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三十九章 殿试从前一天开始 中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日上三竿,阳光暖暖,道道金光洒向人间,临淮侯府外一个四人抬的大轿稳稳的停在了门外,银顶皂盖,轿子帷幔上还用金线绣着一个大大的“严”字。

    朱平安随着管事出了临淮侯府,第一眼便被这个轿子震撼了,这四人抬的轿子可是三品大员才能享受的待遇,自己白身一个无任何官职在身,怎么严世蕃派人用这轿子来接自己呢。

    陷害也不带这么明目张胆的吧?!严世蕃那么聪明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弱智吧?!

    “公子还请上轿,明天就要殿试了,我们老爷怕累到公子,影响了公子的发挥,就把他的轿子派来接公子了。”管事见朱平安面有疑惑,便第一时间上前解惑,恭立在轿子前拉开帷幔,半躬着腰请朱平安上轿。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朱平安也就不再客气了,自己还没坐过四人抬的轿子呢。

    于是,朱平安拱手道了声谢,便弯着腰上了轿子。朱平安上了轿子后,管事的便一挥手,然后拱立在轿子两边的四个彪形壮汉便弯腰将轿子抬了起来,稳稳的一路往东而去。

    朱平安坐在≌♀轿子里将放在袖子里的白玉簪取了出来,这枚白玉簪是冠簪,在古代这么久衣着发型也都入乡随俗,戴冠时要用冠簪将头发固定起来,这是朱平安随同张四维他们逛京城时买的。这枚冠簪是银镶玉的,白玉雕刻成了一只咆哮的猛虎,虎口吞吐一枚银签。二者组合成了这枚冠簪。当时店里面也有金镶玉的,朱平安之所以买这个银镶玉的。主要原因是便宜。

    现在带着这枚冠簪也是看重了它的银签,总是在电视剧和小说里面看到古人用银器试毒。大约古人下的毒的种类差不多都是可以用银器试出来的吧,至少大部分都是吧。严世蕃的这顿饭定非良宴,万一下个毒什么的,自己可不敢冒这个风险,虽说严世蕃应该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宴席上下毒,但万一有什么慢性毒奇毒的呢,以银试毒,有备无患。

    坐轿子的感受并不好,上下颠簸。比骑马还要难受,远远不如现代的交通工具那本舒适。速度也并不是很快,都是人抬着走的,能快到哪去,古人喜欢坐轿子大约唯原因就两个,一个是省力,另一个大约就是特权的优越感吧。

    路途似乎有些遥远,在轿子里坐了大约有一个小时了,还没有到目的地。朱平安坐在轿子里百无聊赖。便将自己前些时日温习过的状元策论,在脑海里反复温习,针对当时皇上出的考题以及当时的历史背景加以研究。

    当朱平安自己都尝试着做完了一道策论的时候,轿子终于停了。

    “朱公子。状元楼到了。”轿子外传来那管事的声音,提醒朱平安目的地到了。

    “有劳了。”朱平安下了轿子后,向抬轿的人拱手表示感谢。

    这里是状元楼。朱平安也是第一次听说这座酒楼,以前从没有听说过。这座状元楼有三层之高。楼高巍峨,有点像宫殿的样式。砖石木三种材料合力而成,雕栏玉砌琉璃瓦,随风扑面茶酒香,状元楼没有状元的气象,反而一股奢华气。

    状元楼大约是新建成不久,并未有历史沉淀感,不知道这楼是如何敢称状元楼的!

    管事在前方带路,领着朱平安一路走进了状元楼。

    “恭迎朱公子,恭祝公子金榜题名。”

    朱平安才迈进状元楼就听到了整齐的女声,然后便看到了楼内有八位身着锦绣宫装的侍女屈膝敛衽向着自己行礼,齐整划一,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

    “哈哈哈,子厚来了,快快上楼,东楼兄久候多时了。”楼梯上下来一人,向着朱平安招呼道。

    话说这罗龙文在上次宴会不是抓着自己喷吗,怎么这会尼玛的热情起来了,太假了,满面笑容,好像自己跟他有多熟多好似的。

    果然今日,宴非好宴!

    朱平安从罗龙文的笑脸中,确信了这一点,能让一个屡看自己不爽的人对自己露出笑脸,那肯定是今日宴会能达到他喜闻乐见的后果。他喜闻乐见的后果,不过是欧阳子士高中状元,至于我朱平安哪凉快哪去。

    然后

    “呵呵呵,罗大人好,数日不见,如隔三秋,几日以来,罗大人的音容笑貌一直在平安脑中回荡啊。罗大人今日远迎,平安不胜惶恐之至。”

    朱平安一脸憨笑的拱手向罗龙文作揖,脸上的笑容比罗龙文笑的还要灿烂数倍,好像罗龙文是他多年不见的亲人似的,言辞间也是颇有诚意,发自肺腑。

    然后,罗龙文脸上的笑容便有些僵硬了,觉的朱平安脸上的笑容再刺眼不过了。

    音容笑貌!

    这是形容怀念逝者的好吧!你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可是看着朱平安那一脸诚恳的笑容,却又让罗龙文觉的朱平安的音容笑貌这个词只是误用而已。当日朱平安在严府表现,也并非是什么正义凛然傲骨铮铮,言行举止看着也挺识趣的。只是,用词错误这种问题,会发生在会元身上吗?

    不过为了今日之事,还是算了,自己可不敢坏了东楼的事,罗龙文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

    “瞧子厚说的,快快上楼,今日是为你殿试壮行,你是主角,东楼兄他们已经恭候多时了。”罗龙文笑着邀请道。

    “罗大人您先请。”朱平安站在楼梯前,一脸笑意向着罗龙文拱手,对罗龙文很是尊敬。

    “请”

    “请”

    两人再次礼让一番,然后罗龙文便率先上楼,朱平安紧随其后上了楼。

    “呵呵呵,我们会元郎来了,快快入席,吩咐下去上酒上菜。”状元楼二楼被众人簇拥而坐的一位独眼胖子看到朱平安,爽朗的笑着起身,招呼着朱平安入席,然后吩咐酒家开始上菜。

    “严大人厚爱,平安惶恐。”朱平安拱手上前,向严世蕃及再做的众人一脸诚恳致歉,“累诸位前辈久等了,平安错矣。”

    在状元楼二楼的除了严世蕃和罗龙文外,还有另外五人,大约上次严府也有些印象,具体是谁并不清楚,但确信都是严党分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