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四十四章 殿试 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宣纸雪白,精裱七层,徐徐展开,墨香混着淡淡檀香沁人心脾,精湛工整如印刷的字体映入朱平安的眼帘:

    朕顺天命继皇帝位,统八荒而御万极,牧亿兆之民,大庇天下,必使之以咸有生之地,复有养之业,而后方尽奉天牧民之任,为无愧焉。

    夫安民必以其有耕之地,蚕桑之地,食有粮,穿有衣,方可使其无冻馁之患。此外,壤以安境无患,无贼无盗无寇,无刀兵之害,方可免除颠沛流离之苦。

    夫无民耕则何以食?无蚕桑何以衣?无安境何以生?斯三者亦为朕之所念而忧者也。然今日,耕地所存者寡而食者众;蚕桑所养着寡而穿者众,国境安着少而乱者众!夫水患之灾,层出不穷,大旱亦不少见,境内匪盗不绝,北之蛮夷扰边,夫东南之地倭寇侵扰日渐繁复,北起山东,南连福建复至交趾,劫掠不断,倭患日渐炽盛。

    哀民生之多艰,叹社稷之所忧。朕固非旷世之主,上无以参天化机,下不得安邦治国,夙兴夜寐。时至今日,唯有权变,觅良策,安邦治国。民有田有衣四海升平,焉无顺乎道而归乎化之理?

    朕非寡昧,子诸贡士,明于理,晓时务,博览群书所期资我者,恩科此日朕侯久矣。汝等尽可直陈所见所知,陈之于卷,朕亲御览,勿惮勿隐。

    全文共四百余字,这便是本次殿试考题的全部内容了。

    朱平安微微揉了揉脑门,昨天状元楼壮行宴和彻夜未眠,实在太过消耗精力了,刚开始进西苑时精神稍振,拜见嘉靖帝时精神似乎便已经透支完了,此刻脑门突突的跳,脑袋一阵一阵的疲累眩晕感。

    朱平安揉了揉脑门,闭目养神片刻,再次将试题看了一遍。

    嘉靖帝的这篇试题。翻译过来就是这样的:

    我嘉靖顺天天命继承了大明皇帝位,成为这八荒万极亿兆百姓的主子,庇护全天下呢,就要让全天下的百姓有耕种的土地。有养家糊口的工作,这样我才可以尽到顺应天命庇护百姓的责任,我才可以无愧于心。

    若想安定百姓,就得让他们有耕作的土地,有养蚕的桑地。吃饭要有粮食,生活有穿的衣服,这样才可以让他们没有挨饿受冻的困难。除此之外,还要平定全天下,四海升平,不能有盗贼侵扰百姓,不能让他们遭受战乱的危险,这样才可以让他们安定居住,不用担心流离失所。

    如果老百姓没有田地,那怎么种粮食。我们又吃什么呢?没有桑地养蚕,我们又穿什么呢?没有安定四海,我们又怎么安稳生活呢。这三点是我嘉靖非常担忧的。可是现在,田地越来越少,可是吃饭的人越来越多,养蚕织布的越来越少,穿衣服的越来越多,江山社稷也不安定。水灾有,旱灾有,王土内还有人叛乱。盗贼也层出不穷,北方的胡虏也不安生经常骚扰我大明,东南沿海的倭寇也他么的不安生,从山东到交趾不带消停的。越来越严重。

    朕心里苦,我知道我嘉靖并不是旷世之主,我上不能参演天机,下不能安邦治国,经常大半夜的睡不着觉操心国家这些事。我觉得现在得通权变才行,我得寻找治国安邦的好方法。如果老百姓有吃又穿有住。整个大明四海升平,又怎么会有盗贼造反呢?

    我并不是寡昧的人,你们这些贡士呢也都通晓道理,知道时务,你们读了这么多书不就是想着帮助我嘉靖的吗,我也等你们很久了。所以啊,你们都直接的把你们知道的想到的告诉我,写到卷子上,我会亲自看的,你们一点也不要害怕,更不要隐瞒。

    中兴之主,主动纳谏,看上去嘉靖帝有一副励精图治的架势,这是朱平安看完试题后的第一反应。

    殿试试题共四百余字,很快就看完了,很快大殿内便传来阵阵喧哗,大多是兴奋、激动,只有少许的斟酌惊诧......

    这篇时务策,落脚点是向嘉靖帝提治国良策!治国安民扫除倭寇胡虏,治理水旱天灾,等等等等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观点策略方法。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这不是所有书生所擅长的嘛!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这不是所有书生所梦寐以求的嘛!

    如何不激动!恩科殿试,圣上出题主动纳谏,励精图治,这是千古名君,万古明君之所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的胸中可是有钱策万策的!

    大殿内众位贡士大多一脸激动,几乎要为嘉靖帝肝脑涂地,一个个憋着劲想要提出一篇治国良策。

    “肃静,不得喧哗!”

    礼部的一位官员及时发出了一声训斥,各位贡士被训斥后端坐整齐,一脸兴奋激动但不敢再有喧哗,大殿内再次恢复了安静。

    很快,就又有礼部的官员将答题纸也发了下来,殿试的答题卷也是雪白的宣纸材质,笔试题要大很多,这是八开的宣纸,长长的一大张,可以折叠为八页。每业宣纸上面有朱笔画的横线,不,是竖线,共有12道竖线。

    这便是殿试答题纸了,众位考生兴奋又紧张的摸着答题纸,久久不能自已,这一卷纸可是承载着他们宦海生涯,可是要呈送御览的!

    按捺着激动,众位贡士便开始提笔研墨动笔起来,并不是答题而是先把姓名、年龄、外貌、籍贯等个人履历信息按照殿试的要求写在答题卷上。

    写完履历后,众位贡士放下笔来,潜心勾画他们的治国良策。

    朱平安写完履历后,不由再次揉了揉脑门,精神困乏的太严重了,眼皮子都在打架,如果殿试场所,朱平安都想趴一会再作答了,可是这是殿试,趴着休息对圣上太过不尊重,被人指出来就是大不敬,所以朱平安只有强撑着精神。

    如何作答呢,提什么良策,提什么建议,从哪一方面呢,如何才能独占鳌头,状元可不是相当就能当的。精神极度疲惫,脑子很乱,朱平安用力的摇了摇头,可是大脑还是一团乱麻,不知从何处着手。

    欧阳子士坐在大殿西侧第一位,精神抖擞,胸有成竹,看着遥遥坐在对面毫无精神的朱平安,嘴角不由绽开了一抹胜券在握的微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