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四十六章 殿试 四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笔落惊风雨,策成泣鬼神!

    大殿内的贡士们奋笔疾书,将他们的抱负,将他们治国安邦的良策,呕心沥血的付诸于策中,兴奋而又激动的悬腕运笔。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我们等的就是这一刻啊,我的陛下!

    唰唰唰

    写的飞起,根本停不下来!

    与奋笔疾书停不住的贡士们相比,朱平安就要淡定多了,理解透了嘉靖帝,再来看这道题就简单多了。

    意见?

    对不起,我才疏学浅,实在提不出什么意见,大明在我们雄才大略、万世难得一遇的伟大的千古明君嘉靖帝统御下,天下大治,四海无虞。嘉靖大帝关心百姓,操心芥鳞之癣的北虏南倭,胸怀天下,这是千古明君才有的胸怀,这是全天下的福气。嘉靖帝这般智冠全天下,又继承了老朱家最优秀的基因,我们所有贡生加起来,也比不了嘉靖帝的万分之一。我辈读书人只要紧紧围绕嘉靖帝为核心,贯彻嘉靖帝的治国方略,天下就一定四海升平,垂拱而治。

    至于为何天下大治之下还存在北虏南倭及其他芥鳞之癣呢,我认为是底下执行皇策的官吏做的不到位,没有理解透皇上的意思,没有贯彻好皇上的意思,没有实事求是的落实皇上的意思......

    反正大体就是这意思:皇上是英明,错误是底下人的,是官吏没有将皇上的策略执行到位。

    当然朱平安也不会光这么拍马屁,光拍马屁可拿不了状元,这个是原则,皇上没错,错的是底下人。朱平安就是从这一点出发,考虑进而对吏治提出来自己的看法和建议,结合了现代的政治经验以及未来张居正的吏治改革“考成法”,从择吏、管吏、考核、去冗、监督等方面系统层次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嗯,差不多。

    朱平安很快便在脑海中将时务策勾画了一个大概,刚好此时有太监宫女将殿试的早餐进献到了大殿。宫女目不斜视的将早餐放到了朱平安考桌上。敛衽一礼徐徐退下。

    朱平安看了下殿试餐,微微有些失望,两个素菜一碗粥两个馒头,很是朴素。没有一点荤腥。

    呃

    难道说是嘉靖帝修仙炼丹,不沾荤腥?应该不会吧,如果真的按照道教规矩的话,荤腥不沾外,女色也是万万不能碰的。不过据说嘉靖帝在女色这方面异常旺盛的,夜夜笙歌,白昼兴致来了也会做做运动!邵元节、陶仲文为何能得到嘉靖帝宠信,还不是他们提出男女之事不仅不会损害道行,反而会延年益寿、道行倍增。按这个尿性来说,嘉靖帝应该是享乐主义者,不应该吃素的啊。另外,即便你吃素,也没有必要让我们所有人都吃素吧。

    该不会省钱出来炼丹吧......

    朱平安在心里腹诽了一句,拿了一个馒头。取了筷子夹了一块豆腐放入口中,然后整个人便呆住了,愣了数秒之后,朱平安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咀嚼......

    对不起,错怪嘉靖了。这豆腐可不是普通的豆腐,这一口豆腐下去,朱平安仿佛吃了一口熊掌一样,当初严世蕃第一次宴请的熊掌也没有这个豆腐好吃,这种味道是朱平安从来未曾吃过的好吃,即便是现代舌尖上那里面最美的美食也比不上这一口。皇家御厨果然名不虚传!

    岂能虚传,这一道豆腐可是用二十只熊掌小火淬煨十天整,取其最精华的汤汁再配以数种珍贵配料,蜜汁而成的。

    两道菜。朱平安吃的干干净净,一根菜叶都没有浪费,这般吃相让大殿内注意到的人侧目不一。

    太没出息了!

    不管别人怎么看,朱平安吃过早餐后,精神更是饱满的不行,稍作歇息便开始写起草稿来:

    臣谨对:臣才疏学浅。智略不足,难以应对陛下大问。陛下文成武功、雄才大略,当下四海升平,天下大治。夫今陛下先天下之忧而忧,爱民之深,忧民之切,实乃千古明君之所为,此天下之福,百姓之福,臣等之福。然今北虏南倭,耕灾之患,芥鳞之癣也,何以患此乎?

    是岂下行之吏未通陛下之策耶?抑或下行之吏贯彻不力乎,行之未近其实乎?此臣之所畏也!

    ......

    夫吏治通上下之情,国之所重也。尊君权,择吏任,课吏职,督吏行,公赏罚......

    ......

    臣亦欲慨时务之策,论民经政军,然臣不敢虚浮空乏之论蒙蔽圣听。陛下若以臣言空假不实,请将臣策付之有司,罚臣责臣,臣当素服待罪无所怨也。此臣肺腑之言,今得以献之于陛下,实乃臣之大幸也!

    臣末学新进,干冒天威,不胜惶恐之至。臣谨对。

    大约只用了一个半多小时,朱平安便在草稿纸上将这篇时务策草稿写好了。即便是草稿,但朱平安也是用尽全力,将自己最好的书法和状态用尽了全力。

    努力没有白费,效果堪称完美,草稿干净整洁,字体也是有血有肉有筋骨有精气神,整张卷面看上去,字体就像是乘风破浪的云帆一样,几欲挣脱纸面呼啸而出,携带有一股浩然正气。

    相信单就字体而言,在座的贡生大约无出其右者!

    在朱平安写完草稿的时候,大殿外的太阳已经高高在上了,此时在座的贡生也都差不多写好草稿了。

    他们有的指出目前军备制度的缺陷,一篇军备策横空出世;甚至有些圣贤书读多了的书生,针对嘉靖炼丹修仙的事情提出了一篇洋洋洒洒的驱道策(这货在殿试后能活着,真是奇迹!)。

    在朱平安草稿写完的时候,有一位礼部的官员踱步到朱平安身边,不着痕迹的将朱平安的草稿看了好几眼,将其中的一些句子和字体特征印在脑海中,然后再漫不经心的走远,偶遇同样例行监考职责的严嵩严阁老,在大殿一角小声的交流了一会,然后走开再次执行监考职责。

    朱平安对面的欧阳子士也在奋笔疾书,此刻的他满脸都是激动,看向大殿内的其他贡生包括朱平安,都是带着不屑,在那个礼部官员第二次不着痕迹却稍显露骨的提醒下,他终于弄明白了他姑父严嵩的意思。

    如虎添翼!这是欧阳子士的自我感觉,在他看来,除了他之外,殿内的其他人都不会想到的。

    殿试状元是我欧阳子士的了!欧阳子士激动兴奋的奋笔疾书。

    当落日下下,满天红霞时,进行了一天的殿试正式结束了,西苑的宫门再次打开,奋斗了一天的贡生们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从宫门列队而出。

    蟾宫谁折桂,鳌头独占谁,三日后才可得知,不过出来宫门的贡生们一个个全都彻底放松了,因为十年寒窗,科举考试,至此为止,全部结束了!

    不管结果如何,反正都能上榜,又不刷人,考完便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大喜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