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四十九章 评阅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天际倾泻到人间,透过西苑承恩殿的八卦窗落入大殿内,洒下一个神秘的八卦图案光晕,在八卦图案的两极正中站着两个人,一位身穿龙袍,一位身披灰白八卦道袍。

    “朕此一梦,何解?”大殿内传来一声询问。

    听了嘉靖帝的询问,身披灰白八卦道袍的陶仲文向着嘉靖帝行了一个礼,然后闭上双眼,将右手从道袍中伸了出来,曲起五指掐算起来。

    “一数坎兮二数坤,三震四巽数中分,五寄中宫六乾是,七兑八艮九离门......”

    陶仲文一边掐算,一边轻声念念叨叨。

    过了大约有两分钟,陶仲文蓦地睁开双眼,一脸的喜色,向着嘉靖帝行了一个大礼,欣喜的向嘉靖帝报喜起来:“臣,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嘉靖闻言紧张的情绪不翼而飞,舒展了脸上的肌肉,接着又追问起来:“喜从何来?”

    “巽中瀛,坎中满,此大吉大利、江山永固之象。”陶仲文迎着阳光捋着自己洁白的胡须,阳光打在他身上,让他的神棍气息一下子上升了数个档次。

    嘉靖闻言大喜。

    “只是,太祖高皇帝他老人家为何站在一个满是青青浮萍的河岸看着朕,一言不发,最后指了指脚下就羽化飞仙而去呢?”嘉靖帝大喜过后,却又有些疑虑的向陶仲文开口问道。

    “此乃陛下家事,臣乃外人,不便置喙。”

    陶仲文看着嘉靖帝微微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我已了然于胸却不能说的神棍表情。

    此乃陛下家事!

    如果朱平安在现场的话,肯定会对陶仲文的行为大加鄙视的,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说这个?!这老神棍也太会推辞了,嘉靖帝嗑药产生了幻觉,鬼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这老神棍这一招太绝了。此乃陛下家事!你祖宗在你梦中显灵。和你交流,这是陛下你的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呢还,更别提是你们帝王家了,我都知道。但是我不方便说。

    嘉靖帝想问题的角度显然不是普通人能比拟的。

    嘉靖听了陶仲文的话,点了点头,思索了片刻,觉的陶仲文说的很有道理,这是太祖高皇帝他老人家给自己托梦。他老人家自然不会无缘无故托梦给自己,肯定是给咱们老朱家的江山社稷有关,这与其说是国事,不如说成家事更恰当。

    祖宗对子孙的话,怎么可以借由他人的口传达呢?嗯,陶仲文说的有道理。

    在嘉靖帝问询他的梦于陶仲文的时候,西苑南门——阳德门外专属于内阁的直庐内,严嵩等八位嘉靖任命的读卷大臣正在热火朝天的阅卷中。

    严嵩是内阁首辅,是本次殿试当仁不让的第一读卷大臣;除了严嵩外,其他七人也都是本朝有名的大臣。吏部尚书、礼部左侍郎、翰林院大学士、督察院左都御史、大理寺卿、光禄寺卿,剩余一位是内阁的群辅。

    殿试三日后就要传胪放榜,留给他们的阅卷时间也就只有不到两天时间而已。殿试考试不刷人,但是要确定名次,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工作量,尤其是殿试八位读卷大臣阅卷的方式决定了他们的速度快不了哪去。

    殿试阅卷不同于乡试会试,严嵩他们八位读卷大臣坐在一个大桌子上,需要依次评阅每一份殿试试卷,简单说就是第一个人看完试卷后评阅,然后传给第二个人。这样一直传到第八个读卷大臣才算完成。每个读卷大臣都要给试卷打分,殿试试卷打分分为五个等级,按照惯例用“○”、“△”、“\”、“1”、“×”五种符号表示五个等级,“○”是第一等最好。“△”次之,“×”是最低的档次。每个人都要用这种符号给试卷打分。

    等到最后,试卷上得“○”的个数越多,证明试卷越好,其他符号也都统计出来,最后比较得出名次来。根据惯例。八个读卷大臣阅卷,若想得到一二甲,至少也要得七个“○”才可以,如果试卷得分少于七个“○”那基本上就跟一二甲无缘了,更别提什么状元榜眼探花了。

    第11~400名的殿试试卷他们可以自主决定名次,这个皇上都不会管的,皇上想管也没有精力不是。

    严嵩他们八个读卷大臣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试卷上得“○”最多的试卷选出十份最好的来,呈送给嘉靖帝,由嘉靖帝从这十份试卷中选出状元、榜眼、探花来。

    严嵩很负责,每一份弥封的试卷到他手中,他都是尽心尽力、秉公评阅!只有两份试卷除外!不,所有的试卷严嵩都是尽心尽力、秉公评阅的。

    严嵩完全是根据试卷的质量给分的,他能揣摩出嘉靖的意思,更能看得出试卷的优劣好坏。

    字体,时务策立论等等都是参考因素,但只要试卷中提高嘉靖帝做的不足的,最高也就只能得个“△”!

    严嵩以身作则,其他七位阅卷大臣自然也是尽心尽力,他们都是此道的高手了,评阅试卷自然不在话下,也都是尽心秉公评阅。

    但是,不过只有两个阅卷大臣对两分试卷例外!

    一份是试卷中含有“夫吏治通上下之情,国之所重也。尊君权,择吏任,课吏职,督吏行,公赏罚......”字样的。

    另一份是试卷中含有“天下为公,圣君一统,上承天命,下体民情......”

    这两份试卷,严嵩全都给了最高分“○”,其他七位阅卷大臣中的五位也全都给的最高分“○”。

    但有两个人例外,一个是礼部左侍郎,一个是内阁群辅。他们两人给第一份试卷的是“△”,给第二份试卷的却是最高分“○”。

    礼部左侍郎在看到第一份试卷中“夫吏治通上下之情,国之所重也。尊君权,择吏任,课吏职,督吏行,公赏罚......”字样的时候,马上就想也不想给了一个“△”。礼部左侍郎评阅完,传给内阁群辅评阅的时候,不着痕迹的用手轻轻的按了他的手两下,然后内阁群辅便了然的点了点头,同样给了个“△”。

    第一份试卷中的这段话,礼部左侍郎记得太清楚了,绝不可能记错,这一句话就是那个殿试是坐在东侧的第一人写的!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殿试阅卷允许合理误差存在,但是分差不能太大了,什么是合理误差内,就是八个阅卷大臣对同一份试卷给分跨度不得超过三种档次,也就是说有人给一等了,有人给二等了,你再给人家第四或者第五等,这样就不合理了。即便罗卜青菜各有所爱,你选择蔬菜可以,但你不能吃肉啊,相差也太明显了。相差太大可是要追责的,而且责任很重!

    这礼部左侍郎和内阁群辅两个人打分很有心计,别人给一等,我们两给二等,也很正常啊,我只是不太喜欢而已,给二等怎么了,这是合理误差。

    这样一来,含有“夫吏治通上下之情,国之所重也。尊君权,择吏任,课吏职,督吏行,公赏罚......”字样的这份试卷,只得了六个“○”。

    而另外带有“天下为公,圣君一统,上承天命,下体民情......”字样的试卷,却得了满满的八个“○”。

    只有前十的人才会被送交嘉靖帝御览,角逐本次恩科状元,而其余的则没有机会了。

    第一份试卷得了六个“○”2个“△”,少于七个“○”那基本上就跟一二甲无缘了,跟本次殿试前十也是差得多。本次殿试光是得8个“○”的就有好几个了,更别说7个“○”的了。

    所以,这一份试卷是得不到嘉靖帝御览的机会了!状元榜眼探花什么的想也别想了!做梦也别想!

    礼部左侍郎看着这份试卷上的评分符号,露出了满意的笑脸。(未完待续。)

    PS:  2016年了,恭祝诸位书友20**吉大利,顺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