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四十章 殿试从前一天开始 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在严世蕃等人的热情招呼下,朱平安一一向在座的诸位拱手以礼,然后“受宠若惊”的入席安坐。

    入席落座后,朱平安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欧阳子士并不在宴会现场,不是说这是为殿试壮行的宴会嘛,欧阳子士明日也要参加殿试的,为何没有来这个所谓的殿试壮行宴呢?

    如此这么多的事联系在一起,全都证实了今日之宴,鸿门宴无疑!

    严世藩工部左侍郎,正三品大员,他爹严嵩,内阁首辅英武殿大学士少傅兼太子太师,少师华盖殿大学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即便是在座的这些严党分子也都是朝堂上不容小觑的人物。

    虽然朱平安一开始就猜到了,现在确信了这是鸿门宴,可是他朱平安还是得来参会不可。

    道理我都懂,可是人却还是得来。拒绝?

    你拒绝一个试试,这里面任何一个人小拇指都比你大腿粗,你能拒绝个毛线。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此时现代的你突然接到省长或者市长的宴会邀请函,或者说你们校长啊单位老总啊之类的邀请函,并且人家还很有诚意的四次三番派人来请你$,并且说你不来参加宴会我就亲自来请你,你试试你能拒绝吗?

    “欧阳他今日偶感风寒,在家静养,身体不适,不能出席此宴。不然也好让欧阳多多向子厚请教一番。”严世蕃是个极为聪明的人,只是看了一眼朱平安的眼神,就猜出了朱平安心里的想法,爽朗的笑着解释了一下。

    “那可真是不巧了,不过想来欧阳兄吉人自有天相,明日身体定会康复如初。”朱平安接过严世蕃的话。一脸表情颇为关心的劝慰道,不过心里面却是讥讽不已,只是人艰不拆,不揭穿罢了。

    “借子厚吉言,我这做表兄的,替欧阳与子厚同饮一杯,以表感谢。”严世藩说着便端着酒杯起身。

    尼玛。这不是要把我灌醉吧!明天殿试,今日灌醉,考你妹的殿试啊!朱平安看着端着酒杯的严世蕃,以及周围蓄势待发的其他人,心里面一万头草泥马在撒欢儿。

    仗势欺人!

    这一刻朱平安对权势的渴望,暮然间增强了数倍,今日之田地,势不如人而已。不过阅览史书无数的朱平安,深知今后大明形势。严嵩尚可做近十年首辅,此时虽情势所逼,然为了理想和抱负,此刻却还必须得蛰伏,伺机而动。我要做的可不是炮灰!徐阶忍得,我又有何忍不得!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怎敢让严大人敬我酒呢,应该是我敬严大人才是。”

    于是说着,朱平安便端着酒杯起身,敬向严世蕃。酒杯下沿低于严世蕃的酒杯,儒雅的用袖子遮住。不着痕迹的将冠簪落入杯中,撇了一眼,冠簪银质插头并为变黑,也未变其他颜色,酒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心中稍定。

    “不过。子厚明日还有殿试,可不能贪杯,这样吧,子厚就浅尝辄止好了。”

    严世蕃对朱平安的识趣颇为满意,倒是没有看到朱平安的小动作。不过却也没有像朱平安所想的那样将朱平安灌酒什么的,反而还对在座的众人说道:

    “你们也是,莫让让子厚贪杯,我们是为子厚殿试壮行的,不是来扯子厚后腿的。子厚今日之酒,只此一杯。”

    严世蕃话音刚落,在座的其他人纷纷表态,“严大人但请放心,子厚虽年少,然才学非同小可,更是殿试状元热门,我们又怎会在这节骨眼上犯了糊涂。”

    这个倒是有些出乎朱平安的意料,朱平安敬过严世蕃酒后,坐在桌上略带诧异。

    “今日为子厚殿试壮行,你们都是经过殿试的人,也就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注意事项和经验,也都给子厚说说,助子厚一臂之力。”严世蕃对桌上的众人说道。

    再然后,朱平安就懂了!

    这个不是鸿门宴,朱平安默默的窗外,心塞,尼玛这虽然不是鸿门宴,却也不是什么好宴!

    “我乃吏部文选清吏郎中司尚大志,嘉靖二十三年甲辰科二甲进士出身,对于殿试不可谓熟却也自由几分心得。”坐在朱平安不远处的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看着朱平安开口道,此人正是吏部文选清吏郎中司尚大志。

    “见过尚大人,敢请赐教。”朱平安拱手道。

    “赐教谈不上,交流心得而已。”尚大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便开始说了起来,“殿试者廷前奏对也,殿试所考者时务策一道,欲得殿试,需知圣上心意。”

    说到这,尚大志放下茶杯,意味深远的看着朱平安,暂且闭口不往下谈。

    直到朱平安一脸“热络”的“配合”拱手相请,他才继续开口:

    “嘉靖六年,圣上曾说过‘科场文字务要平实典雅,不许浮华险怪以坏文体,试录只依士子本文稍加润色’。子厚可要深知此言啊,圣上所喜者,纯正典雅,诚恳敦厚之文。花团锦簇,浮华尚丽之文,只得一时之巧,昙花一现,非长久之计。”

    对于尚大志的话,朱平安仅仅是听听而已,对于嘉靖帝此人,朱平安占有历史的优势,可以说比大明朝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要了解嘉靖帝。

    嘉靖帝是个善变的人,举个例子来说,他在大殿的一根柱子上亲手刻下过,“徐阶小人,永不录用”的话;然而,现在徐阶还不是做了礼部尚书,按历史走向,大约一年半载徐阶就要入阁了!

    嘉靖六年,如今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嘉靖帝的喜好早就在修炼炼丹间变了十万八千里了。

    纯正典雅,诚恳敦厚?那你来给我说说青词是怎么回事。

    当然也并不是说嘉靖帝就不喜欢纯正典雅,诚恳敦厚,我昨天喜欢吃肉,今天还不能吃素了!这就得看嘉靖帝出题时是什么心理了。所谓伴君如伴虎,尤其是嘉靖帝这种既聪明又神叨的君王,更得时时用心,处处留意。

    这个尚大志说完,很快就有另一个人拉着朱平安讲讲他的心得体会。

    他说了好半天,好不容易说完就又来一人补充两句,这一补充就是小半天,好不容易补充完,就再来一人讲解心得。周而复始,不停不休,可谓是你方唱罢,我便登台!

    偏偏他们在讲的时候,还喜欢和朱平安一问一答,硬拉着朱平安也参与进来。

    朱平安脸上满是请教感激之情,听他们滔滔不绝舌灿莲花,应付着他们的问答,眼神却是留意着窗外的变化:

    窗外从一开始的阳光普照,慢慢变的红日西斜,再变的昏昏黄黄,再然后窗外就天黑月上柳梢头了,现在已经是夜色正浓了……

    外面的更夫早就敲了二更了!早已是深夜了!

    “好了好了,你看看你们心得交流起来没完了,子厚明儿个一大早还要殿试呢。好了子厚,明儿你还得早起参加殿试呢,赶紧回吧,哦,对了,坐我的轿子,夜禁也没人敢拦。”

    终于,严世蕃打断了交流经验交流的词穷的尚大志等人,很是关心的对朱平安说道。

    尼玛,吃一个壮行宴,从大中午一直吃到晚上十一点,还忍受这一群鸭子呱呱呱,什么交流经验,言语里一个又一个的坑!

    坐累了,听累了,聊累了,尼玛,还得半夜三更回家,也是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