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佛经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落日西下,漫天红霞,飘飘袅袅的薄雾弥漫了人间,临淮侯府在这夕阳薄雾中也是飘飘渺渺。

    临淮侯府的后院,包子小丫鬟托着包子脸,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打个三五下就自己把自己吓醒一次,看到靠窗桌前坐着的小姐,还在认真虔诚的抄写佛经,就又放心的再次循环瞌睡和吓醒。

    包子小丫鬟实在是太困了。

    昨晚隔壁那个讨厌的魏国公府放了一晚上的鞭炮,把人家的小心脏都吓的快跳出来了,吵得临淮侯府没有几个能睡着的,小姐也是一晚上没睡呢。早上鞭炮声终于停了,府里的主子小姐下人也都在白天抽了时间补昨晚的觉。

    不过小姐早上起来后是没有补觉的,除了让自己去给姑爷送了一根百年份的长白山人参外,小姐就一直虔诚的坐在桌上抄写佛经了,说是要给在外的老爷和三个哥哥抄经祈福。小姐都不睡,包子小丫鬟自然也不能睡,还要伺候着呢,所以这才导致包子小丫鬟困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

    夕阳余晖照在窗前,窗外蒙蒙的薄雾和窗内冉冉的焚香,让窗前的玉人儿添了几分朦胧美,一袭修身的拖地长裙,用红色丝线绣着梅花,腰间系着一条青色缎带,黑色的秀发梳着坠马髻,发髻上用连缀着精致的百合花坠饰,优雅中透着妖娆,妖娆中带着优雅。

    玉人儿纤纤玉手中执着一根簪花毛笔,水汪汪的大眼睛专注于笔下,一丝不苟的在雪白宣纸上抄着佛经,很是虔诚认真。

    《大慈大悲观自在心想事成经》:观自在菩萨,般若波罗蜜心自在,舍利子诸法无相,心有所求……

    佛经在李姝的笔下娟娟流出,一行行的簪花小楷,就像是高山的一泓沁人心扉的清泉缓缓的从满是雪莲花的山麓缓缓流了下来,让人看了倍感舒服。

    除了手下的这一张佛经外。几案上还有厚厚一沓满是佛经的宣纸,上面字句也都是《大慈大悲观自在心想事成经》,每一个字都是一笔一画娟秀工整,每一个句子都是整整齐齐排列。每一个纸面都看着让人舒服。

    可见玉人儿这一天抄写佛经是有多认真,多虔诚。

    玉人儿一边虔诚认真的抄写佛经,嫩红樱唇微微开启,似乎无声的说着什么,看少女的口型。似乎是在默诵经文祈祷许愿,不过每次许愿完最后的三个字,似乎都是“臭蛤蟆”……

    这是古人的习惯,在古代人们常常会抄写佛经祈福,尤其是女孩子更是如此,为父母祈福、为相公祈福、为……这也是受了佛教的影响,金刚经中就有这么一段话:“若复有人,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在她们看来,抄写佛经背诵佛经都是福报,可以积累福报祈愿,越是虔诚越是灵验。

    少女虔诚,字字入心。

    “小姐,小姐。”

    在少女抄写的认真的时候,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个小丫头拉长的声音和突然的开门声。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正在虔诚写字的少女污了一个字,少女看着污了的字。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冷冰冰的看向门口来人。

    正在点头打瞌睡的包子小丫鬟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了,一张包子脸跟受了多大惊吓似的,小胖手捂着急促的心跳也看向门口。

    “小姐。小姐,姑爷考试回来了……”

    进门而来的小丫鬟看到自家小姐冰冷的眼神,吓的浑身一个哆嗦,后面的话都被吓的哆哆嗦嗦的差点咽回了肚子里。

    不过,好像是错觉似的,小丫头哆嗦着说完。便觉的自家小姐冰冷的眼神好像一下子便融化了似的,似乎刚才的冰冷只是自己跑的太快气喘吁吁导致大脑产生了错觉似的。

    “什么,姑爷回来了~~”包子小丫鬟闻言激动不已,睡意全消。

    “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这么莽撞,仔细你的皮儿。”李姝放下手中的毛笔,瞥了那进门的丫头一眼,淡淡的开口道。

    “谢谢小姐,奴婢再也不敢了。”门口小丫头长出了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连连点头。

    “小姐~~小姐~~我们去看看姑爷吧,不知道姑爷考的怎么样呢。”包子小丫鬟知道朱平安考回回来的消息后就坐不住了。

    “急什么,他又跑不了……”李姝美目流转,撇了撇小嘴,不急不慢的起身慵整纤纤手,轻移莲步,将抄写好的佛经小心的放在书架上方,动作优雅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嘴角却是不由自主勾起了一抹甜美的笑意。

    包子小丫鬟闻言吐了吐舌头,羞红了脸。

    李姝放好佛经,盥洗后换了一套衣服,才领着包子小丫鬟还有另外两个丫头及两个老妈子出了院门,往着前院走去。

    临淮侯府张灯结彩,临淮侯也特意在下午就赶回了府中,安排府里备下了酒席为殿试归来的朱平安接风。回到府里时,临淮侯正好看到了跟着小萝莉撅着屁股刨土玩的熊孩子,熊孩子扭头看到自家脸黑的老爹时,差点没吓的当场尿了裤子。不过好在临淮侯要安排酒席的事,熊孩子只是被咆哮了一顿,既便是这,熊孩子也被吓的不清。

    朱平安是在傍晚时分回到临淮侯府的,在路上和王世贞及张思维聊了好一会,张四维情绪还算淡定,不过王世贞情绪就激动得不行了,一路上都在说嘉靖帝雄风重振有明主的气象,说他一时没忍住在试卷上一口气提了十条治国建议,大约王世贞骨子里的书生意气还是很浓的。张四维和王世贞的家人都还暂留在京师,如果不是怕他们家人等急了,两人能拉着朱平安聊一宿。

    临淮侯府张灯结彩,还专门备制了丰盛的晚宴为自己接风,盛情之下让朱平安进府后有些不太适应。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古人诚不我欺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