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三十八章 殿试从前一天开始 上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两袖清风’鄢懋卿......”

    “看来是我们的礼太‘重’了,哈哈哈......”

    朱平安三人从鄢府出来后,走了一段距离后,相视一眼,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鄢懋卿这人就像现代的某些领导,嘴上口号喊的嗷嗷响,前一天开会还在义正言辞的发言要厉行清廉之风,晚上就带着公费身体力行的去给某些失足女送温暖去了。

    从鄢懋卿府邸出来,调侃完鄢懋卿后,朱平安与张四维和王世贞各自分开,分别去给拜谒自己的房师。因为各自的房师不同,就不能一同前去了。

    朱平安的房师是周承庭,就是那个阅卷时高荐朱平安试卷的同考官。拜谒房师周承庭时,朱平安感受到了周承庭对自己满满的欣赏,尤其是周承庭在跟朱平安就四书五经中的某些问题交流过后,对谈吐大方、见识不俗的朱平安更是欣赏的不能再欣赏了。

    “子厚可曾婚配,我有一女,年方十三,秀外慧中,可谓良配。”

    欣赏之下,周承庭便动了将自己闺女许配给朱平安的想法,在他眼中朱平安是一块璞玉,将来必为国器。

    “多谢房师厚爱,只是平安福薄,不敢委屈了小姐,平安来京前,家中已为平安置下来婚事。”

    朱平安起身长长一揖,一脸歉意的向房师周承庭道谢。现在想想,那封婚约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是个绝佳的挡箭牌。

    “无事,一诺千金本是男儿所为,糟糠之妻不下堂,子厚此举君子所为,老夫又岂会作小人之举。”周承庭将自己闺女许配给朱平安的想法也只是心血来潮,听了朱平安的解释,非常理解,同时对朱平安更加欣赏了。

    从房师周承庭家中出来时。外面已是晚霞满天了,想来此时临淮侯府应该已经用过晚饭了,朱平安便在街上找了一家餐馆吃了个晚饭,省的回去饿到肚子或者给侯府添麻烦。

    此刻的侯府一片风声鹤唳。自从寿宴那天起,老夫人就没高兴过,饭量眼见的天天减少,今天干脆一口都没吃下去。另外,大夫人也是脾气频繁的不行。大房的几个姨娘这些天没少受大奶奶的迁怒,被发作了好几次。有在老夫人身边伺候的丫鬟嚼舌,说是因为府里最为赚钱的几个铺子前些天赔了个底朝天,不仅铺子都被人夺了去,就连府里的摆设都拉了好几车过去抵债呢。还有不少丫鬟幸灾乐祸的嚼舌,说是府里的铺子大多都是从三老爷那夺来的,活该现在被外人夺了去。

    整个临淮侯府气氛最好的只有李姝的闺房了,包子小丫鬟看着自家小姐将一沓房契、地契放在首饰盒里锁起来,包子脸上乐的都快脱臼了。

    “瞧你傻乐个什么劲儿,这才是开始而已。明天给王小二传个话,就说鹌鹑落地了,可以撒网了。”李姝翻了一个白眼,伸出纤纤玉手点了点包子小丫鬟的脑门,抿着嘤唇嗔道。

    对于临淮侯府发生的一切,朱平安并不晓得,吃饱后结了账,一个人施施然返回临淮侯府。

    一夜安然,分外香甜。

    第二天,朱平安起床洗漱按照惯例练字晨读。吃过早饭后继续温书备考,到了中午的时候朱平安才发觉熊孩子近日没来。接下来的几天,熊孩子也没有来。后来朱平安才知道缘由,因为近日侯府事多。而且临淮侯外出公干没人约束熊孩子,熊孩子又不爱学习,自然不肯主动来朱平安这受罪。

    看书练字,参详记忆中古代殿试试卷,朱平安安心的在临淮侯府复习备考。

    时间就在朱平安泼墨翻卷中悄悄过去了,距离殿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旧制。殿试在三月初一日,在明朝成化年间,为悼恭太子发引将殿试日期改为了三月十五,一直沿用至今。

    今日,已经是三月十四了。

    这一日朱平安在临淮侯府日常温书时,却被人打搅了,临淮侯府的门房领着一位管事模样的人走到了朱平安的小院,这人递给朱平安了一张帖子。

    帖子很熟悉,严府的样式,甚至帖子里的内容都没有多少变化,严世蕃又邀请自己前去赴宴,只是宴请的地点变了,从原来的严府变为了一个叫状元楼的地方。

    “我家老爷说了,明日就要殿试了,老爷要为公子在状元楼壮行,说是状元楼出了好几位状元了,这次在状元楼宴请公子,图个好兆头,预祝公子明日高中状元。”

    这管事模样的人送上帖子后,态度恭敬的给朱平安说话,和上次那个送帖子人的态度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呃

    给欧阳子士壮行就可以了,干嘛还叫上我?而且,明日就殿试了,今天宴请好突然,怎么感觉跟鸿门宴似的,朱平安接过帖子,心里面腹诽道。

    “我家老爷已经在状元楼布好了酒席,还望公子赏光。”这管事见朱平安接过帖子后没有明确表态,不由走到朱平安跟前一拱到底。

    “替我谢过你家老爷,就说改日我亲自登门赔罪。”朱平安将帖子随手放在桌上,淡淡的开口道。

    君子不立危墙,谁知道严世蕃打的是什么主意,反正自己不相信严世蕃会希望自己中状元。

    朱平安拒绝后,这管事模样的人只好作罢,离开了侯府,不过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个人,将请帖再次送了过来。

    “朱公子,轿子已经在门外了,还望公子务必赏光,老爷说明日就要殿试了,今日在状元楼宴请公子就是为了预祝公子明日高中状元,并没有别的意思。我家老爷非常欣赏公子,如果公子不来的话,那我家老爷就只能亲自到侯府来为公子殿试壮行了。”

    这个管事的态度比上个管事的态度还要好,将严世蕃的意思转达给了朱平安。

    我不去,严世蕃就来!

    尼玛,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又怎么能拒绝的了呢。殿试当前,天子取士,料想在这种时候,严世蕃不会也不敢出宴席上做手脚,毕竟那么多眼睛盯着呢。

    不过,尽管这宴席不会是鸿门宴,但是严世蕃绝对没安什么好心就是了。

    朱平安收拾了下考试用的东西,归置好锁在柜子里,然后悄无痕迹的将一枚白玉簪放在袖子里,交代了一下侯府的下人,让其给侯府传个话留个言,就说自己去赴严世蕃的壮行宴去了,府里就不用给自己留饭了。

    交代完毕后,朱平安才随着那管事的人往府外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