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四十三章 殿试 一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宫门大开,小黄门鱼贯而出,宣旨令在外等候的众位贡士入西苑。朱平安等贡士在小黄门的引导下列队,分为两排,既兴奋又紧张的鱼贯而入,大气都不敢喘。

    西苑如仙境,除一进西苑,朱平安几乎错觉的以为自己来到了蓬莱仙境。最先看到的是西苑的金海,这个地方朱平安在现代就久闻大名,它包括北海、中海和南海三部分,没错中~南~海就是中海和南海的合称。

    此刻金海碧波荡漾,水雾缭绕,将金海里的岛屿和对岸峥嵘的山峰笼罩在水雾中,时而数声鹤鸣,岸边奇花异草遍地,远处的宫殿若隐若现,乍一看就像人间仙境一样。

    朱平安等贡士在小黄门的引导下,通过中海和北海之间金鳌玉栋桥,进入西苑腹地。

    皇帝亲军甲胄齐全护卫在西苑各处要道,按照甲胄样式大约分为金吾卫、羽林卫、府军卫、虎贲卫,分散在西苑各处,护卫西苑宫禁安全。

    进入西苑腹地后,小黄门并没有将朱平安等人直接带向殿试的考场,而是将朱平安等人带向了一个稍显低矮的宫殿,宫殿上落着一个牌匾,牌匾上四个大字,“震坤道殿”。

    一开始朱平安等人还在疑惑着小黄门将众人领到这做什么,很快他们就明白了。

    沐浴更衣!

    这个大殿虽是低矮,但是足够大,里面有好几处隔开的荡漾着热气的浴桶,有帷帐遮盖,众位生员鱼贯而入沐浴更衣。

    此番沐浴有两层用意,沐浴更衣以表示对皇上的敬意,嘉靖帝修仙炼丹正值关口,不能被朱平安这些个凡夫俗子所冲撞;另外就是,沐浴更衣还有科举考试搜检的意思,你光光的进入沐浴,我们在外面搜检你的衣物及携带之物,违禁品一应暂留在这震坤道殿中。等你殿试完再奉还。

    沐浴更衣后,朱平安发现自己所携带的笔墨砚台被暂留在了殿内,至于李姝让包子小丫鬟送来的那个人参因为不属于违禁品,属于食物范畴。被保留了下来,允许朱平安带着殿试。

    沐浴更衣后,小黄门带着朱平安等人再次往南而行,大约快接近西苑南门的地方,有一排直庐。直庐前有十余位官员穿着官袍立在哪里。

    大约是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

    小黄门将朱平安等人引领到这些礼部官员跟前后,跟最前面的官员轻声说了句,便挥着拂尘离去了。

    剩下的事情就是礼部的事了,点名,强调纪律,动员,差不多有半个多小时吧,随后朱平安等人便随着礼部的官员前往本次殿试的考场——太素殿。

    太素殿位于西苑的北侧,临近北海。

    等朱平安等人随同礼部、鸿胪寺的官员到达太素殿的时候,旭日已经东升了。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将贡士们带到宫殿前的空地上,肃立恭候圣谕。

    “宣嘉靖辛亥恩科贡士觐见。”宫殿里陆续传来宣旨声。

    很快,礼部、鸿胪寺的官员便带着朱平安等人列队整齐的随着宣旨的内卫进入太素殿。

    太素殿内已经有不少官员在内了,身着绯色、青色、绿色的官袍,绣着飞禽走兽,用审视后辈的目光审视着这四百觐见的贡士。

    “臣等拜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平安随着礼部、鸿胪寺的官员及众贡士一起向高坐龙椅上的嘉靖帝行大礼—五拜三叩头,这是明文规定的殿试时贡士向皇上行的礼,简单说就是俯首到手五次。然后磕头到地三次。

    “平身吧。”大殿上传来一声颇有威严的声音。

    这是嘉靖帝的声音,很多贡生听到之后,激动的浑身颤抖,被人推了几下才慌忙起身。恭立在殿内。

    朱平安在起身时趁机看了一下嘉靖帝,嘉靖帝坐在龙椅上,有些消瘦,不过威严气场异常强大,身穿龙袍,就像一条真龙盘在龙椅上似的。让人不敢直视。

    “是岁恩科,百瑞现兆......汝等莫负朕望!”嘉靖帝在贡士们行大礼完毕后,说了几句圣训,简单来说就是这次恩科是顺应天意,你们也要顺天应民,不要辜负了朕的期望。

    嘉靖帝讲完,便向着身边拱立的黄锦点了点头,然后黄锦便将御案前一个杏黄布题卷双手捧在手上,走下殿交给了一位中年官员,这位官员是鸿胪寺卿,鸿胪寺卿接到杏黄布题卷后,向嘉靖跪地行礼。

    他鸿胪寺卿便是本次殿试的捧题官。

    他拿到试题行礼完毕后,便将试题放在了内阁成员等人面前的东侧皇案上,在内阁成员监督下打开试题,放在皇案上。

    之后,便是一阵鼓乐响起,鞭声鸣响。

    朱平安再次随着殿内的所有人向高坐龙椅上的嘉靖帝行礼,这次是三叩九拜礼。

    众人行礼完毕后,嘉靖帝便缓缓离开了太素殿,他还有一炉好丹要炼,没有时间总在这盯着,殿试的事交给臣子就是了,不然干嘛发那么多俸禄给他们。

    在皇帝走后,殿内的大臣也走了一批,严嵩等十余位官员留了下来,徐阶也未曾留下,这次会试考官都没留,大约是避嫌吧。

    皇帝走后,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便将朱平安等人按会试的名次,分成了两排坐在太素殿内东西两侧,会试名次是单数的坐在大殿东侧,会试名次是双数的坐在大殿西侧。

    大殿东西两侧早就放置好了桌椅供贡士殿试考试之用,朱平安和欧阳子士分列东西两侧第一的位置,遥遥相对。

    朱平安很不好,这么几番跪拜折腾,本来就疲惫憔悴不堪的朱平安更是差点站不住,憔悴疲累之态更是严重了。一直默默关注朱平安的欧阳子士,看到朱平安摇摇欲坠的身影,默默勾起了嘴角,你拿什么跟我争!

    “是日殿试,供给早餐一,午餐一,茶两巡,殿试自有规矩,汝等好自为之,莫要辜负了圣上期望!”

    众位贡士列坐完毕后,礼部的官员简要训话完毕,便开始分发本次殿试的试卷了。

    朱平安接到试卷后,微微揉了揉疲惫导致眩晕感的脑门,缓缓的打开了手中的试题。

    试卷是雪白的宣纸,做工极为精细,带有淡淡檀香,试题字体极为出色,考题也缓缓的出现在了朱平安的眼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