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两袖清风鄢懋卿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三人在徐府并没有待太长时间,混了个脸熟就出来了,一方面是因为有其他新进贡士投了门刺拜谒,另一方面是因为徐阶和张居正及杨继盛明显还有事要商讨。

    “夫士志乎高远者,不以所已得为自足,随其所至,皆不忘乎学,是以源委深长,根本盛大,有非隘陋肤浅者所可及。”

    离开前,徐阶这样勉励朱平安三人志存高远、勤学不辍,激励之切溢于言表。

    出了徐府,朱平安三人又马不停蹄的往鄢懋卿的府邸走去,在路上三人聊起了徐府里的张居正和杨继盛。三人对于杨继盛的感官是一致的,对张居正的感官是有些许差别的。

    “我觉的张居正此人有城府,让人难以亲近。”王世贞将他对张居正的感官说了出来。

    “哦,何以见得?”朱平安感兴趣的问道。

    “城府嘛,在徐府当我向其询问道京城诗社相关情况时,其面上没有什么,也尽心向我推荐了数个诗社,但是眼神却是流露出轻视的眼光。尽管一闪而逝,但是我确定没有看错。”王世贞一边回想当时的场景一边轻声道。

    “文生你眼花了吧,我倒没觉得如何啊。尽管张居正话语不多,但是开口必切中要害,感觉为人也没有架子。单从今日来看,我是没看出城府来。”张四维微微耸了耸肩。

    “子厚,你怎么看?”王世贞没有理会张四维,转而问向朱平安。

    “张居正此人深有城府,莫能测也,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朱平安轻声将历史上对张居正的评价说了出来。

    “啊?”张四维有些惊诧,刚刚王世贞说张居正有城府时,他就有些惊讶了,现在朱平安竟然说张居正深有城府,还是莫能测的那种,于是更惊诧了。

    王世贞也是。他只是觉的张居正有城府罢了,对张居正将来的发展却并没有这么积极的看法。

    “能得徐师重视,又岂是易于之辈;言少,但一言必切中要害。城府又岂能浅了。翰林院,储相之所,此人绝不可小觑。”朱平安缓缓的解释道。

    “呵呵呵,张居正将来如何我不确定,但是子厚将来定然不可限量。殿试过后。子厚也会入翰林院的,相信凭子厚的能力和手段,将来定然一片光明,呵呵呵,以后莫忘了关照我和文生。”张四维笑着打趣道。

    “呵呵,我们可要抱紧子厚的大腿。”王世贞也笑言。

    “想抱紧我大腿,那可要把我哄好。”朱平安超配合,故作一副拽拽的模样,走路都像螃蟹似的横着走了。

    “唉,可惜我们不会哄人啊。”张四维夸张的叹息一声。

    “就是就是。每次我都哄不好人的。”王世贞也叹气了一声,看着朱平安摊开来一双手,表示自己很想抱大腿,但是哄人能力值为零。

    “其实我很好哄的,要星星你没有,给我几百两银子糊弄一下也是可以的......”

    朱平安说着伸出爪子,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挤了挤眼睛,笑的很猥琐。

    噗......

    王世贞和张四维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子厚表面上看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内里面却是聪慧到能把你卖了还给他数钱的地步,而且为人也是风趣幽默,让人轻快不已。心生亲近。

    三人一路说笑着,没多久就到了鄢懋卿的府邸。

    鄢懋卿的府邸虽说比不过严嵩的府邸,但是却比徐阶的府邸要“壕”多了,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两个大字鄢府。

    大明的历史上,有很多流芳千古的人物,但也不乏遗臭万年的奸诈之徒。鄢懋卿便是其中较为璀璨的一颗。

    鄢懋卿,字景修,丰城泉港东岸村人,是明朝臭名昭著的奸臣严嵩死党中最著名的一个,他的出名,不仅是他阿附严氏父子,而在于他贪婪成性,“文锦被厕装,白金饰溺器”,“制五彩舆,令十二女子舁之”,是个奢糜无度之徒。“海瑞罢官”中的明代著名清官海瑞,便是因为和他发生争执而被罢官。

    带着浓厚的兴趣,朱平安紧随着张四维和王世贞走到了鄢懋卿府邸门前,送上了门刺。

    没过多久,门房便通传说老爷有请,朱平安三人便随着鄢府门房走进了鄢府。

    鄢府内布局处处透着壕气,白墙环护,绿柳周垂,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花园锦簇一带水池,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整个鄢府富丽堂皇。

    鄢懋卿是在书房接待的朱平安等人,书房内除了鄢懋卿外并无外人,朱平安三人按照规矩行礼拜谒。

    “免了,免了,你看看你们,怎么带着东西来,老张你是怎么搞的,我不是多次交代,不允许收礼的嘛......”鄢懋卿坐在座位上没有动身,虚抬了抬手让朱平安三人起身,看到朱平安三人送上来的礼盒后,便板着脸一副两袖清风的说教起领朱平安等人来书房的门房来。

    鄢懋卿说了很多,翻译过来大体就是这样的:我鄢懋卿不是在府里府外反复强调,多次强调不要收礼的嘛,我说了几遍了,作为领导干部一定要清正兼洁,作风正派,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要继承和发扬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我们要上对得起圣上,下对得起老百姓,我们要俭朴节约,我们不能奢靡享受,更不能浪费钱财......

    反正,鄢懋卿说起来就跟吃着窝窝头忆苦思甜似的。

    鄢懋卿是个好演员啊,如果不是早知鄢懋卿是什么样的人,朱平安差点都鄢懋卿这忆苦思甜的演技给蒙骗过去,这人真是不当演员可惜了。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鄢懋卿忆苦思甜后,连说了几遍下不为例,便将朱平安等人送上来的礼盒不着痕迹的推到桌内侧,然后又不着痕迹的将礼盒看了一下,不过当发现朱平安三人送上来的都是墨的时候,鄢懋卿露出了很明显的失望和不屑的神色。

    鄢懋卿可是见多识广,一池春绿墨又如何,自己要几盒,罗文龙那小子就能给自己送几盒!严世蕃身边的狗腿子罗龙文就是制墨的行家,这一池春绿墨就是出自他手。上次那小子,上赶着给自己送了十多盒,现在还在库房扔着呢。

    然后,我们两袖清风、忆苦思甜的鄢懋卿同志脸上就跟欠了他几百两银子似的,尤其是对朱平安更是如此,没过一会便以有政务要处理为由,快快的将朱平安三人快快的打发了出去,连临别劝勉赠语都懒的说了。(未完待续。)