丹,到目前为止已经有N多年没上朝,一心修仙,日求长生,不问朝政了。

    梦到太祖,尤其是太祖还看着自己不说话!

    嘉靖帝怎么会不心虚啊,想着自己好好表现一把,多用心国事,多往江山社稷上用下心,眼下的殿试正好是事关江山社稷的大事,嘉靖帝便想着多用一倍心,前朝惯例都是阅十份,这次我阅二十份,比你们多用一倍心!好好表现一把,下次再梦到太祖,也好面对太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