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四十一章 我若安好,你备胎到老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夜色浓如墨,漆黑一片,不见半点亮;街道寂静一片,微风轻吹,落雾可闻声。

    渐渐地,寂寂的街道传来一阵脚步声,敲碎了巷道的寂静,随后便见火把的光亮,然后一个摇摇晃晃能把人颠到吐的四人抬大轿缓缓出现!

    坐在轿子里的朱平安已经无力吐槽了,宴会那点破事就不说了,三更半夜回家也不说了,尼玛的轿子坐的跟车震似的是怎么个情况!谁能给我解释下!难道说是我随手不小心调成了车震模式吗?!如果不是看着外面风平浪静,还以为地震了呢!

    抬轿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左甩右颠全轿摇晃!

    明早殿试,你中午宴请直至深夜;我住西城,你在东城宴请,路途遥远,抬个轿子不仅调成车震模式,还磨磨蹭蹭,结果路上耗时更久,等到了临淮侯府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左右了。

    临淮侯府门前的红灯笼亮红彤彤的光,门前有数位健壮的小厮候着。这边四人抬轿子刚落地,这些小厮便急忙来到轿子前,对抬轿子的几个汉子没有好脸色,他们可是看到这些人故意晃轿子了,姑爷还在轿子里呢。

    “姑爷,你可回来了,小姐吩咐我们在这等了好半天了。”一个有些脸熟的小厮在朱平安下轿后,担忧的上前开口道。

    “我没事,让你们久等了。”朱平安下了轿子拱手感谢,这个小厮朱平安有几分印象,是跟着李姝来侯府的众人之一。

    看着朱平安下了轿子,几位抬轿子的汉子告了声,便抬着空轿稳稳当当的返回了。在门外等候的小厮同朱平安进了侯府,等朱平安进了客房,确认朱平安无事后,便各自返回了。

    朱平安回到客房,脑袋犹自有些眩晕,主要是坐轿被他们颠晃导致的,想着今天的事。不由默默问候了下严世蕃的家眷亲人,稍稍洗了把脸,坐在椅子上稍息片刻,准备待会把明日考试的东西归置一下。

    朱平安坐在椅子上。还没有坐稳,便见外面有人打着灯笼而来,来人是李姝她们,李姝披着毛绒绒狐裘披风,带着包子小丫鬟,跟着两个老妈子走了进来。

    包子小丫鬟抱着一个大大的食盒。食盒上还放着一套折叠整齐的衣服。

    “他们又强迫你喝酒了?”

    李姝进来后,看着朱平安坐在椅子上揉着脑门,还以为朱平安像上次那样被严府的人灌酒了,俏脸蛋因为气愤变的绯红,傲娇的声音里带着担心。

    然后不待朱平安回答,李姝便又吩咐起了抱着食盒的包子小丫鬟,“画儿,快把解酒汤端出来。”

    “没有,来时坐轿太颠簸了,头都被晃晕了。”朱平安摇了摇头苦笑。制止了打开食盒的包子小丫鬟。

    “你们怎么来了?”朱平安起身,开口道。

    闻言,李姝用力的翻了一个白眼,纤纤玉手掐着腰,没好气的嗔道,“我来看看某只臭蛤蟆有没有变成蛤蟆干!哼,你以为我爱来啊!你可是我名义上的夫婿,六妹她们都知你被那严瞎子请去赴宴,这么晚回来,我若是不来看看。她们还不得疑心,我可不想被她们当成没心肝的!”

    呃

    你想得还真多!

    朱平安看着李姝,有些无语。其实女生,对于朱平安来说。一直是一个陌生的领域。当年无权无势、囊中羞涩、就业路上屡被蹂躏的他,在圣诞、情人节以及各种能扯到一点边的节日时,一直都是被人疯狂输出的单身狗!

    女生深如天书,只可惜朱平安一页都未能读懂。

    “看什么啊,你可别自作多情,我可不是关心你!只是不想被误会!那是给你明天穿的衣服。明日殿试衣服可不能乱穿,你要是被人笑话,还得连累了我。”

    李姝白了朱平安一眼,撅着小嘴,粉粉嫩嫩的小手指着由包子小丫鬟抱来的衣服,声音傲娇的不行。

    “多谢你了。”朱平安拱手向李姝道谢,虽说李姝傲娇脾气一如既往,但是对于衣服这件事,朱平安还是蛮感谢的。

    “哪个稀罕你的谢。”李姝撇了撇小嘴,小脑袋四十五度上扬,嘴角却是隐藏了一抹浅浅笑意,几微不见,“走了画儿,省的打扰了某只臭蛤蟆的睡眠,也免的某人考不好,怪罪到我们头上。”

    说着李姝便拧着柳腰,领着包子小丫鬟,带着两个老妈子离开了朱平安的客房。

    有了李姝送来的衣服,朱平安又将笔墨纸砚等归置了一下,便熄了蜡烛,躺在床上闭目睡去。

    然而

    当朱平安只不过刚刚睡着的时候,忽听隔壁的魏国公府传来了震耳欲聋、惊天动地的鞭炮声!

    咣!咣!咣!咣咣咣......

    从熟睡中醒来的朱平安,听着隔壁那不眠不休、持续不断、没有尽头的鞭炮声,拥被而起,嘴里面默默说了句:我去年买了个表!

    这绝不是一般的爆竹,至少是加粗加料版的鞭炮!一响的二踢脚的感觉,一般的鞭炮可不会连窗户都震的晃!

    这个时候,朱平安无比怀念现代的烟火管制!

    谁敢说这跟严府没关系!不正当竞争手段,还真尼玛做的彻底!既然如此,那明日的状元我还抢定了!

    我若安好,欧阳你,备胎到老!

    当朱平安拥被无眠的时候,严世蕃晃晃当当、一身酒气的在四个漂亮的侍女搀扶下回到了严府,进门后随口问了句,欧阳如何?

    “回爷,欧阳公子天未黑就吃了晚饭,按爷的吩咐早早熄灯就寝了,明日殿试定然精神气足的紧。”

    下人的回答令严世蕃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随手在右边侍女身上摸了一把,笑道,今日让你见识见识爷的厉害,然后便在一群莺莺袅袅的嬉笑声中消失在夜色中。

    魏国公府的鞭炮响了一夜,临淮侯府有人去询问,魏国公府道是为了给徐三公子殿试辟邪!说是魏国公府有人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为了辟邪,特意放爆竹驱除!

    然而,有人看到徐三公子早在晚饭后,便由人抬着轿子去了临近西苑的别院休息备考!

    总之,朱平安一夜无眠!早晨穿好衣服时,脸上都带着浓浓的黑眼圈,神色憔悴!

    “姑爷~~姑爷~~小姐让你带上这个。”

    在朱平安清晨离开侯府,踏上殿试的旅程时,包子小丫鬟掂着裙摆追了上来,往朱平安手里塞了一个精致的小袋子。

    朱平安在路上打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颗人参,芦圆纹密,体美鞭须,不知年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