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为兄只能帮你到这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岁三月望日,即三月十五,殿试如期举行。

    此时刚过了五更天,外面的天还是黑的,月亮依旧在天边朦朦胧胧不舍离去。朱平安在一片月色的照耀下,赶赴本次殿试的举行地——西苑。

    其实理论上来讲,殿试的举行地点应该是紫禁城的谨身殿举行,在嘉靖帝以前所有的帝王不管是举行大典还是策立太子皇后,都是在这个谨慎殿举行,包括科举最高一级考试、殿试考试的考场也是在这个大殿。

    但是我们嘉靖帝时期例外,嘉靖二十一年“壬寅宫变”,当时宫女试图弑君的场景在嘉靖帝心中留下了极为强烈的心理阴影,导致嘉靖帝对紫禁城都是深恶痛绝的,自此后嘉靖帝住都不住在紫禁城住了,而是搬到了西苑居住,潜心修仙炼丹不上朝,大臣有事就去西苑觐见,也就是从此时起,西苑便成了整个大明的政治中心,殿试也就转移到了西苑进行。

    朱平安赶到西苑的时候,西苑宫门前已经是人头攒动了,一个个穿的干净整齐的殿试服在宫门前,兴奋的等待着踏进这个大明的政治中心。

    这是他们人生的一小步,却也是他们人生的一大步。

    殿试考试只排名不刷人,这些人不管怎么考都能稳稳通过殿试,至少也是同进士出身,即便入不了翰林,至少也会被分发六部做个主事或外放到地方做个县官。不论何种情况,这一步迈出去,他们的人生便是普通人所仰望的巅峰,日后大明的风起云涌皆会与其息息相伴,如何能不兴奋。

    “子厚,来来,这边。”张四维和王世贞在人群中向着朱平安招手。

    “子维,文生。”

    朱平安看到两人不由笑了,快步两步走了过去,向着两人拱手回应。然后融入了一群等待殿试的贡士中。

    “咦,子厚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憔悴,这眼圈黑的也太明显了吧。你该不会激动的一夜未睡吧?”张四维在朱平安到来后,只是看了朱平安一眼,便被朱平安的熊猫眼给惊呆了。

    “子厚淡定之人,不应如此啊?”王世贞也是上下打量着朱平安,满满的都是疑问。

    在张四维和王世贞的疑问下。本来对朱平安到来还没怎么关注的众人,此刻也向朱平安投来了关注的目光,然后在他们视线中朱平安的形象便是这样的:

    神色憔悴,无精打采,脸色暗淡无光,疲惫不堪,眼圈黑肿,双眼无神......

    如果说他们是颗粒饱满的稻谷的话,朱平安就是那瘪瘪的干种,还是那种带着尘土和黑渍的那种!

    于是。众人对朱平安不免有些轻视,他们又不认识朱平安更不知道朱平安是会元,只是看着朱平安这幅形象,就将朱平安归结到心理承受能力极为低下,难堪大任的行列中!就一个殿试而已,还不刷人,这就吓的失眠成这个样子了,以后也难堪大任!

    不过在人群中除了张四维和王世贞外,还有两人对朱平安的这副形象,既不吃惊。也不像众人那般轻视,只不过嘴角勾着笑而已。

    这两人站在一起,其中一人是被数十位贡生恭维着的欧阳子士,他是坐着严嵩严阁老的轿子一起来的。不少贡生都看到了;除了欧阳子士外,另一人便是围着欧阳子士众位贡生中的一位,魏国公府的徐老三徐鹏晖。

    他们两人都是精神抖擞,神清气爽,气宇轩昂,和朱平安的憔悴模样形成了鲜明对比。他们两人扫了朱平安一眼,嘴角勾起了笑,对朱平安这副造型的原因,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

    科举考场,群雄逐鹿,只有成败,谁管过程,脑子进水了才给你谈公平!

    “提前恭喜欧阳兄了。”徐老三眼神明亮,嘴角噙着笑容,向着欧阳子士拱手。

    “徐兄说笑了,殿试尚未开始。”欧阳子士微微摇了摇手笑了笑,脸上却是一片成竹在胸的表情。

    此时在他们心中,本次殿试大局已定,状元必属欧阳子士了!殿试排名,差不多只是会试排名的微调,当时会试朱平安第一,欧阳子士第二,但是今日欧阳子士以逸待劳,朝中还有严嵩严首辅做依靠,况且欧阳子士水平本来就高,人长的也是玉树临风,神采奕奕;再看看朱平安此时,一日一夜未曾休息,神色憔悴、无精打采,人本来就不帅,此时更是形象分大打折扣,另外他今日能把平时的水平发挥出一半就不错了......

    你朱平安凭什么和我争!

    如此一比,状元必属欧阳子士无疑了!

    今日来时,严世蕃送别欧阳子士时曾说过,“本期状元,无第三人敢争,非汝与朱平安两人莫属。为兄只能帮你到这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本来欧阳子士还有几分担忧呢,此刻看了朱平安的这副模样,已经把整个心都放进肚子里了。

    本期状元,无第二人可争,非我欧阳莫属!

    在西苑宫门外等候的欧阳子士,看着巍峨的宫墙,坚定了目光,月光落在他身上,洒上了一层银辉,在众位贡士目光中,欧阳子士此刻如此伟岸!

    这个时候人多嘴杂,并不适合将缘由告知张四维和王世贞,所以朱平安在张四维和王世贞询问后,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苦笑着解释道,“此事说来话长,等此番殿试后我再与你们细说。”

    张四维和王世贞也猜出了几分,两人点了点头,然后小声的和朱平安说起了本次殿试的相关注意事项,在他们眼中,朱平安年纪尚幼,平时多关注于学识方面,对于常识方面还比较欠缺。

    在宫门外等候的众位贡士也都相互三五成群的互相认识,言笑然然,他们本次都是同科进士,属于同年友谊,将来进入政治浪潮中,互相之间也好照应,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这个道理大家都懂的。

    于是,宫门外互相处于竞争对手地位的贡士们,在等待间感情升温了起来。张四维长袖善舞,也和不少贡士聊的火热,朱平安和王世贞两人就相对欠缺了些。

    就在众位同年感情如温水煮青蛙,眼看着就要熟了的时候,西苑的宫门嘎吱一声,缓缓打开了。

    宫门开,殿试来!

    恩科殿试,正式拉开了帷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